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057 岁月静好
    李建28岁,前河东市异能者处理局战斗小队成员。

    他和之前给吴畏送证书的李寅一样,也是之前河东市分局那一战的幸存者之一。

    但和李寅不一样的是,他在战斗过程当中负了伤,两条手臂一条被撕碎了,另一条也被打断了。

    虽然因为异能的缘故,异常处理局有很强大的医疗能力,就算是手臂被斩断也能够重新接好,甚至有很大的可能能够恢复如初。

    但李建倒霉了一点,他的手臂在战斗当中被变异兽吞掉了。

    所以,战后他的伤势虽然很快的就被治疗好了,但一条手臂却彻底没有了,另外一条在灵活度上也比之前差了不少。

    对于李建这一种D级身体强化异能者来讲,少了一条手臂,战斗力基本是就去了五六层,他的情况已经不适合在当一线的战斗人员了。

    所以在战斗结束之后,他就被调到了后勤去。

    将战斗当中负伤的战士调到后勤部,这其实是异常处理局一种抚恤的手段,然而对于这一个结果李建却很不满意。

    当然,他不满的不是后勤的待遇,局里在对待这一方面战士的待遇上可以说是相当尽力了,只是像他这一类的战士把尊严和荣誉看得很重。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28岁的年纪,就算是少了一只手臂他也还是能够养活自己。

    而且他也知道,其实局里的经济状况其实也并不是很好,所以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退役回到社会中来。

    这样不仅能够为局里省下一份资源,他如果能够站稳脚跟,说不定还能够回馈局里。

    当然,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生活哪有那么容易?

    李建18岁当兵,26岁进入异常处理局,一生小半的时间里都在军营当中度过。

    虽然不能说和社会彻底脱节,但想要很快的适应这一个社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刚刚出来的那几天在求职上碰了不少壁,多少有些打击到这一个钢铁一样的汉子。

    所幸的是他毕竟是军队出来的,韧性比谁都好,身上更没有什么所谓的架子,在几次碰壁之后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自己的工作——搬运工!

    这是一个很苦很累的活的。

    一般人还真没有几个能够扛得住的。

    可就是这样的活,李建也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的。

    一连好几个工头都不愿意带他,最后虽然勉强有一个看他可怜愿意带他的,但对他也是有些嫌弃的,觉得他这断了一只手臂的干这个干不长。

    然而等李建上工之后,他的表现让所有人震惊。

    事实证明他不仅能够胜任这一份工作,他还能够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凭借着比一般人强大的力量,李建用一只手干了人家两只手甚至是四只手都干不好的活。

    而最让人震惊的还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那恐怖的工作效率和工作时间。

    人家工作是赚钱,他工作简直就是玩命。

    同样的时间,他干的活是人家的两三倍,更恐怖的是,他只要一上工活不干完他几乎就不休息。

    凭借着这一种疯狂的工作方式,他第一天就有上千块的收入,工作仅仅十天不到,就拿了上万元的工资成了他们那一个队伍里工钱最多的一个。

    一般情况下,搬运工接的活都是固定的,赚的钱也基本都是分着来的。

    有了多了,自然就有人少了,而拿少的那些对拿多的一般都会有些羡慕嫉妒的情绪在,可对李建他的那些工友却不敢有这一种情绪。

    一方面是因为李建是拿命去干的。

    另一方面,李建还不是那一种盲目的傻干,他白天疯狂干活,晚上下工之后他回到宿舍还抱着各种书籍学习了起来。

    任谁看到他这一个状态都很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一个年轻人是跟他们不一样的。

    他不是那一种会一辈子当搬运工的人,这是一条注定会腾飞的龙。

    而且李建还不是那一种光努力不会做人的人,虽然刚出来的时候,他在交际上确实是有些问题。

    但他是真的很努力的在融入社会融入这一个交际圈。

    努力就能有回报!

    这句话被很多人认为是毒鸡汤,并嗤之以鼻,觉得再努力也不如人家有个好爹。

    而且,很多事情都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对于这样的观点不好去评判什么,但可以肯定的说,有这样观点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没有真正努力过。

    真要是拼了命的去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虽然回报或许无法达到你的预期,但终归不会没有改变的。

    李建证明了这一点,他努力的在改变自己的交际方式。

    虽然依旧没有能够融入工友的圈子,但也让他们感受到这汉子的诚意,极大程度的消减了工友对这一个‘抢钱者’的恶感,甚至对李建颇为照顾。

    按照如今这一种轨迹发展下去,李建虽然未必能够成为大富大贵之人,但至少也能够有一番成就。

    然而很可惜的是,他没有以后了,他在今天被人盯上了。

    盯着他的人很明目张胆,有着好几年战斗经验的李建在被盯上的同时就感觉到了。

    但他一点大动作也不敢做。

    李建能够感觉到对方目光当中暴戾无比的杀意。

    他很清楚,如果他做了什么动作刺激到对方的话,对方绝对会第一时间发动进攻。

    李建到不是怕对方对他出手杀了他,但他波及到普通人。

    所以他顶着那目光,自己走进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几乎在李建避开所有人视线走进偏僻角落的同时,一个中年人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李建的面前。

    “你应该知道我在盯着你,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做这一个愚蠢的选择?难不成你以为你能够反杀我?”

    对于这一个问题李建没有回答,而是第一时间发动了进攻,企图拿下对面的中年人。

    然而双方的实力相差不是一般的巨大,他刚上去就被直接打趴下了,李建仅剩的那一支手臂也在这时候被扭断,五指更是被直接捏碎。

    五指连心,可想而知李建这时候承受的痛苦。

    可他却是硬生生咬着牙冠,憋红着脸半声惨叫也没有喊出来。

    战斗时不给附近居民带来任何影响,这几乎已经是李建的一种本能了。

    他知道自己喊出来可能还有一丝生机,但却宁可不要这一丝生机,因为这一丝生机可能需要用更多人的生命来换。

    这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所以,李建最终没有一点意外的被中年人带走了。

    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外面李建的工友却一点也没有被影响。

    最多也是在发现李建迟迟没有回来上工之后笑骂了一句:“这小子终于也有累了的时候。”

    然后继续干着他们的活,把今天当做又是太平枯燥的一天。

    从来没有人会想,或许他们岁月静好的这一天,是有人拿命给他们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