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121 学园都市
    异能潮汐是全世界范围的。

    所以说,异能者和变异兽并不是夏国的特产,别的国家同样也有。

    只是,由于异能潮汐首先爆发的是在夏国,一直到五年之后,才在全世界范围陆续出现,夏国这边算是第一波享受异能潮汐福利的。

    再加大夏幅员辽阔,人杰地灵,出了相当多强悍的异能者。

    甚至目前异能界仅有的几个SS级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夏国的。

    可以说,夏国在异能者实力方面,一直都是碾压世界的存在,手握着强大的力量,夏国甚至都不用对外做什么,外面的那些小老弟就自己表示臣服,公认夏国为老大哥。

    于是乎,这几年所以关于异能界的运转一直都是有夏国或者说是异常处理局拿捏的。

    在异常处理局这边没有公布异能界信息的时候,别的国家一个字也不敢透入。

    一直到异常处理局这边开始松开口子,他们这才敢紧跟着行动。

    从这点来看,目前的异能界挺好。

    都是老大哥带着一群小老弟玩,大家都听老大哥的话,老大哥说什么玩他们跟着怎么玩就完事了。

    然而这一种局面并没有维持下去,或者说并不能维持多久,主要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异能界内,只要稍微有点实力,有点远见的人都知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异能潮汐的不断增多,这世界肯定是会逐渐走进异能者时代的。

    而在跨进异能者时代的步伐上,各国并不是一致的。

    在一些国家或者应该说是一些组织或者强大的个人看来,夏国的步伐有些过于保存了,他们认为应该再快一点。

    之前异常处理局压着还好,他们有什么想法也只能暗中慢慢的来,现在口子一松开,很多组织就开始有点放飞的意思了。

    还有一点就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世界各地异能潮汐开始不断的出现。

    不少组织都在异能潮汐当中获得不小的收获,实力提升的同时,心态上也开始逐渐膨胀了。

    于是乎,这些个小老弟们,开始有人不在把老大哥的话当回事了。

    一个个的,都憋着一股劲,一股想要趁着老大哥家大业大,难以转向的时候,尽可能的发展迎头赶上。

    而在这一方面做得最过的,东边的某个岛国。

    他们直接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开启了一个庞大的学园都市计划。

    计划原型是抄袭某动漫的,但关键并不在于计划来源,或者说计划本身靠不靠谱。

    而是人家在计划当中倾尽的力量,那几乎就是把家底全部砸进去了。

    整个国家的异能者精锐全部被集中起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打造了一个,集异能、科学、忍道、外加阴阳术为一体。

    这一个项目一出来,举世震惊!

    既是惊讶于他们的手笔,同时也惊讶于他们的勇气。

    他们可是就老大哥边上,在老大哥走稳的道路的情况下,他们敢做出这样的举动,几乎就等于是在对老大哥挑衅了。

    所以,所有的组织势力都把目光凝聚在异常处理局这边,他们都在等着异常处理局这边的反应!

    这一件事发生的时间,而这件事发生的时间,正好就是在吴畏把水神风无霜都抽趴下去的第二天。

    水神一醒来得知这一个消息,顿时就把和吴畏的矛盾扔到一边去了,第一时间找到了老头子。

    “短短几个月,直接就搞出一个学园都市,这可能吗?很明显这事情他们至少酝酿了十几年了。

    十年磨一剑,这些小鬼子倒是挺有大毅力,可惜,老子不答应他们只能乖乖趴下!”

    这是水神的态度,同时也是水神背后那一个组织的态度。

    很强势,很有老大哥的风格。

    但老局长不可能答应的。

    一方面,夏国固有的外交政策就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一方面是,夏国这时候的形势并不容乐观。

    大国有大国的优势,同样也有大国的难处。

    幅员辽阔的大国,确实是人杰地灵。

    不过,人杰是好事,地灵就未必了。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异能潮汐不断爆发,国内变异兽的数量飙升,异常处理局光是维持国内的安危就已经很吃力了。

    这时候根本没有精力去管别人。

    而且,老局长也不认为有什么必要,他甚至是很乐意看到这一种情况。

    看着暴怒的水神,老局长沉吟了良久这才开口:“你不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吗?”

