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望倒计时 > 第一章 陌生人
    宛茹小区,13层楼,1307号房门前。

    门锁,没有被撬开的痕迹。

    包裹把手的口香糖,既没被破坏,亦没留下指纹。

    掏出手机,当镜子使用,调整角度,查看周围的情况。

    砰!

    下一刻。

    后脑勺传来一股力量,将方悦的脑袋砸在了大门上,发出清脆声响。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头。”

    听着后方的儒雅之言,方悦揉了揉额头的小包,无奈地回头看向身后之人。

    “姐,你这是在谋杀亲弟。”

    姐姐眯着眼睛,微微颤抖着身子,微笑道:“我亲爱的弟弟,那你知不知道人有三急?再不开门,我滋你身上。”

    方悦:???

    “姐,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

    伸出双手,姐姐捧住方悦的脸,以性感的声线,附耳低语。

    “小可爱,小嘴抹了蜜。再说一句,我晚上就拿刀让你变女人!”

    在姐姐和善的目光下,方悦吓得一个哆嗦,连忙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刚开门,背后就传来一股巨力,一把将他撞开,冲入卫生间中。

    随后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

    方悦,今年16岁,高二学生。

    父母在国外经商,与大两岁的姐姐住在一起。

    刚才在门口的举动,并不是无的放矢。

    而是他感觉……自己被跟踪了。

    事情要从十天前说起。

    那天他参加漫展,突然被一个肥宅大叔用力撞了一下。

    当时并没在意,等回到家后。

    方悦发现,胸口像是纹身似得,出现了一个绿色的阿拉伯数字。

    10。

    胸口带绿,方悦自然是急忙找姐姐求助。

    结果是……除了他本人,谁也看不到胸口的数字。

    甚至那天之后,姐姐看他眼神都怪怪的。

    后来方悦去过医院检查,也尝试过一些手段。

    发现这个数字,别人看不见。

    自己也擦不掉,洗不净。

    方悦甚至怀疑把皮剥下来,都不一定能消除这个数字。

    好在除了胸口带绿外,这数字也没带来什么变化,方悦也就没管它了。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三天前。

    那天他放学回家,竟然在路上看到了漫展的那个肥宅大叔!

    肥宅大叔也发现了他。

    两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刻,方悦胸口的数字骤然发烫。

    “糟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好在感觉来得快,消失的也快。

    回过神来,肥宅大叔已经消失了。

    撕开领口,胸口的数字,从【绿色】变成了【红色】,仍然是【10】。

    方悦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却总有种不妙的感觉。

    也就是那时起,方悦产生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并且越来越强烈。

    方悦有种预感,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三天的风平浪静,没让方悦放松警惕,反而越来越敏感,乃至用了一些网上学的反侦察手段,在门口做了手段。

    叮咚!

    就在这时,门铃声忽然响起。

    几乎在声音出现的那一瞬,方悦猛地一颤。

    刚刚……

    眼前好像闪过了什么东西,一瞬即逝。

    “可能是露儿来了。小悦,去开门。”

    卫生间里传出姐姐的声音。

    露儿是姐姐的闺蜜,不过方悦对她不太感冒。

    放下手机,来到大门处,顺着猫眼往外看。

    空无一人。

    “姐,没人,可能是有人按错门了。”

    说着方悦就往回走。

    叮咚。

    下一刻,门铃忽然再次响起。

    方悦骤然停下脚步。

    不是错觉。

    刚才门铃响起的时候,眼前又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

    转身回到门口,紧盯猫眼。

    门铃的位置,依旧空无一人。

    恶作剧?

    不!难道是……

    方悦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肥宅大叔的身影。

    心情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在方悦的紧盯之下……

    叮咚。

    门铃,再一次响起!

    然而门铃旁,却空无一人!

    没人按门铃,却响起了门铃声?!

    方悦的身体,骤然僵住。

    莫名的恐慌,涌上心头。

    怎么……回事?

    难道有……鬼?

    不不不!

    社会如此和谐,建国不许成精,科学神教天下第一!

    什么牛魔鬼怪全都是纸老虎,我方悦乃社会主义接班人,无神主义者信仰者。

    所以,这世界上没有鬼!

    让我用高二的物理知识,理性的进行分析。

    首先,外面没人。

    其次,门铃响了。

    答案出来了!

