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要叫我大师 > 第12章 大宝剑一出,御医吓跪!打断逆徒狗腿!
    抱松子瞅着跪在地上的张来泰,心中暗道一声:狗屁的含辛茹苦?狗屁把你培养成才?老夫就教了你半个月,连你的名字都没记住。

    范剑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一幕,心中暗自冷笑。

    啧啧,这演技,可以去拿金马影帝了。

    不过,敢吞下我的蛟龙筋,我让你怎么吞下的,怎么给我连本带利吐出来!

    抱松子实在太喜爱这条十万年的蛟龙筋了,那条他在白药城花费一万两银子买的蛟龙筋,和这条蛟龙筋比起来,简直狗屁不是,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东西可是价值连城啊!

    抱松子颤颤巍巍伸出双手,就要去接张来泰递上的蛟龙筋。

    忽然。

    范剑开口了。

    “老爷子,你确定?真的要接下这条蛟龙筋?”

    “死得快……咳咳咳,一时口误,张来泰,你确定这条蛟龙筋是你的?”

    唰——

    抱松子和张来泰的目光,全都向范剑望来。

    六目相对,剑拔弩张!

    抱松子眼睛中闪过一丝寒芒。

    张来泰气急败坏道:“小杂种!你偷了我的十万年蛟龙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想死不成?乖乖在上磕三个响头,然后滚出去,我便饶你一命,否则,我亲手送你去见你的死鬼师父!”

    “哈哈哈,我好怕呀。”

    范剑哈哈一笑,一抬手,手中凭空出现一个大宝剑。

    “想拿走我的蛟龙筋,先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

    如此说着,范剑一甩手,把沉重的牧阳剑丢了出去。

    轰隆!

    紫阳剑落在桌面上,直接把桌子砸塌,连同桌面上那条千年蛟龙筋,和那只精致华美的盒子,全都砸了个稀碎。

    “大胆!小子你敢……”

    张来泰暴怒!

    抡起铁棍就向范剑砸去。

    “住手!”

    抱松子大喝一声,一抬手把铁棍抽飞。

    他的目光盯着大宝剑上面那个两个古朴大字,眼角禁不住一阵颤抖,狠狠吞了一口吐沫。

    “牧阳剑?!小……小兄弟,你莫非是龙山剑宗的高徒?”

    抱松子脸上浮现起和蔼的笑容,笑问范剑。

    便在这时。

    从后门急匆匆走进来一个青衣小丫鬟,那个丫鬟来到抱松子面前,对着他耳语几句,目光畏惧的望了范剑一眼,一溜小跑离开了。

    抱松子脸色剧变。

    额头上生出豆大的汗粒。

    他佝偻着身子,对范剑拱手作揖,道:“我实在不知道,您就是牧阳子前辈的救命恩人,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个糟老头一般见识。”

    张来泰懵逼了!

    三个土财主也全都懵逼了!

    这……这是神马情况?!

    怎么突然之间,抱神医态度急转?

    “什么?牧阳子前辈的救命恩人?”

    张来泰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

    范剑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根本没接抱松子的话茬。

    “老头,刚才我就问过你?我的蛟龙筋你还真敢接?”

    “还有死得快,你的演技真的令我刮目相看,我的十万年蛟龙筋,险些被你讹去。”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要打断我的狗腿?我就坐在这里,你快点而来呀?”

    张来泰眼睛一黑,身子一软。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的目光从大宝剑上收回,目光畏惧的望向范剑。

    此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特么怎么这么倒霉?招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招惹了这么一个小煞星?

    听师傅说,他是牧阳子的救命恩人,牧阳子可是东洲第一宗门龙山剑宗的小师叔啊!

    这小子成了牧阳子的救命恩人,那岂不是一步登天了?

    怪不得他有恃无恐,来到我的医馆,这小子根本没安好心,他这是来给他师父报仇的啊!

