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星圣主 > 第150章御风术(3更求票)
    天骄楼主事人也认为秦牧是仗着醉剑仙而胡作非为,实际上根本不可能拿出五千万灵石,但结果是秦牧真的拿出来了,只是天骄楼主事人却高兴不起来。

    “他么的,这个混蛋!”天骄楼主事人在心中暗骂。

    原来秦牧说多余的灵石给天骄楼主事人当小费,结果居然只是一块灵石,这可是把天骄楼主事人气坏了,他是缺这一块灵石的人吗?

    只不过秦牧毕竟拿出了五千万灵石,天骄楼主事人也无话可说,收起了储物袋转身就飞出了秦牧所在的包房,直接宣布拍卖会结束了。

    “钱掌柜,你等等!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拿出了五千万灵石!”王昊在天骄楼主事人宣布拍卖会结束之后顿时大声质问。

    听了这话,钱掌柜看了一眼王昊,语气平淡的回答,“灵石就在这里,王公子要不要检查一下?”

    随着钱掌柜的话音落下,王昊直接就飞到了钱掌柜的面前,催动精神力向着钱掌柜手中的储物袋渗透了进去,下一刻,王昊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双拳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

    看着王昊的模样,周围众人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儿,纷纷向秦牧看了过去,一个个脸上满是惊疑之色,谁都没想到秦牧居然真的能拿出五千万灵石。

    “这就是小神通御风术吗?我来看看有什么厉害的。”就在这个时候,秦牧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顿时,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秦牧身上,尤其是王昊,更是双眸寒光闪烁,紧紧盯着秦牧,本来他还幻想着秦牧不会这么快接受小神通的传承,那样的话,他或许还有机会从秦牧手中夺过来。

    却没想到秦牧居然现在就要使用传功玉简,这让王昊郁闷的简直都要吐血了。

    与此同时,只见秦牧掌心的玉简上光芒闪烁,却是秦牧催动精神力向其渗透造成的,而秦牧已经开始接受小神通的传承了。

    “这就是小神通吗?”秦牧在心中轻声自语。

    之前在地球的时候,秦牧从张扬,李义等人手中夺到了不少秘术,只不过那些秘术都是普通的真元运用方法,并不涉及大道法则,但神通不一样。

    每一个神通都是大道法则之力的运用之术,据说天地间有十二万九千六百种小神通,而几种或者几十种小神通组合起来则是可以形成大神通。

    大神通有三千种,与三千大道对应。

    秦牧得到的这个小神通名为御风术,是对风系大道法则之力的一种运用之术,唯有掌握了风系法则才能够修炼,而秦牧刚好符合要求。

    在接受完了传承之后,秦牧心念一动,脚下生风,托着秦牧缓缓升空,在包房中飘荡了起来。

    四方众人看见而来这一幕自然是非常羡慕,这御风术虽然是小神通,但随着秦牧对风系法则的领悟越来越深,御风术自然也会越来越厉害。

    然而此时此刻秦牧却在心中撇嘴不已,这个小神通是不错,但是与驾驭星光,使用缚星索相比就差的太多了,对秦牧的帮助并不大。

    只不过在竞拍御风术的过程中收获的修炼时间倒是不错,秦牧倒也挺满意的。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秘制,一个麻辣,来瓶雪花,带你勇闯天涯!”下一刻,秦牧缓缓开口。

    周围众人听了秦牧的话,一个个傻眼,这是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秦牧脚下光芒闪烁,随即一只巨大的鲲鹏在他的脚下缓缓出现,托着秦牧扶摇而上,冲出了天骄楼,直奔苍穹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御风术?”天骄楼内一个修士大声叫道。

    听了这话的众人都是一脸茫然,他们当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御风术,即便钱掌柜也同样茫然,毕竟他也没有修炼过御风术。

    王昊看着秦牧脚下凝聚鲲鹏,扶摇直上,双拳紧握,简直都要七窍生烟了,这御风术本应该属于他的啊。

    冷冷的看了一眼秦牧消失的方向,王昊转身便离开了天骄楼,今天他的脸已经丢尽了,再逗留下去也没意思了。

    不过王昊已经恨透了秦牧,仙坟试炼中一旦遇到秦牧,王昊发誓一定会让秦牧付出血的代价。

    与此同时,秦牧已经驾驭脚下鲲鹏回到了他之前住的客栈之中,之前他之所以用星光力量凝聚鲲鹏刺激王昊,自然是为了临走之时再收割一波修炼时间。

    回到客栈里面以后,秦牧立刻去看望秦浩然等人,而此时秦浩然他们已经服用了唐宝儿给的疗伤丹药,身上的伤势依旧恢复了大半,只是修为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恢复。

    “爸,你们先回沧澜宗吧,我妈在那里等着您呢。”秦牧向秦浩然开口说道。

    听了这话,秦浩然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认命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秦浩然本来以为来天璇仙星闯荡可以迅速提升实力,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守护秦牧了,却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如果这次不是遇到了秦牧,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为了不成为秦牧的累赘和负担,秦浩然没有拒绝秦牧的好意。

    看见秦浩然答应了下来,秦牧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担心老秦的倔脾气上来不肯答应呢。

    “爸,俗话说得好,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您这岁数也不小了,也该安享晚年了。”秦牧随后笑呵呵的向秦浩然说道。

    听了秦牧的话,秦浩然翻了翻白眼,瞪了一眼秦牧,随即淡淡的说道,“想让我安享晚年也行,你和宝儿给我生个孙女儿吧。”

    “爸,我才十八,是不是早了点儿?”秦牧听了秦浩然的话,一本正经的问道。

    唐宝儿早就俏脸羞红不已,听了秦牧的话,狠狠的拧了一把秦牧腰间软肉,秦牧的惨叫声和周围众人的笑声缓缓响起,将之前的不快冲淡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