    电线短路!

    完美!

    就是电线短……

    “叮咚!”

    又一次响起的铃声,让方悦的思路戛然而止。

    就仿佛在宣告自己的存在感般……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门铃声几乎没有间隔地疯狂响起!

    家里每一个房间,都回荡着叮咚声。

    伴随着叮咚声,胸口滚烫的厉害,像是火焰在里面灼烧一般。

    噗通。

    方悦痛苦的捂着胸口,双膝跪地。

    眼前断断续续的黑影,也终于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大大的猩红数字——【10】!

    砰!

    就在这时。

    忍无可忍的姐姐,一脚踹开了卫生间大门。

    “小可爱,四肢残疾了?开个门都不会吗?”

    方悦艰难的转过身,正要解释。

    咯吱。

    背后的门,开了。

    还没开锁的门,突然自己打开了!

    方悦如坠冰窟,一下子僵在原地,背后寒毛直竖。

    门开了,说明什么东西进来了。

    而且,就在自己的背后!

    “姐,姐……”

    因为过度的紧张,方悦发出的声音,细如蚊声。

    他想要提醒姐姐,却发现姐姐,露出一种方悦无法理解的表情。

    那是……困惑中掺杂着迟疑的表情。

    “人……呢?”

    人?

    方悦愣住了。

    他不就在姐姐的面前,在家门口吗。

    看不见?

    姐姐看不见我?

    这怎么可能!

    下意识地伸手,他的手,竟然穿过了姐姐的身体!

    这……这是什么情况?!

    呆呆地看着姐姐疑惑地来到门口,左右看了眼,将大门关上。

    方悦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噗嗤。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悦耳的嗤笑声。

    回头一看。

    只见客厅沙发上,坐着一名银发的少女。

    对,对了!刚才大门突然开启过……就是她进来了吗?

    不是鬼怪,不是那个肥宅大叔,只是个陌生的少女,这让方悦稍稍安心了点。

    “你是谁?”

    银发少女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挽起方悦的手,带着他走向墙壁。

    墙壁?!

    未等方悦回神,他已经被带领着一头撞了进去。

    砖头,水泥,管道,线路,然后……视线豁然开朗。

    朝周围一看,他竟是穿墙,直接到了隔壁的邻居家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我是死了吗?”

    连珠炮般的提问,却见银发少女以食指抵在嘴唇中间。

    “嘘。”

    等方悦止声,她才缓缓开口。

    “方悦,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你的【命值】已彻底激活,我的人情已还,你我以后再不相欠。”

    人情?

    命值?

    互不相欠?

    方悦本以为她会说明情况,却没想到,只是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你是谁?你认识我?命值是什么?为什么我能穿墙……”

    一大堆的问题想问,可银发少女却在微笑中,身影逐渐淡化,透明。

    “如果你能活下来,你会知道想知道的一切。我的帮助,仅限于此,如果还想见我,那就爬上来吧,我会在上面等你。”

    “等等!至少告诉你是什么人?”

    方悦冲过去,去抓银发少女的右手。

    意外的,他竟然真的抓住了!

    但银发少女的身影,却已经彻底透明化了。

    明明有触觉反馈,却看不到人……

    “我叫薛燕,只是个路过的平凡女高中生。”

    耳边,响起了银发少女最后的声音。

    平,平凡的女高中生……

    我信你个鬼。

    不过,‘薛燕’这个名字,自己十六年的人生中,从未听过,也根本没有印象。

    可对方却像是认识自己似得,表现的……

    方悦的思绪,忽然一顿。

    因为他的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

    肥宅大叔。

    毫无征兆,如同电影的剪辑手段一样。

    上一秒还是银发少女消失的位置,突兀地出现了肥宅大叔的身体。

    而方悦抓的手,赫然就是肥宅大叔油腻的右手。

    怎么变成这家伙了?!

    还是说银发少女就是肥宅大叔?!

    下意识甩开手,倒退两步。

    噗通。

    忽然,方悦双腿一软,跌倒在地。

    胸口,如同烈火焚烧般,产生强烈的灼烧感。

    像是印在视网膜里的猩红数字,开始剧烈抖动,仿佛在进行什么变化。

    10,10,10,10,10……9!

