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记忆贩卖 > 第12章 旁观皆苦
    陈旧没打开三号开关,从椅子上起身,往右走直到看见一楼去往二楼的楼梯口的玻璃屏蔽门。

    “这么普通的防止措施?”陈旧登时一愣。

    目前店铺对店长开放的区域只有一楼他是知道的,店铺有上层区域他也知道,从外面看这栋楼有八层,就是不知道店铺占了几层。

    什么时候会开放上层区域,以什么样的方式开放,暂时未知。

    陈旧瞧了几眼门,伸手扒拉几下,小声道:“小气!这么大个店,就给我开放一层,亏我还是店长呢!”

    他也不担心有人会进来,店铺说明书指出非营业状态时,客人从外面推不开门,就正常也不会有人来打搅。

    陈旧之所以没开始营业状态,是因为他想体验一下店长福利,原以为要消耗商品体验次数,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推开体验室门走进去,身为店长的陈旧第一次看到了体验室内景。

    空荡荡的体验室里面,除了一张看着就很低调奢华的椅子外,没有其它可见设施。

    “连块荧幕都没,更别说巨幕、iMAX了……”陈旧的吐槽跟赵某人竟意外的统一。

    不过身为店长,陈旧还是了解内幕的,体验室内可以带客人以全景沉浸的形式体验记忆商品;

    这种操作就已经超出了市面上那些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之类的设备与技术不知道多少了。

    陈旧没去拿椅边桌上的沉浸式头盔,这个头盔虽然有格外宽大的全透明玻璃罩,像是宇航员头盔,但的确没有私人订制的属性。

    因为并不是用完就丢,头盔才是客人体验记忆的媒介,只有戴上头盔,客人才能体验到记忆商品。

    所以,头盔上的科技含量,是现实世界无法解析的,会带有一些诸如自动清洁之类的功能,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陈旧连个角落都没放过,不过没发现这间不足30平的房间内还有其它任何东西。

    也没多犹豫,坐到了椅子上,陈旧开口道:“使用店长福利。”

    接着有柔和的女播音员声音回答:“请稍等。”

    陈旧差点跳起来:“MMP喔!合着我这店长的待遇还比不上客人呗?说明书终端用那么浑厚的声音,这体验室就有这么柔和的女播音员声音?”

    “请吩咐使用何种形式体验记忆商品,本次体验为店长福利,不占用商品可用次数。”

    根本没搭理陈旧,不过身为店长,他的操作当然会比客人多。

    在陈旧眼前直接浮现了一块虚拟光幕,上面列出来了两种选择:全沉浸式体验(客人模式)、旁观体验(店长模式)。

    陈旧果断选择了旁观体验,这都很清晰的界定了店长与客人的不同,傻子才选客人模式。

    店长福利尚不知怎样获得,目前陈旧也只有一次机会,要不是因为好奇赵姓中年男人的前后改变,他也不会这么快用掉这次机会,虽然也有其它的因素,不过甩给好奇心背锅准没错!

    “请店长做好心里准备,记忆商品的旁观体验可能会对大脑产生一定冲击。”

    “记忆商品旁观体验将在十秒钟后开始,请店长调整坐姿,放松心情……”

    “3.”

    “2.”

    “1.”

    “《先生》记忆商品体验开始,祝您愉快。”

    陈旧的意识被清醒的带入到了记忆源本空间,他能感觉到自己站在了上帝视角。

    成材的故事再一次开始。

    与赵某人体验时不同,陈旧作为旁观者,看到的更多。

    陈旧的意识‘感觉’到了真实的炙热,他旁观着二阳跑了过来,旁观着二阳的激动,旁观着成材的有苦难言,旁观着……一切。

    在旁观的同时,陈旧所有的情绪、感知、记忆等等都未被屏蔽,他是带着自我意识去经历别人的记忆。

    然而……他也只能是个旁观者。

    相较于赵某人,又或者说是记忆源本的成材,陈旧能看到的更多一些……

    成材午后独自上路去镇上的同时,陈旧看到了陈旧母亲被绝望与希望自相矛盾的纠缠痛苦。

    是,成材的母亲因为年龄与当时社会环境等因素,并未受过高等教育,甚至受教育程度低于最基础的六年。

    可是陈旧的母亲并不是傻子,她是有一些农村穷苦妇女特有的对生活的悲苦绝望,也同样有对自己儿子的愧疚、对自己的痛恨无奈。

    “我能做的,就是在双抢之前好起来,这样才能减轻材伢子的负担……”

    低声说这些话的时候,陈旧仿佛能看到成材母亲身躯一紧,像是猛然背负了更多的压力。

    陈旧年纪不大,书读得不多,懂得道理不多,见识的也不多。

    不过他知道,无法对自己病症有判断的重症病人,轻生是最容易的念头,尤其在经济基础并不能够接受更加完善的医疗服务,以及获得更加完整的病症前景认知时。

    再加上能轻易压垮一个成年妇女的生活压力……

    陈旧突然想起来那句总被提起的名言: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他觉得自己在成材母亲上看到的是,世界上只有一种伟大的爱,就是认清了生活的悲苦绝望与墨黑的未来,还依然因为热爱自己的孩子而去努力生活。

    “爸爸,我今天只有三毛钱去买冰棍,那个过路的卖冰棍的大哥哥给了我一根五毛的!”

    “那你有没有说,明天你会还给大哥哥剩下的两毛钱?”

    “我明天就有一块钱零花钱了,所以我能还了剩下的两毛钱再买一个!”

    “那你得记住这件事情。”

    发生在刘先生跟小娃儿之间的对话,是成材不知道的。

    成材更不知道的是,不管再次遇到的时间是怎样,刘先生都会尽一份能力,在不以施舍为最重要前提的情况下,顺手帮一下成材。

    所以,刘姓中年男人当得起成材一句刘先生。

    结束了两个月的暑假,成材重返校园进入高三学习后,在没有表明自己是贫困生…并不是因为面子,而是因为家里真的没贫困到需要社会救济的地步…的情形下;

    成材经常一个人吃冷馒头的事情被某学生报告给了班主任,该学生出于怜悯的角度向班主任提议道:

    “老师,不如我们给成材捐款,或者劝劝成材申请贫困生补助?”

    老师微笑摇头:“现在不比几年十几年前了,虽然有贫困生补助,但我们学校一个申请的都没有,当然学生家庭情况紧张到严重地步的,也很少。

    我们不能因为看到了什么,就去替成材做决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而且主动捐款包括其它任何以施舍的姿态为出发点的救济,都不是一个学生应该有的心态。”

    没有严厉的批评,也没有斥责,有的只是敦敦教诲。

    学生也没好意思多问一句,老师,那您就这样束手旁观吗?

    好在学生很快就看到了老师的行动,并且为之深深佩服!

    理论上,以当时的情形,其它的选择也不会比老师的选择更加具有意义,从学习到生活的帮助,或许是这位老师所理解的三尺教书匠所为……

    旁观皆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