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新衙门与见分晓
    “陛下放心,若是真以学生所想施行下去,汴梁城一年至少能给朝廷提供五百万贯的商税。”甘奇打着包票。

    仁宗一脸的不敢置信,整个国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六七千万贯,一个汴梁城的商税一年就能收到五百万贯?这一座城池的商税,岂不就占了朝廷一年收入的近十分之一了?

    这怎么可能?

    但是,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汴梁城那些达官显贵,哪个不是家中豪富非常?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从来不是说假。樊楼一年为无数错综复杂的股东赚去百万贯的钱财,给朝廷交七八万贯的税收,有什么不行?

    哪怕是甘奇自己,温泉酒店才开张不久,一个月赚的钱也以万贯来计。朝廷却从中一分钱的税收都收不到。为什么收不到钱,因为甘奇的身份地位在这里。连甘奇一个举人身份,都能如此,何况汴梁城内那些商家?

    在赚钱方面,仁宗还是信任甘奇的,毕竟有了一次极为成功的经验,在甘奇极为自信的话语之下,仁宗的疑虑少了一些,口中说道:“若真是如此,那道坚你真的就把朕的心腹大患给去除了。”

    这句话说出来,也代表仁宗还是将信将疑的,但是也代表了仁宗准备试试看,这利益实在太诱人了。试一下,万一成功了呢?就算不成功,成功一半也行,就成五分之一也足够了。汴梁城一年给朝廷多交一百万贯的税收,这真的是不可想象的。

    整个大宋朝,比得上汴梁城的地方不多。除了汴梁,也就杭州,益州这三个的城池了,这三座城池是北上广深。

    然后就是二线城市,比如楚州,扬州,彭州,大名府,东平府,济南府,襄阳府,绵州……

    再就是三线城市,广州,越州,常州,庐州……

    城市之外的商税,那就不用想了,如果收到乡村,那就真的是与民争利了。

    如果真的把商税拿住,北上广每个城池不说多了,一年收五百万贯,再到二三线城池,如此一加,只怕商税就能超过以往整个朝廷的岁入。

    即便事实情况只有甘奇说的五分之一,一年朝廷也能多入账一两千万贯,这也是一笔巨大的进项。

    仁宗这回是真动心了。

    甘奇又道:“陛下放心,只要在汴梁城施行成功了,此法一旦推广全国,必能解朝廷度支之急。”

    “好,朕好似被你说动了,这发票之法,当是可行之法,朕也不多想,这汴梁城一年能为朝廷收取百万贯的商税,朕就心满意足了。新衙门看来是真要组建,道坚心中可有人选?”皇帝心中早已起了憧憬,就像他话语所说,如果这汴梁城真的一年能给朝廷收来一百万贯钱,那就一定会推广全国,一年收个两千万贯,朝廷财政立马就宽裕许多了。

    人选?这种事情问甘奇,甘奇一个举人,似乎还不够资格来参谋皇帝任用之事。但是甘奇也不谦虚着往外推,这事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做的,哪怕是韩琦亲自来做,甘奇都觉得十有八九要办砸。

    所以甘奇直接答道:“陛下,学生以为,三司王安石,最适合此差事。”

    “王安石?”仁宗赵祯摇了摇头:“王安石不行,如今三司皆靠他在运作。若是你能把包拯给朕请回来,那王安石倒是可以考虑。”

    赵祯的心思,当真转得快。包拯已经躲了几个月不见人了,赵祯此时大概是想用甘奇去把包拯给弄回来。

    “啊?陛下,学生怕是办不成此事。”甘奇可不想去惹包拯。

    仁宗笑了笑,说道:“去试试,你去试试再说。”

    试试?试都不想试。

    不过甘奇还是点头一语:“学生试一下看看,但是包先生……”

    “且先试,试了再说,竭尽全力去劝说一番。若是你能把包拯劝回来,朕有重赏。”仁宗笑道。

    甘奇再点头。只是包拯,是听劝的人吗?

    “你去吧,朕还有许多试卷要看。”赵祯桌案之上,试卷还有上百张没看,当皇帝也是辛苦,看论文,一看就是一百多份。看完还不算,还要思考其中的道理。

    甘奇带着笑脸辞别而去,心情大好,出了皇宫就哼起了歌,这回是妥了,稳稳妥妥,一个进士,已经不在话下。

    甘霸在皇城之外等候多时了,甘奇一出来,对着甘霸就是一招手:“走,喝酒去。”

    甘霸憨兮兮答道“哦,喝酒去。”

    要组建一个新衙门,也没有那么简单,职权大小,人手调度,各方衙门的连接,都是麻烦事。就说这职权大小问题,新衙门要有执法权,但是这执法权具体到什么地步,那就很有讲究了,能抓人吗?能有自己的牢狱吗?能有审问的权力吗?能有判罚的权力吗?

