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嘿,屋里怎么有两个娘子?
    修了一个诺大的书院,还得养活几百人的吃喝用度以及读书的花费,甘奇第一次因为钱的事情犯起了愁。

    相扑场也好,梨园春也好,这些都是日进斗金的产业,但是照甘奇这么花钱的速度,头前还给王府下了聘礼,也是大笔花销,后山还在建温泉酒店,更是需要不断投入,甘奇也开始为钱犯愁了。

    不过甘奇倒是明白一个道理,钱赚来就是要花的,不花出去的钱,放在家中,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得把钱换成其他的东西,换成其他的资源,赚来的钱才有意义。

    只等温泉酒店建起来之后,开始营业了,甘奇才能摆脱此时略微拮据的局面。

    温泉酒店,可能会成为甘奇收入的最大来源,比相扑场还要赚钱。东京汴梁这座城市,就是一个消费服务型的城市,真正顶级的消费者,就是那些读书人了,整座城市主要的服务对象,其实也是读书人。读书人,不仅是说那些士子学生,更包含朝堂上那些当官的,乃至于官员的家眷。

    这座城市,就是为这些人服务的。这些人又为皇帝服务。

    结婚,汝南郡王府的小县主,嫁给开封府解元公,是一桩美谈。

    甘奇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戴着大红花,迎亲队伍绵延一里多长,彩礼无数,前后吹拉弹唱,乐音震天。

    汝南郡王府里,更是张灯结彩,众多男丁们,忙碌不止,赵宗实带着赵宗汉等人在大门口等着迎亲的队伍。

    后院之内,却是哭声一片。赵大姐哭,赵小妹哭,拉着哭,搂着哭,抱着又哭。

    重病缠身的赵允让,看着哭声一片,还笑得极为开心。

    其实甘奇家中,也有人在哭,吴巧儿一边忙碌安排着厨房里的大小事情,却又时不时躲进房内抹几把泪水,抹完泪水,强忍着出门,又到处安排着酒宴之事。

    甘霸狄咏等人,站在门口,迎接着客人。最大的客人莫过于包拯了,然后就是胡瑗,王安石。

    迎亲队伍庞大,跟着迎亲队伍的人更多,汴梁城里的热闹,总有人山人海跟着看,看热闹有看热闹的好处,松果蜜饯与铜钱,时不时会从迎亲队伍里抛出来,立马就会有无数孩童趴在地上哄抢。

    若是有些大人不顾脸面,倒也会挤在孩童群里抢着这些东西,妇人居多。孩童们抢到了东西,吃的就直接塞进嘴里,铜钱就会拿回去给大人。

    “恭喜解元公!”

    “解元公今日好生昳丽。”

    甘奇左右拱手致谢。

    汝南郡王府到了,赵宗实赵宗汉等兄弟,早已上前来迎接。

    酒宴早已备好,一顿老酒是少不了的。

    喝完酒,请新娘。新娘在盖头内,依旧抽泣不止。

    嫁妆不断往外在抬,金银盒子都直接打开盖子,让所有人看到那金光灿灿的东西,这就是王府家的脸面了。

    宅院之外,看热闹的人,不断发出惊呼。

    “哇……这么大的金镯子……”

    “这一对玉兽,不知要值多少钱……”

    “娃啊,好生读书进学呀,往后也考个解元公,娶得大户人家的小娘子,也有今日这般的气派。”

    “嗯,娘,我以后一定考个状元,娶官家的公主。”

    “官家公主不能娶,就得娶大户人家的小娘子。”

    “娘,我以后也考状元。”

    “好孩子,都考状元,将来都出将入相,光宗耀祖。”

    “我要当宰相,我要当宰相!”

