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四十三.恶灵仪式
    “你是驱魔人?”陆离问道。

    “不。”

    “守夜人?”

    “也不是,我不是那些家伙,不过也差不多。”神秘男人无视了周围的影影绰绰。他走向附近的一张餐桌,将提在手中的手提箱放在脚边坐入位子。“好吧告诉你也没什么,我隶属于另一个部门,调查员,还在实习期。”

    陆离注意到他还带着那个手提箱。

    “看得出来。”

    陆离将燧发枪收入枪套,但没有松开枪柄。

    他不认为常年与怪异接触的守夜人或是正式调查员,会保持神秘男人现在的乐观。

    “所以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可以。话说你的镇定让我意外,你是驱魔人?”

    “是的。”

    “那告诉你也没什么。”神秘男人将捏着火柴的手掌放到桌面。“我们被两个恶灵盯上了……你知道恶灵吗?”

    “了解一些。这与我们此刻遭遇的麻烦有关?”

    “没错,我们正在它们的仪式内。”

    “仪式……”

    这一词汇让陆离联想到哈德斯曾说过的,恶灵独有的“仪式感”。

    “你确定现在是说话的时候吗?而且……”陆离收回观察周围的视线,落在神秘男人手上燃烧的火柴,后一句话没有说出。

    火柴还能燃烧多久?

    “这根火柴是同源物,它还能烧一会儿。在熄灭之前我们是安全的。”神秘男人为了证明这些,故意疯狂地晃动手掌。微弱的火苗忽明忽暗,却没像正常火柴那样熄灭。

    “不过别想着引燃其他东西,这没用,我们想摆脱困境只能找别人帮忙。所以坐过来吧,让我们想办法摆脱仪式。”

    陆离默不作声,走到餐桌旁的另一个空木椅里坐下。

    他注意到微弱光芒的边缘,一道虚幻的长裙跟随自己,离的很近。

    藏进里世界的安娜在火柴的光亮中显露出轮廓。

    所以火柴是类似破妄烛一样的同源物?

    “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吧?”神秘男人没理安娜,或许因为早知道她的存在。他干脆地松开手指,任由火柴自由坠下,落在木桌上。

    这根散发着硫和木头燃烧味道,看起来和其他火柴没什么两样的火柴依旧燃烧着,与木桌井水不犯河水。

    明暗不定的微弱光芒朦胧扩散整张餐桌,两道身影相对而坐,更外面的黑暗里有什么跃跃欲试。

    “我开始以为袭击我们的是深渊之底。它的仪式是将一个人拉入深渊投影,就像我们现在的状况。一片漆黑,不可视物,除了一些特殊道具能够让我们看到光亮。顺带一提,我们其实还在现实世界,并且现实世界是正常的。此时外面的街道应该灯火通明,酒馆大厅亮着油灯的光芒——”

    “也就是说,现在的情形是我们坐在明亮的大厅,外面街道上还有行人通过,但我们因为深渊之底的袭击,而被排斥在外。如果有人在酒馆里,他可以看到我们的一切行为包括交谈,但我们看不到它们。”

    “完全正确。”

    神秘男人赞许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但你刚刚说在深渊之底袭击我们之前,看到一只干枯漆黑影子一样的怪爪伸向油灯,然后油灯就熄灭了,这是盗火之影的仪式。它会从黑暗里出现,熄灭附近的火源,嗯……说起来这两种恶灵最近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在黑夜灾祸降临前它们只会让人有些苦恼,不过现在……”

    不过现在黑暗里多出一些麻烦的东西了。

    陆离问道:“怎么应对?”

    “深渊之底很简单,你只要接触没有被拉近仪式的人或生物就好。至于盗火之影……”

    诡异的一幕出现,一只漆黑纤细,如同婴儿手臂的的干枯鬼爪出现在光亮边缘,沿着桌腿攀爬上桌面,蔓延向躺在餐桌中间,燃烧的火柴——

    啪!

    神秘男人突然伸手,一掌拍向盗火之影的鬼爪上,盗火之影如同受惊,猛然向后退却一大截,重新缩回看不见的幽暗之中。

    “就像这样。”

    “……”陆离陷入沉默。

    这与他想象中,怨灵晋级的恶灵有些不一样。

    “你是第一次接触恶灵?”神秘男人猜到陆离的想法,问道。

    “大概。”

    或许曾经遇到的撑伞少女也是恶灵。

    “难怪。”

    像是解答了疑惑般神秘男人流露恍然,摆了摆手,引得火苗一阵摇晃:“恶灵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不过也很可怕就是了。你觉得简单是因为你知道了它们的仪式。换种说法,恶灵的恐怖在于未知,你无法得知袭击你的恶灵是什么,它的仪式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袭击你的是不是恶灵。如果现在只有你被拉进仪式,又没有我告诉你这些,你猜你能在这里面支撑多久?”

    “要么子弹用尽陷入黑暗,要么冲上大街得救。”陆离回答。

    后者的可能性很低,因为陆离的第四颗子弹对准的是影绰人,叩动扳机的后果不太可能会是好事。。

    神秘男人摊开手:“这就是一代代人们用生命换来的信息。”

    陆离微微低首,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谢谢告知。”

    神秘男人或许只是顺嘴一提,但能让对这些一无所知的陆离少走许多弯路。

    “这没什么。”

    神秘男人摆摆手,听到对面的陆离继续道:“不过我们现在不想办法离开恶灵的仪式么。”

    “还不是时候……难得能在相对安全的界限接触恶灵,我要多观察一些时间。”神秘男人回答。“你害怕了?”

    听起来,守夜人和调查员的区别很大。前者避免知悉太多,因为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而后者要尽可能了解更多——知道的越多,越可能活下来。

    陆离无法评价哪种是正确的,或许它们都是正确的。无知与博学分别是他们存活下去的要素。

    陆离环视一圈周围:“不是害怕,只是我担心再拖下去会来不及。”

    “什么……?为什么这么说?”神秘男人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它们似乎正在靠近我们。”

    幽暗中,周围的影影绰绰似乎比先前更近了一些。

    神秘男人面色变得难看,低喝道:“你先走!不要管我了!”

    “好。”

    陆离点头,毫不迟疑逃向酒馆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