    “你在说什么?这不是一件坏事?那群小鬼子都已经蹬鼻子上眼了,这还不算是坏事吗?”肿着一张脸的水神暴怒无比,比他被吴畏打肿脸的火气更大。

    看着暴怒无比的水神,老局长长叹一口气。

    “你们啊,总说我保守,说我老顽固,说我跟不上时代止步不前。

    确实,确实是没有向前跑的勇气,只能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摸索着前进,但并不是因为我老了,而是我知道,现在的我在开一艘大船。

    这一艘船上有十几亿同胞,前面的路一片黑暗,谁也不知道到底有着什么在等着我们。

    一不小心,就是船毁人亡,所以我能做的只是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进……”

    “你别说这些,我今天不是谈我们的问题,不想跟你争辩这些!”

    老头子掏心掏肺,但水神并不买账,这话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我就问你,同不同意我将他们压下去。”

    “为什么要压下去!”

    “你看不出来他们在挑衅我们吗?”

    “这重要吗?”

    “重要吗?”听到这话,水神呢喃了一遍,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老头子在说什么,一直到片刻之后,彻底反应过来的他直接爆发了:“他们这是挑衅夏国在异能界的地位,这事关我大夏的荣耀,你说它重不重要。

    一旦你放任了他,那就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挑衅。

    到时候,我夏国在异能界建立起来的威信将荡然无存,你说重不重要!”

    “不重要!夏国在异能界的威严什么的一点也不重要!”老头子笑着给与回答。

    这话彻底激怒了水神,不过老头子并没有给他爆发的机会。

    “这十几年来,夏国在异能界确实是一直在扮演领头羊的角色,但也只是如此。

    这一个角色除了一些虚假的威信之外,并不能给我们带来实际的利益。

    相反,我们在异能界角色,还把我们推到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在用一种忌惮防备又隐隐然带着点敌意的目光看着我们,所谓的威严就是用这一个换来的。”

    “和平时期,这无所谓,但你也知道异能潮汐不断的出现,世界慢慢在发生巨变,谁也不知道明天这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都知道,未来有一个坎,在你看来这一个坎是变异兽,而在我看来是社会的转变。

    变异兽是看得见的敌人,怎么都会有办法对付,但从普通社会转变成为异能社会的这一个简单的转身却有无数看不到的危险。”

    “现在既然有人愿意站出来替我们试水,替我们趟那些看不见的危险,我们付出的只是一顶虚假的皇冠。

    用这东西,换我们这一艘大船的安然前行,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听完这些话,水神沉默了很久,最后才悠悠开口:“学园都市的事情你早知道了?”

    虽然是疑问句,但水神的语气无比肯定。

    “你一定是知道了,否则你之前不会答应我,让我在境外推动计划的。”

    老头子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隐约知道一点,但不知道他们玩得这么大,早知道他们玩这么大,我就没有必要头疼你的事情了。”

    水神又沉默了,似乎在思量着什么,最后再次开口了:“那你之前答应我的,还奏效吗?”

    老头子笑了笑:“你认为还有必要吗?他们这么一手弄出来,很快会有更多的人紧跟着他们一起弄起来,那么多人帮我们趟雷,你认为我们还有必要亲自下去吗?”

    老头子的‘我们’两字咬得很重,水神不傻,一下子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你要收编我们?”

    “你们已经没有必要趟雷了,我们之间原本不可调和的矛盾也在消失,国内的环境日益严峻,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还有一点老头没说,但水神也心知肚明。

    更加重要的是,异常处理局有吴畏这么一个一巴掌就是一个SS级的变态在。

    根本不怕他们在翻起什么浪来!

    更不怕外面那些正在闹腾着家伙,能够翻起什么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