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156 预见者(求订阅)
    诅咒的事情,吴畏自己也是看了属性版面才知道的。

    而且从来也没有对别人说过,这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结果红发张口就出。

    吴畏当时的心态可想而知了,就像是突然见赤身果体了一般,下意识反应之下,差点没有直接把红发给捏死了。

    所幸的是吴畏还有几分理智,抓住红发之后,就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准备对红发严刑拷。

    结果让吴畏没有想到的是,红发根本就不需要他严刑拷打什么。

    吴畏都还没有动手呢,红发就把自己能够交代的全给吴畏交代了。

    “我家老大叫【预知者】,他的异能是【预知】,就是能够提早知道一些事情,你受到诅咒的事情,就是我家老大预知到的。”

    “预知?”

    吴畏眼睛眯了,千万个不信:“真有这种异能?”

    “有的!”红发脑袋狂点着。

    “那你们家老大有没有告诉你,他预知到你能活多久啊?”说这话的时候,吴畏捏着红发脖子的手紧紧了,可怜的红发都快被吓哭了:“大哥,我就是一个传话的啊!”

    “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预知】的异能,如果他真能预知,他应该知道我这时候会……”

    “铃铃……”

    吴畏的话都没有说完,红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啥,我家老大的电话,应该是找你了的?”

    红发看了一眼来电,颤颤巍巍的把手机递给吴畏。

    吴畏撇了一眼红发,接过手机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不着调的声音。

    “呦,你好啊吴畏!”

    吴畏满脸警惕:“你是……”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我真名什么的已经忘了,你可以叫我预见者,异能是【预知】。

    嗯,这是一个被动型异能,能够根据我想要知道的未来,时不时的看到一些片段。

    你被诅咒的事情,我也是预知到的,顺便跟你说一声,诅咒你的是风无霜背后的一个未知的存在。”

    手机那边的声音很不靠谱,但他的话却信息量十足。

    不过吴畏还是不大相信对方拥有什么预知的异能,比起这个,警戒心十足的吴畏更愿意相信对方是给自己下诅咒的人。

    “其实你也不用怀疑什么,也没啥好怀疑的。

    如今这一个世界的最高实力上限是SSS级,我不知道有没有诅咒这一种类型的异能,就是有这一种类型的异能者,并且实力达到SSS,也未必能够诅咒得了你。

    能够诅咒你的,只有比你实力强大不知道多少的存在,而这样的存在地球上是不可能有的,所以你可以放心,并不是我诅咒的你?”

    吴畏眉头一皱,高度警惕:“你还能预知我现在的想法。”

    “老大,我只是一个异能者啊,最多就是异能诡异一点,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好不好。

    预知这个异能其实很坑爹的,我能够看到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而且还是被动的,主动想看也不是不行,那是要拿小命去换的,你认为我会闲着没事拿小命去预知一下你的想法吗?

    刚刚那个是猜出来的。异常处理局这边有你详细的情报,通过那些很容易分析出你是什么样的人,从而推测出你的想法。”

    吴畏这边眉头还在皱着,电话那边的那一个直接把话题扯开了。

    “行了,我也不跟你撤这些没用的了,你这几天小日子应该不是很好过吧?”

    这一个问题,吴畏没有回应,但脸色沉了几分,明显又被对方说中了。

    确实,吴畏这几天的小日子确实不怎么地。

    虽然吴畏的异能在吸收着诅咒,对诅咒的威能有一定的影响,但并不能完全消除诅咒的功效。

    这几天每天到十二点,吴畏就会准时陷入昏迷状态。

    并且开始做噩梦。

    每一次的梦境都不仅相同,但同样的是,每一次噩梦结束之后,吴畏的精神都会极度萎靡,头疼欲裂。

    虽然出了这个貌似没有别的什么问题,可光是这个就已经让吴畏很头疼了。

    更加重要的是,吴畏隐约的察觉到,如果这一种状况持续下去的话,他可能撑不到异能炼化完诅咒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原因,吴畏最近的脾气才越来越差。

    这时候,吴畏也顾不得管电话那边那人到底什么身份,他的异能是真是假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是如何解决自己身上诅咒的问题。

    电话那边,红发的老大也没有卖关子。

    “彻底解决诅咒的方法好像在你自己身上,我这边是没有的,至于缓解诅咒的办法倒是很简单,你那边应该有弗经道经,没事多念念,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但能够缓解很多。

    至于你要的那一个能量空间,大概还需要十天左右才能够出现,到时候它出现了我会通知你,这段时间红发和那些战士就交给你了。

    对了,在那些能石当中,有那十五个人的资料,你闲着没事的话也可以看看。

    那就这样了,我们十天后在聊。”

    说完,红发家的老大直接把电话挂掉。

    听着手机那边的盲音,吴畏的眼睛冷得快结冰了,吓得边上的红发瑟瑟发抖:“那啥,你,你要是不愿意教我的话,我可以现在马上就滚的!”

    吴畏撇了一眼红发,随手放开了他的脖子。

    “去跟外面那群家伙说,让他们都给老子留下!”

    说完,吴畏提起能石直接走人了。

    …………

    于此同时,某个纯白色的实验室内。

    一个躺在营养槽的中年人挂掉了电话,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在这时,一阵略显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这么做真的好吗?你应该知道熊胜男的实力,你就不怕她回来看到你所作所为暴走杀了你吗?”

    说这话的是一个老头,一个吴畏很熟悉的老头,就是那一个在不久之前凭空消失的异常处理局的局长张擎山。

    他这时候站在中年人,或者应该说是预见者的对面,只是不管是从什么角度上来看,都不像是阶下囚之类的人。

    “老头,做人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大家一起做的事情,凭什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我自己的干的了?”

    “我是被你抓来!”老头子撇了撇嘴。

    “我们要点脸行吗?你看我这德行像是能抓你的人吗?我自己都快要死了!”

    预见者也懒得跟这老头瞎扯淡了。

    直接进入正题:“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说正事吧!为了这一次预见,我小命都快没了,为了多活几年,十天之后我就会进入休眠状态,具体多久我就不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一谈起正事,老头的脸上也严肃了起来:“行,接下来的事情就教给我吧。

    不过,熊胜男那边怎么办?她要是回来的话……”

    “这个你只能赌了,她们的未来不敢看,一个不小心会直接死的。”

    老头子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赌有点大!”

    “大也没有办法,你只能赌,要不去赌,最多不过几年绝大部分的人类都得玩完。”预见者耸了耸肩。

    说实话,这种事情老头子原本是不相信的,但现在他却不得不去相信,不得不把希望放在吴畏的身上,可就算是决定把希望放在吴畏的身上,并且已经开始在布局在做了,可老头的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和迷茫。

    “他真的是你预见当中的救世主吗?把他扶到救世主的位置上,真的能拯救世界吗?”

    对于这一个问题,预见者并没有给他肯定的回答,然而浇了一盆冷水:“我这预知能力有多坑你也知道,我自己都不敢保证看到的全是真的!

    而且未来本身就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就算是真把他扶回救世主的路子上,未来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清楚。

    而且眼前这世界,还有两个我完全不敢看的异数在,说不定把他扶上去还会加速世界的灭亡也说不定。

    所以,这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谁也说不清,只能说,如果这世界还有人能够救世的话,那就只有他了!”

    …………

    我就想求个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