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熟练度 > 012 诗和远方
    店里的那个师傅不干了,这对于吴畏来讲可是一个大危机。

    那师傅不干,他就得自己干,而现在的他每天既要站《混元桩》,又要啃书,完了还要练观想法,最后连战斗技能都要提上日程,每天光是这些事情就能够耗尽吴畏的精力,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开那一个店。

    所以一听师傅不干了,吴畏是相当紧张,顾不得找什么战斗技能,赶紧安抚起来,企图把人给留下了。

    然而这师傅去意相当坚决,他说,人生很长,世界很大他想要去看看。

    吴畏一听这个脸都青了,你妹啊!你以为你还是二三十岁的小年轻吗?你都四五十岁了还这么任性真的好吗?

    当然,吴畏这是也不敢直接喷,而是跟这师傅谈起心来。

    企图感化这师傅,让他留下来帮自己赚钱,然而他不仅没有感化这师傅,反倒是被老油条的师傅感动得不行。

    人家师傅说了,有志不在年高,生活不能没有激情,要懂得去追求,要有梦想,不要等到老了走不动路了再去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冲动过。

    虽然他现在已经五十岁了,但他觉得自己还有精力,应该在去闯一闯,去看一看诗和远方。

    师傅的这激情让吴畏又是感动又是羞愧,毕竟和人家相比,自己确实是咸鱼太多了。

    于是乎,最终吴畏还是没有留下这师傅,还是让他成功辞职了。

    当吴畏给这一位老大哥结完工资,目送着这老大哥潇洒离去的背影时,吴畏觉得他的身上满是高光,虽然只是几天,吴畏还是很高兴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大哥。

    当然,吴畏这样的想法第二天就改变了,因为第二天自己烧烤店隔壁一家店光速的张罗了起来,这家店也是烧烤店,而这家店的老板就是刚刚从吴畏这边辞职的师傅王富贵。

    看着那个微胖的老头,站在隔壁对着自己露出油腻的笑脸,吴畏整个人都凌乱了。

    尼玛,这就是你的诗和远方?是不是太近,太龌龊了一点?

    而面对吴畏那一双可以喷出火焰的眼睛,这老头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店面上正在安装的广告牌。

    吴畏抬头一看,发现广告牌上赫然写着‘诗和远方烧烤店’!

    看着那个广告牌,和广告牌下满脸油腻笑容的老头。

    埋头写了十年书,自以为阅尽人世沧桑,看穿人性百态的吴畏,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

    文州这几天心情很不错。

    虽然家里养着两只他很讨厌的生物,但也正是因为那一只黑猫的入住,让他和自己追求的妹子关系进展神速。

    这才几天的时间,他就已经快要拿下那一个妹子了。

    一想到那一个水灵灵的妹子,文州的嘴角就忍不住的上扬。

    “为了这么一个极品的妹子,养一两只猫狗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看着自己手机上那妹子的照片,脑中想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文州露出很是猥琐的笑容。

    然而就在他心情愉悦的时候,被他关在客房的那一只金毛犬突然狂吠了起来。

    “汪汪汪……呜呜……汪汪……”

    这是那金毛犬之前从来没有过的叫声,叫声充满的恐惧,像是在面对什么恐怖凶猛的野兽一般。

    然而文州却没有听出金毛犬的恐惧,人和人的情感都难以共通了,更别说文州和被他讨厌的金毛犬了,他只是觉得这一条狗着实烦得很。

    “闭嘴,不许再叫,再叫老子就把你杀掉!”

    那一条金毛犬一直活在文州的淫威之下,往日里只要文州喝一声,金毛犬立刻就会被吓得躲到墙角去瑟瑟发抖不敢出声,但今天的情况很不一样。

    文州的怒喝不仅没有让金毛犬停下狂吠,反倒是让金毛犬的狂吠声更大了。

    “反了你了!”

    文州见状勃然大怒,拿起一根棒球棒,冲到客房推开房门准备把金毛犬暴揍一顿。

    然而让文州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个瞬间,金毛犬直接向他扑了过来,没有心理准备的文州被金毛犬扑倒在地。

    将文州扑倒的金毛疯狂的咬着文州的衣服企图将他外拖,拉离那一间客房。

    而金毛犬的这一个举动,同样没有被文州理解,在他看来自己养的这一只金毛疯了在袭击自己,被吓了一跳的他当时就抡起包球棒一棒重重的砸在金毛犬的头上。

    “啊呜……”

    文州这一棒砸得极重,金毛犬的嘴角都出现了血沫了,然而就算是这样金毛犬也没有松口,依旧是拉着文州往外去。

    “还不松口!”

    暴怒中的文州,抡起棒球棒又是一棍子抡了下去,眼看这这一棒就要把金毛砸死,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闪过,鲜血直接从文州握着棒球棒的手喷出。

    “啊!”

    在文州哀嚎、鲜血四溅当中,那一只红眼的黑猫踏着优雅的步伐来到文州的面前。

    一直到这一刻,文州都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自己养的狗会发疯,为什么这一只黑猫会突然攻击自己。

    面对这一只眼睛猩红的黑猫,文州只有一种保护自己的本能,左手下意识的拉起自己身边的金毛犬推向黑猫,自己则起身往外跑。

    只顾着逃命的文州并没有看到,被自己推出去的那一只金毛犬在发出一声恐惧的哀嚎之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对着黑猫露出了獠牙,用一种极其狼狈毫无威慑力的方式示威着企图震慑住这一只黑猫。

    当然,这一种威慑在黑猫面前一点用处也没有。

    它看也没有看金毛犬一眼,身形一动,爆发出极快的速度,在文州还没有离开房间之前拦住了他。

    随后,黑猫利爪挥舞,直接将文州的喉咙撕开了。

    看着被黑猫割破喉咙倒在文州,金毛犬愣了愣,随即发出一声哀嚎疯一般的向着黑猫扑了上来。

    然而这金毛虽然体型巨大,但根本就不是黑猫的对手,人家一爪子直接将它拍翻在地了。

    被打了一巴掌,金毛犬也彻底醒了过来,知道自己不是黑猫的对手,转而来到文州的身边咬着他的衣服,企图将他拉走,远远的逃离这里。

    这狗子已经很努力了,牙都出血,但就算是这样它一条几个月大的金毛怎么可能拉得动一个一百多斤的人呢?文州甚至都没有被挪动半分。

    但狗子最后的努力,却让弥留当中的文州明白过来这狗子之前的举动意义何在了。

    或许是人之将死,在完全明白过来之后,文州眼睛飙出了泪花,艰难的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揉了揉金毛犬的头。

    这是他第一次抚摸这一只金毛,也是最后一次!

    “狗真的是很愚蠢的一种生物啊……”

    ………………

    满地打滚求票票。

    额,另外公布一个书友群:245729348

    欢迎大家前来调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