    张来泰越想越怕,身体簌簌发抖,努了努嘴,却连个屁都没放出来。

    抱松子从旁边抄起铁棍子,对着张来泰两条小腿就轮了下去。

    “你个混账玩意!让你再作!狗眼不识泰山,我打断你的腿!”

    咔!

    咔!

    伴随着张来泰的惨叫,这老头还真把他两条腿给打断了。

    把铁棍子一扔,抱松子噗通一声,也跪在林毅面前,双手托着那条圆润光滑的十万年蛟龙筋,毕恭毕敬递过来。

    “大人,这是您的蛟龙筋,物归原主。”

    “我顺手严惩了张来泰那个混账一下,打断了他两条腿,不知道你满意吗?你若不满意,我再打断他两只手。”

    张来泰都哭了。

    师傅,你特么真狠!

    范剑对这位白发老头刮目相看,关键时刻懂得壮士断腕,止损可是一门技术活,欠了达不到效果,过了又容易伤筋动骨。

    范剑接过蛟龙筋,顺手丢进无限储物空间。

    抱松子又一次惊得目瞪口呆。

    他觉得,范剑绝对不容小窥,但凭着一手,就能看出他身上又储物戒指之类的高级玩意。

    范剑目光一转,望向三个老土财主。

    “你们三个,刚才嘲笑我嘲笑的那么欢快,我真的又那么好笑吗?”

    噗通!

    噗通!

    噗通!

    三个老土财全都给跪了。

    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我们错了!我们该死!我们真的不知道大人的身份呀。”

    “我们要是知道大人的身份,给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对大人无礼呀。”

    “大人饶命,饶我们一条狗命吧,我们上有老下有小……”

    范剑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刚才你们每人嘲笑我多少声,我全都记在了心里。”

    “嘲笑我一声,一千两银子,所以……”

    范剑话锋一转。

    三个老土财心里全都咯噔一声。

    “祝老爷,刚才就你嘲笑我嘲笑的最欢快,总共嘲笑了我三十五声,所以,该怎么做,你明白?”

    祝老爷险些被吓尿。

    我的小祖宗!你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嘲笑你一声,你就讹我一千两银子,三十五声,那岂不是三万五千两银子,你这是想要我的命根子呀!

    “梁老爷,你刚才嘲笑我仅次于祝老爷,总共嘲笑了我二十八声,所以,该怎么做,你明白?”

    梁老板冷汗顿时就滚了下来。

    他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明白,小老儿明白,明日一早,我就给您把两万八千两银子送山上去。”

    梁老板有个眼力劲儿,他看到抱松子都对范剑畏惧三分,甚至不惜舍车保帅,打断了张来泰两条腿,他一个村子里的土财主,哪里敢对范剑说半个不字?

    范剑目光一转,落在唐老爷身上。

    唐老爷吓得一哆嗦。

    “唐老爷,你刚才嘲笑我二十声……”

    “好的,大人,我明白了,明天一早,我就送两万两银子上山……”

    唐老爷很上道,没等范剑说完,他就赶紧表态。

    范剑摆了摆手。

    “你急什么?等我把话说完。”

    所有人立刻竖起了耳朵。

    范剑笑眯眯瞅着唐老爷,道:“你刚才嘲笑了我二十声不假,不过呢,你说了一句话替我解围,让我赶紧离开这里。所以呢,你的心肠还是不坏的,所以我决定了,你明早送八千两银子上山即可。”

    唐老爷一听,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多谢大人开恩。”

    有比较才有差距,同样是村里的地主老财,祝老爷一下子损失三万五千两银子,梁老板一下子损失两万八千两银子。

    只有唐老爷,虽然也损失了八千两银子,不过,与他们一比,这损失不值一提。

    祝老爷和梁老爷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早知道这个小祖宗一步登天,和龙门剑宗攀上了关系,借自己十个胆子,自己都不敢嘲笑他呀。

    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最终。

    范剑目光落在了张来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