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圣主 > 第170章招摇撞骗?
    秦牧站在公孙敬玄的洞府外面好一会儿时间,很想闯进去再去理论一番,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转身离开了。

    “一年内成为风劫真人,这也太难了啊!”一边走,秦牧一边唉声叹气的说着。

    虽然秦牧对自己有着绝对自信,但一年内成为风劫真人这样的事情,秦牧依旧没有底气,倒不是因为对大道法则的参悟,而是因为星光真元。

    因为继承了历代牧星客对星辰大道的感悟心得,秦牧在大道法则上的参悟上根本没有任何阻滞!

    只要他能够将这些感悟心得消化吸收,甚至不需要秦牧有新的感悟,也足够秦牧修炼到极高境界了。

    然而元神力量的提升不光是对大道法则的感悟,还需要精神力,真元的相应提升,否则的话,就算对大道法则的感悟再深都没用。

    秦牧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尴尬,他现在对星辰大道的参悟没有任何阻碍,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消化吸收就可以了,但他的精神力和星光真元提升的太慢。

    精神力就不用说了,即便修炼先天造化功这样的神诀,精神力的提升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至于星光真元则是需要借助赶星鞭才能提升。

    然而秦牧想要使用赶星鞭就必须要消耗修炼时间,这样的话,秦牧必须要让七情六欲大心魔系统锁定更多的目标。

    秦牧本来以为七情六欲大心魔系统锁定了两千五百个目标已经足够了,他可以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很长时间了,如今看来这个愿望又落空了。

    想要一年内成为风劫真人,需要的星光真元实在是太庞大了,唯有让七情六欲大心魔系统锁定的目标翻倍才行。

    “好想狂拽酷炫一次,真的不想再打嘴炮了!”秦牧在心中祈祷。

    之前看见醉剑仙一句话就让柳暤,杨絮儿这样的雷劫真人屈服,秦牧是真的打心底羡慕,也想跟醉剑仙一样。

    “咦?我为什么不行呢?元神境不算弱了呀!”下一刻,秦牧双眼一亮,轻声叫了起来。

    元神境当然不算弱者了,毕竟在这天璇仙星之上,除了三劫境与合道境之外,那就是要数元神境修士了。

    而在元神境之中,谁又能是秦牧的对手呢?

    “我要支棱起来了!”秦牧握着双拳,兴奋的叫道。

    话落,秦牧脚下星光升腾,直奔天玄宗山门而去,自然是去看唐宝儿,林小仙有没有通过考核。

    一边向前飞驰,秦牧一边将那块黄金令牌系在腰间的缚星索上,这可是代表黄金弟子身份的东西,不拿出来显摆,谁能知道?

    天玄宗弟子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青铜弟子,白银弟子,黄金弟子和圣子,其中前面三个等级都是元神境,而圣子却是需要成为风劫真人才有资格。

    秦牧如今只是元神境初期,按照规矩只能是青铜弟子,但他为公孙敬玄带回来了天玄秘典,这可是大功一件,公孙敬玄给他一块黄金弟子令牌,倒也无可厚非。

    只是这件事情只有公孙敬玄,醉剑仙两人知道,天玄宗的其他人可不知道。

    秦牧的速度很快,不久之后就到了天玄宗山门之地,此时考核并未结束,所以唐宝儿,林小仙她们还在山门外面,并没有进入山门之内。

    不过此时在天玄宗山门之中却已经站着不少天玄宗弟子了,其中腰间系着青铜令牌,白银令牌的占了大多数,系着黄金令牌的只有三两个而已。

    天玄宗弟子自然不少,并且最低要求都是元神境初期,就像是这一次的仙坟试炼,选择天玄宗的元神境修士都足有五百个。

    只是这些元神境修士就算是能够通过考核,成为了天玄宗弟子,那也只是最低等级的青铜弟子,唯有修为提升到元神境中期才能成为白银弟子。

    而想要成为黄金弟子的最低要求却是元神境后期,所以天玄宗的黄金弟子真的不错,还不足一百个,圣子就更少了,只有十个。

    秦牧出现在山门这里的时候,这些天玄宗弟子自然看见了他,一个个都看了秦牧一眼,随即就收回了目光,并没有人与秦牧打招呼。

    “嗯?黄金弟子中有你吗?”然而不久之后,一个惊疑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秦牧的前方,挡住了秦牧向外观看的视线,见状,秦牧皱了皱眉头,向着旁边迈步走去。

    出现在秦牧面前的这个天玄宗弟子也是一个腰间系着黄金令牌的黄金弟子,名叫陈松,元神境后期,此时看见秦牧居然没有搭理他,顿时就涌上了一股怒气。

    能够在如此年纪就成为天玄宗的黄金弟子,陈松自然也是一位天骄,难免会有傲气,秦牧的行为自然激怒了他。

    “混账!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吗?哼,元神境初期居然敢系黄金令牌,招摇撞骗都到了天玄宗,你也是真的可以!”陈松忍着怒火向秦牧喝道。

    听了陈松的话,其他人自然看向了秦牧腰间的黄金令牌,顿时,这里的天玄宗弟子就沸腾了。

    正如陈松所说,秦牧只是元神境初期,根本不可能成为黄金弟子,所以秦牧的黄金令牌肯定是假的,他这是在明目张胆的招摇撞骗啊!

    秦牧听了陈松的话,向着陈松看了过去,眼神中带着怜悯,他这才刚刚想要支棱起来,这个陈松就送上门来了,没办法,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

    “招摇撞骗?我警告你,想说话就好好说,否则的话……”秦牧轻声开口。

    听了秦牧的话,陈松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指着秦牧喝道,“否则如何?你一个元神境初期还想跟我动手不成?”

    “刺剑式!”

    然而就在陈松的话音落下,秦牧的低喝声忽然响起,紧跟着一道剑光闪烁,随即陈松便倒飞了出去,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混账!你居然敢偷袭?”落在地上的陈松,握着自己的咽喉,大声怒吼。

    一缕缕鲜血却从他的指间流淌了下来,十分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