    “我也要当宰相。”

    当娘的,已然乐开了花,未来是美好的,哪怕只是想一想,也足够美好。

    旁边还有更美好的老娘,开口说道:“我儿争气,不过九岁,就考上了道坚书院,往后乃是甘先生的弟子,不仅吃喝用度不花钱了,连笔墨纸砚都不要钱,不得十年八年的,定能在东华门外唱名。”

    “嗯,娘,我一定好好跟着甘先生进学,考个状元回来。”

    “好孩子,以后也与甘先生一样,如此风光娶个好妻,为娘这一辈子,也就满足了。”

    新妇上车驾了,新郎官也翻身上马了。

    回去的队伍,成了两里。

    甘家村里,拜堂成亲,酒宴无数。

    包拯与胡瑗坐在尊长之位,接受新郎与新娘的大拜。新娘先到洞房里等候,新郎得招呼客人。

    本该坐在尊长席位的是甘三爷,因为甘奇父亲已经走了两年多了,合该甘三爷接受甘奇的拜见。

    只奈何甘三爷比之包拯与胡瑗,差得太远,连族中的那些宿老,也觉得应该让包拯与胡瑗代表甘奇的长辈,这也是甘家的脸面。

    甘三爷坐在席面之上,成了个大黑脸,宴席吃得一半,人就不见了踪影,甘家还有一个头脸人物甘正,今日却未到场,只说甘正如今在枢密院衙门深得倚重,连枢密使田况都对他倚重有加,吩咐了许多重要差事,实在脱不开身。

    夜深,酒宴依旧没有散去,要赶城门的提前先走了,不敢城门的,依旧在酒席上热闹。

    洞房之内,吴巧儿给新婚娘子送来夜宵点心,也给床榻铺了一层白布。

    新娘子手拿团扇,微微撩起红盖头,开口问道:“可是巧姐姐当面?”

    吴巧儿闻言,轻轻答了一句:“嗯,奴家吴巧儿,见过主母。”

    如此称谓,是该有的礼节,却又显得有些心酸。

    新娘子连忙起身,拉过吴巧儿落座在床边,开口笑道:“姐姐说的哪里话,什么主母不主母的,姐姐一直都是这座宅子的主人呢,如今我虽然嫁进来了,但是往后所有事情,还要倚仗姐姐操持,我也为官人有个如此的好姐姐高兴呢,往后姐姐依旧是姐姐,妹妹还是妹妹,妹妹可不敢怠慢了姐姐,只愿能与姐姐和睦相处,同心同德,为甘郎好,为甘家好。”

    这小姑娘,实在聪慧,智商情商皆高。

    吴巧儿已然要落泪,却又在强忍,口中说道:“乖……官人最是重情义,也最是通情理,一定会对妹妹好的。”

    乖官,这个词,以后吴巧儿再也不会用了。

    真要说起来,吴巧儿如今的身份,其实很尴尬,二十岁的姑娘了,没有嫁人,连个名分都没有,却又在这座甘家的宅院里,她并不想离开,显然甘奇也不会让他离开。

    吴巧儿能做的,就是勤勤恳恳,忙着这座院子里的大小事,哪怕是给赵小妹端茶倒水,她也亲自来做。

    赵小妹笑意盈盈一语:“甘郎最是好的,也会一辈子待姐姐好。”

    吴巧儿终于忍不住泪水了,口中一语:“只愿官人好。”

    赵小妹放下手中的团扇,走到桌子边,亲手倒了两杯茶,一杯先给吴巧儿,一杯自己喝。

    吴巧儿眼疾手快,不等茶水送到,已然赶到桌边,自己去取。

    此时,一个踉跄的身影推开门走了进来,带着酒意,眼神迷离,打眼一看,笑道:“嘿,屋里怎么有两个娘子?”

    吴巧儿连忙起身出门而去,路过甘奇身边,还有一语:“官人吃醉了,可不得胡言乱语。”

    说完吴巧儿就已出门,还转身把门给带上了。

    不得多久,吴巧儿端着一盆热水,走到门口,犹豫了几番,终究没有敲门,只是把热水放在了门口,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