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025 新店
    在为了咸鱼方面,吴畏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

    新店念头刚起来,立刻就付诸行动。

    先是把自己店面边上那一家要转让的店面,以及自己店面上面那一层给盘下来,把自己的店面从原本60平左右的小店扩张到240平。

    然后找了一群师傅,让他们简单的装修一下店面,最后跑到中介那边挂了一个招聘广告。

    这一通下来,直接花掉了吴畏十万,这还是他那一个店面地段不是很好,盘下店面不需要转让费,上下两层的房租一年也只需要6万,否则的话别说是十万,就是再来十万也不够花的。

    虽然吴畏的预算还是够的,但一辈子没借过钱的吴畏,看着一条条手机短信心情还是蛮复杂的,尽管对自己的新店有绝对的信心,这时候也不由得稍稍有些担心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吴畏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在将店面交给装修的师傅之后,有些紧张的吴畏就拉着熊初墨准备回家去把火锅的汤底研究出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柔柔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对……对不起……”

    这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吴畏一愣,转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一个十一二岁左右,拄着一支拐杖,看上去很瘦弱的一个小女孩。

    看到这个小女孩,吴畏就更懵逼了。

    自己做了什么了?这小丫头为什么要跟自己道歉来着?

    吴畏正疑惑着,对面‘诗和远方烧烤店’的王富贵就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抱起小女孩转身就走。

    看到这一幕,吴畏猛地就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一个小女孩会突然跑过来跟自己道歉,也隐约的明白王富贵为什么要干那么混账的事情了。

    不过吴畏并不是一个滥好人,虽然是大概知道了王富贵干出那些混账事情的原因,但他最多也就感慨一下,不会去同情他,更不会去帮助他。

    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去原谅,去帮助一个背叛自己的人。

    而边上另一边,的熊初墨更是凶悍,直接摆出了拳击的架势不断比划着:“要打他吗?我可以帮你打残他!”

    “一个路人而已,打他干嘛。”

    吴畏摇了摇头,拉着熊初墨越来越胖乎乎的手,回家去了……

    …………

    另一边,王富贵看着吴畏和熊初墨远去的背影,心情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吴畏今天在对面忙活了一天了,王富贵在这边也看了一天了,也知道了吴畏想要把店面扩大,然后把烧烤店弄成火锅店。

    这对于王富贵来讲,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他在这一段时间里,已经彻底搞明白了,吴畏的烧烤店重点就是吴畏,如果没有吴畏的手艺的话,在这一个地方开烧烤店根本就是一个再愚蠢不过的决定。

    他背叛吴畏,把烤店开在这里本身就是一个愚蠢至极的错误。

    根本就没有人会来吃他的烧烤,他只有等到对面吴畏烧烤店开启的时候,他才能够捡点汤吃,才能赚点钱。

    吴畏不开门的话,他连保本都成问题。

    可他这边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就这几万块的积蓄,如今已经砸进去了根本就回不了头了。

    所以他只能祈祷着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吴畏身上,如果吴畏每天都营业的话,他这边就算只是吃点汤,收入其实也还是可以的,一天也能有个一两千的收益。

    可现在人家吴畏准备转行了,烧烤店不开了,准备弄火锅店来。

    这下他就彻底完蛋了,他连最后一点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在这一种情况下他的心情怎么可能会不沉重?

    不过,王富贵的心情虽然是黑色的,但在自己女儿面前他倒是完全没有表露出来。

    只有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他才表现得像一个男人一样有担当。

    就算是再苦、再绝望,他也都是咬牙自己扛,在自己女儿面前永远都是展露出最乐观的一面。

    笑着和女儿忙活好店里的活,把他知道今天注定不可能卖出去的烤串一一穿好,一直等到女儿回去了,他才躲进店面的角落地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完全发泄出来。

    不过王富贵也不是光哭,在将负面情绪发泄出去之后,这老头开始沉下心来想应对的办法。

    “不行,不能在这样下去,光靠哭一点用了没有,我必须想想办法。”

    “吴畏之前的酱料我用过好几天,有一定的了解,甚至手头上还留了一些,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研究,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应该是能够研究出来的。”

    “还有,他的那几个食客群我都有偷偷的加进去,这也是可以利用的一个点。”

    “他现在烧烤店都不开了,只要我把他的酱料配方研究出来,就可以将他原本的食客都拉到我这里来。”

    “对,没错,最终要的是酱料,只要酱料弄好了,我这家店一定是可以起死回生的!”

    王富贵最后都有些疯魔了起来,抹干净眼泪,开始站起来疯狂的研究酱料。

    从晚上六七点开始,一直忙活到凌晨一二点。

    而他的这一番努力也不算是白费,在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他终于是配出了味道和吴畏的有一点相似度的酱料。

    捧着那一碗酱料,这让王富贵狂喜不已。

    “有希望了,很有希望了,已经有一点相似度了,只要再努力一点一定是能够配出来的。”

    看到了希望,王富贵整个人的精气神顿时就不一样了起来。

    尽管忙活了几个小时,却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不过考虑到时间,以及独自一个人在家的女儿,王富贵最终还是在简单的收拾收拾之后,带着那被他看成命根子的酱料回家去了。

    然而王富贵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条回家的路是有多漫长,漫长到他余生都走不到!

    他在出门之后没多久,经过一个偏僻的街道时,一双血红色狂暴无比的双眸亮起,一道橘色的影子一闪,王富贵的脖子就被撕开了。

    紧接着,王富贵肥胖的身躯到了下去,双目圆瞪,双手紧紧的抓着手中的酱料,嘴里似乎想要说什么什么,可一直到咽气的那一刻也没有能够说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