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016 药膳
    修炼计划泡汤的吴畏,在花了半天的时间,让自己的属性版面上多了一个【迷魂术】的技能之后,就带着熊初墨出门了。

    两人去了一趟药店,吴畏花了点钱,买了一些人工养殖的人参田七之类的中药。

    这些要吴畏倒不是用来炼药用的,目前他中医等级还不足以让他开始炼丹,他买这些主要是要弄来做药膳。

    没办法,他现在每天修炼需要的能量太多,光靠吃肉吃巧克力什么的太费时费钱了,就算是不在乎钱,他每天吃那么多东西,也真的是要吃吐了。

    而在中医等级没有提升上来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是先试试看药膳能不能稍微改善一下他的情况。

    买了药,吴畏就带着熊初墨去把自己的烧烤店那边贴了一张休业几天的通知。

    虽然吴畏嘴上对熊初墨挺抱怨的,但实际上对这丫头吴畏还是很疼的。

    怕这丫头晚上一个人待在家里会害怕,吴畏索性就休业几天陪着丫头,反正他口袋里还有点钱,正好也利用这几天提升一下自己,把那几个技能都给学了。

    在吴畏铁通知的时候,正好吴畏隔壁的【诗和远方烧烤店】开了门,油腻的王富贵和吴畏两人正好撞了一个对面。

    吴畏倒是没有说什么,斜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来,继续贴自己的通知。

    倒是王富贵那边,在看见吴畏贴了那一张通知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张口几次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他这有些奇怪的表现却被边上的熊初墨看在眼里。

    熊初墨是认识王富贵的,之前的几天她没少和她姐来蹭吃蹭喝。

    她自然清楚,王富贵是吴畏请来的员工。

    她只是有些搞不懂,王富贵为什么会在对面,更搞不懂吴畏和他之间有些尴尬的氛围。

    而像熊初墨这样的孩子是藏不住什么事情的,搞不明白的直接就发问了。

    “烤串的?他不是你的员工吗?怎么跑到对面去了,还有对面怎么开了一家烧烤店?”

    对面的王富贵听到这个,油腻的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生怕吴畏说出什么更让他丢脸的回答,赶紧转头钻进店里。

    吴畏撇了一眼狼狈而逃的王富贵,揉了揉熊初墨的贝雷帽:“大人的事情你不懂。”

    “切,有啥不懂的,他把你开了呗!

    姐姐之前就说过了,这老头不像是好人,你把店都给他,他早晚把你给卖了!”

    人小鬼大的熊初墨虽然不是很能搞懂其中的缘由,但却能够猜到是吴畏被王富贵的坑了,这丫头顿时就很不高兴了。

    “我帮你打他吧!”

    说着,这丫头撸起袖子来,就准备过去揍王富贵,那架势跟他姐简直是一模一样,要不是吴畏反应快伸手把这丫头提了起来,这丫头是真敢去揍王富贵的。

    “你说你姐都教了你些什么东西,怎么动不动就要打人,你要记住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用暴力解决的。”吴畏揉着太阳穴,苦口婆心道。

    “切,我姐才不是这么说的,她说没有什么是一拳头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拳!”

    边说着,这丫头还边挥舞着小拳头气势十足。

    看着这个像极了熊胜男的丫头,吴畏脑瓜生疼,也懒得在跟这丫头多说什么,贴好通知就拉着这丫头回家了。

    只是临走时,吴畏转头看了一眼王富贵,目光很是复杂。

    事实上,吴畏当初之所以从人才市场当中选中王富贵,并且在雇佣了他之后,把店里的所有事物都交给他是有原因的。

    那一天吴畏去得比较晚,人才市场都要关门了。

    整个人才市场,基本已经没有人,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就是那些求职失败不愿意离开的人。

    那一种情况下,吴畏原本是没有打算招人的,准备上个厕所就回去了,结果意外的在厕所遇到了王富贵。

    当时的王富贵脸上可没有挂什么油腻的笑容,有的只有灰败和泪水,蹲在厕所的一角哭得很伤心。

    泛白的头发,魁梧的身材,疲惫的面容,当时这些一切都给了吴畏很大的冲击。

    所以他也没有怎么了解,就录用了王富贵,并且把烧烤店交给他去打理。

    当时吴畏觉得,自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给了王富贵一份高工资的工作,他应该要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才对。

    结果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时间,人家直接自立门户了。

    “果然,最难看懂的还是人心啊!”

    摇了摇头,吴畏收回了目光,拉着熊初墨回家去了。

    离去的吴畏并没有看到,在他走后不久,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拄着一根拐杖艰难的来到【诗和远方烧烤店】。

    “爸!”

    “你怎么来了?”

    正在烧烤店忙碌着的王富贵看到那一个拄着拐杖进来的女孩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手头上的工作来扶住了她。

    “我在家里呆着也是无聊,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

    “胡闹,你能帮什么忙……”

    话没说完,王富贵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道歉:“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这样把你帮我穿烤串吧!”

    对自己这一个女儿,王富贵真的是捧在手里捏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特别是女儿的腿出问题之后,他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的一句话会刺激到她。

    所幸的是,这女孩并不是那么玻璃心的人,对着王富贵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之后,坐了下来帮着王富贵穿起烤串。

    看着满脸笑容地帮着穿着烤串的女儿,王富贵是既心疼又欣慰。

    只是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女儿的王富贵很快也注意到自己女儿到来之后,目光一直在对面流转。

    注意到这一幕,王富贵脸上的笑容不由一僵,他已经隐约猜到自己女儿的来意了。

    “他刚刚才走,走前贴了一张通知,说是要休息几天。”

    女孩笑容一僵,眼泪直接掉下来:“他一定很生气,一定觉得爸爸是一个很坏的人吧?可爸爸真的是很好的爸爸啊!”

    王富贵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

    满地打滚求推举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