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东京当剑仙 > 第八十七章 「万闪·暴雨式」
    松川千慧看着鸦雀无声的现场,也是颇受震撼。显然木村和树说的不错,他让这场剑道比赛变得精彩了起来。

    虽然没有刚刚室内绚丽的银光,也没有华丽的剑术。

    但那一道道竹黄色的残影,强而有力的打击声,已经够漫展的宅男宅女们震撼了。当手中竹刀化为残影,这速度得多快?当竹刀相互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这力量得多强?

    这一点,就算不懂剑道的人,也能想象得到,没有华丽的剑术,没有绚丽的色彩,但速度和力量所迸发的精彩,一点也不输于璀璨。甚至当看多了瑰丽,这种普通式的精彩,更令人震撼。而现在他们正亲眼看着,一场没有丝毫弄虚作假的比赛,一场属于剑道的对决。

    一些《刀剑传奇》的粉丝更是眼中狂热,呼吸急促。显然这一幕,让他们的情绪高昂了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他们在其他漫展所看不到的活动。

    漫展虽然来的虽然都是宅男宅女,但并不是没有智商的人。刚刚的剑道表演,让很多人心中都知道,这可能是举办方的活动。这十五万估计是得不到的,他们虽然心中腹诽,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多数的漫展类似的活动实在是太多了。

    而刚刚的比赛只能称为剑道表演,现在才是真正的剑道对决。此刻…他们心中已经没有任何不满。只希望这比赛能够更久一点,虽然一直是「村正」被「雷切」压着打,但这剑道比赛本身就是赏心悦目,不是吗?

    只是可惜,这场比赛终究不会太久。

    见自己的劈斩再次被小野中青挡下,木村和树也不在意,因为这是他故意的,就和刚刚小野中青引导其他参赛者一样,此时他也在引导小野中青。

    而他施展的剑术,正是弱化版的暴雨式。暴雨式脱胎于「万闪」,属于柳生飞剑流的基础剑术。暴雨式是柳生一心为自己唯一弟子所开创的基础剑术,这剑术是用于平常训练的。

    毕竟施展「万闪」,是需要体内灵气的。而暴雨式则不然,无须灵气,锻炼的是体质以及身体的协调性。虽然暴雨式没有「万闪」那种极速,可却做到了快、准、狠这三点。

    仅仅三秒钟,木村和树或劈或斩了七八刀左右,这还是考虑到小野中青反应不过来的缘故。他特意将速度和力量放缓。

    真正的暴雨式能够在一秒内砍出五刀,这是柳生一心的极限速度。虽然比不上「万闪」,但不使用灵气之下,能在一秒内斩出五刀,这速度足以震撼。

    暴雨式每一刀对准的都是敌人的腰腹、手臂和双脚,倒不是不愿意击打头颅和心脏,而且这两个位置一般都会被死死保护,很难找到破绽。

    当然,现在木村和树只是随意施展暴雨式,等于给小野中青喂招。没有特意招呼对方破绽点,否则小野中青在第一刀就得被他斩倒在地。

    咔!——

    竹刀发出酸鸣声,没有了沉闷却清脆的声音。竹屑飞溅,剑身赫然出现一道小口子,被绑着的竹片豁然蓬松了起来。显然就连质量保证的竹刀,都承受不住如此速度的力量打击。

    再次挡下一击,小野中青被这巨大的力量击退了几步,他感觉自己快不行了,这几秒钟的时间他感觉过了好久,他双手酸麻,带着剧痛,早已经没了知觉,对方每一刀都带着强有力的力量。

    高度集中的精神,让小野中青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他呼吸急促,额头是密密麻麻的汗水,咸湿的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有的流过眼睛,他却不敢眨动。

    坚持住!小野中青咬紧牙关,双手死死的持着竹刀,他知道如果竹刀脱手,这场对决就结束了。

    小野一刀流本身讲究的是眼力、技巧和速度。小野中青虽然达到了内眼境界,可他知道自己能挡下木村和树的每一击,靠的不是内眼这个境界。因为当他察觉空气中气流涌动的时候,对方的竹刀早已劈在了他身上,对方的速度比他快出太多。而他之所以能抵挡得住,完全是因为木村和树每一次斩击恰到好处。

    每次只要他手臂微抬,或者稍微转动一下身体,就能挡住。这种抵挡太轻松了,让他知道对方就是故意的。木村和树在指点他,所以他自然不能让竹刀脱手,他必须坚持十秒。

    这十秒,绝对能让他受益匪浅。

    而每一次的勉强抵挡小野中青也在咬牙蓄势,他知道这十秒钟他不能一直被动抵挡,那样实在是太丢小野家的脸了。他必须有一次强有力的回击才行。

    小野中青知道木村和树的破绽很明显,或者说…因为对方在指点自己,所以速度虽然快到不可思议,但每一次击打都是有迹可循的,这就是对方的破绽。心中虽然惭愧,因为这不是他发现的破绽,而是对手明晃晃亮给他看的,或许…眼前这位「雷切」就是在等他反击。

    如果他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岂不是太过令人失望了?

    木村和树手中的竹刀每一次打击,都带着一抹残影,竹刀在他手中就好似一条竹黄色的鞭子,双剑相交的声音早已因为竹刀的磨损而扭曲。

    小野中青一退再退,当脚后跟处传来悬空感的时候,他心中一凛。不能再退了!再退就要掉下展台了…

    嘎吱!——

    一道牙酸的声音从手中竹刀传来,这一次小野中青在抵挡的瞬间,他强撑一口气,死死的撑着,没有再退一步。手臂早已酸麻得没了知觉,他凭借着意志在撑着。下一刻,他口中发出一声巨大的‘喝’声,抓住木村和树一击之后的空隙时间,双手持着竹刀,化作一道半圆,朝着前方的木村和树横斩而去。

    只要…只要能碰到衣角,我就成功了!

    小野中青双眼死死盯着木村和树,他将浑身气劲使出,他知道这一刀有去无回,他甚至不奢望击中木村和树,只希望这一刀能够触碰到木村和树的衣角。

    然而挥刀的瞬间,他便看到木村和树拿着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的竹刀,朝着地面轻轻一点,随后身体轻轻一飘,小野中青眼睛一花,手中竹刀击打在空气中,他一个踉跄…下一秒,他感觉背部被轻轻一点,早已到了极限的他,就这么扑通一声趴倒在地。

    在我后面…

    意识升起的瞬间,便陷入无尽的黑暗,趴在台上的小野中青早已到了极限,浑身无不酸痛,他嘴唇蠕动了一下,就这么昏过去了。

    “谢…”

    声音虽轻,也未说完,但身后的木村和树却听在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