    都有?那权力是不是太大了?凭空出来一个权力巨大的衙门,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没有?那权力太小了,做起事情来也不方便。

    这个新衙门该是什么等级呢?主官是什么等级?在朝堂上又是什么地位?归哪个衙门管理?还是自成一个体系?

    皇帝要考虑的事情太多。

    这些东西,其实也还不那么着急,面前的事情,是把殿试之事先完成。

    仁宗看完了考卷,对所有选出来的考生也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就得准备面试了。

    第三天,面试的通知就开始发下去了,甘奇接到了面试的通知,预料之内的事情,倒也不那么喜出望外。

    蔡确与李定,那就不一样了,接到通知的第一时间,就冲进了甘奇的书房,纳头便拜。随二人来的,还有道坚书院的六个学生。也就是说这一回道坚书院,加上甘奇自己,有九个人榜上有名,几乎就是考中了进士。

    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一届科举,最多也不过取二三百人,少则一百来人。分到全国各个州府,一个州府能中一两个,那也就不错了。还有一些出人才的地方,比如江南,比如益州成都,比如洛阳。这些地方会多中几个,也就是说许多州府常常一个都中不了,特别是北方州府,没人中进士是正常的事情。

    但就算是汴梁,一届也不可能有九个之多。

    今年仅仅一个道坚书院,就有九个人,这种事情,自大宋以来,头一遭。道坚书院,这回真是一炮而红了,这个书院这一回,大概就奠定了天下第一书院的名头。也间接在帮助甘奇的大儒之路。

    为何甘奇一个书院,就有九个人上榜?

    甘奇的教育,显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几人都是用甘奇的“预算决算”之法,答的浮费弥广这一题。预决算制度,用来答这一题,再合适不过。预决算的用处之一,就是省钱。

    甘奇那些在梨园春里讲的课,似乎就是为这道考题量身定做的。不过这是歪打正着,甘奇知道上一届的考题是真,但是这一届的考题,他是真不知道。

    只能说“浮费弥广”这一题,是自己送来的人头。

    蔡确李定等人,凭借“预决算”高中,甘奇自己却没有用预决算来答这一题。

    蔡确李定,带着其他六个考生,在甘奇书房之辈,双膝跪地而拜。

    “拜谢先生教导之恩!”

    甘奇把八个人一一扶起,说道:“此番入得官场,诸位一定要奉公职守,克己自律,为官一任,定要造福一方。如此才不枉圣贤教诲。”

    “先生教导,学生一定谨记在心!”

    “奉公职守,克己自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学生定当把先生之语记下,以为座右铭。”如今蔡确,已然成了甘奇最主要的言行记录者,待得记录多了,还得订立成书,传承下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新的名言警句,出处乃是甘奇。

    甘奇家中,乃至整个道坚书院,皆是一片喜气洋洋。

    喜气洋洋的可不止甘奇这里,程颐那边,也是如此。

    因为程颐也收到了面试通知,还有两个洛阳学子,也收到了。程颐这就算夙愿达成了,终于轮到他程颐名声鹊起了,当晚,樊楼之中几十个桌案,皆坐上了洛阳学子。

    程颐无疑就是所有人的中心人物,上前与他敬酒之人,已然排成了长龙。

    这回程颐要走进官场了,来日出将入相,关系好的,自然要与之庆祝,关系一般的,更要借此机会上来打好关系。

    酒酣耳热,有人起身一语:“这回殿试,程兄一定要力压甘奇,好教天下人知晓,到底是我洛阳学宫更出大才。”

    程颐闻言也是激动不已,却道:“天下人知晓不知晓,我不在意。但是定要让陛下知晓何人才是忠心之臣,何人是那奸佞之辈。”

    “对,正叔兄说得对,那甘奇,明显是知晓了陛下仁义之心,所以才敢如此放肆谩骂,陛下大人不记小人过,还当他是直言敢谏。唯有我等才知晓当时情况,君父不尊,实乃祸国殃民之辈尔!”

    程颐摆摆手,作了一番姿态,说道:“罢了罢了,今日欢饮,不谈此事,后日金殿之上,自然见个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