    在猩红的数字从10变成9的那一瞬。

    嘭!

    肥宅大叔的身体,如气球爆炸般,猛地爆开。

    血肉残肢乱飞,鲜血如涂鸦般,涂满整个房间,也溅了方悦一脸。

    方悦愣住了。

    大脑一片空白。

    完全无法思考。

    不过胸口的灼烧感,却一下子减轻了很多。

    木然的撕开领口,胸口的猩红数字,果然变成了【9】。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他死了?

    要报警吗?

    我会被抓起来吗?

    为什么他突然……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混乱的思绪中,方悦忽然想到了一个名词。

    【命值】。

    胸口的数字,应该就是银发少女提过的【命值】。

    命值,从【10】变成了【9】,然后肥宅大叔就爆炸了?

    这意味着什么?

    【命值】归零,我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方悦浑身都在哆嗦,稍稍冷静后。

    数字的减少,和肥宅大叔的暴毙,让他联想了一些东西。

    虽然还只是猜测,但绝不能放松警惕。

    至少在还没搞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前,暂时不能回家,让姐姐陷入危险之中。

    胸口刚刚才缓和下来的灼烧感,忽然又强烈了一些。

    心中一凛,方悦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换掉沾血的衣服,穿上邻居家的衣服,洗了把脸,方悦思考着之后的打算。

    首先是处理现场,然后尽量远离小区,搞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啊啊啊!!”

    刚想到这,隔壁忽然传出尖锐且熟悉的尖叫声。

    动作一僵,方悦大脑嗡的一声,竟然出现短暂的空白。

    隔壁,就是自己的家。

    声音,是姐姐的声音。

    姐姐……姐姐有危险?!

    猛地回神,方悦直接冲向房门。

    打开大门,冲到自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

    咔擦咔擦!

    房门,不为所动。

    明明钥匙和锁扣已经对上,可大门却无法开启。

    “小悦?这边什么情况?”

    后方传来声响。

    回头看去,一名穿着保安服的大叔,正提着裤子,急急忙忙地往这边赶,在他的身后,是衣衫不整,脸颊通红的林寡妇。

    其他住户,也都纷纷探出脑袋。

    显然刚才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不少人。

    他们……看得到我?

    不,这不是重点!

    “月大哥!有歹徒持刀入室抢劫,他把房门锁死了,我姐还在里面!帮帮我,帮我救救姐姐!”

    方悦尽量将事情,往严重的方向说。

    持刀歹徒?!

    保安神色严肃起来。

    他与方悦姐弟关系还算不错,而且小区里要是出事,他也逃不了干系。

    “钥匙呢?”

    “我试过,没用!”

    “给我。”

    拿走钥匙,保安试了几下,果然无效。

    但奇怪的是,钥匙和锁扣,居然是完全对的上的。

    换成正常的门,早就应该开了。

    “我来撞门,来几个人协助!”

    方悦姐弟在小区风评不错,与街坊邻居关系也可以,所以有不少人直接站了出来。

    六七名壮汉一起撞击大门,可诡异的是,大门居然依旧纹丝不动!

    仿佛那不是一道门,而是一堵与周围无缝衔接的水泥墙壁,毫无破绽。

    “撞不开!我们需要工具!”

    “我去家里拿锤子!”

    “我去拿电锯!”

    “这适合吗?我都报警了……”

    “救人要紧,管不了那么多了。”

    邻居出谋划策,方悦却急的额头冒汗。

    从姐姐的尖叫声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分钟了!

    家里面积不大,要是姐姐出事,恐怕撑不了三分钟!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

    方悦思绪忽然顿住。

    因为他感觉到,胸口的灼烧感,再一次强烈了起来。

    墙……墙……对了,是墙啊!

    试试,只能试试了!

    回想起来,回想起来之前的感觉!

    似是做了什么决定,方悦深吸一口气,后退几步。

    “你们都让开!”

    众人下意识地退开一些距离,只见方悦猛然加速,竟是笔直地撞向房门。

    “没用的!我们这么多成年人都撞不开,你一个人又有什么用。”

    “这门太坚固了,等人拿电锯锯开吧。”

    “小悦,你去旁边休息下,这里交给我们大人处……”

    最后那人,话还说完,声音居然卡住,瞳孔猛地收缩。

    不仅是他,周围所有人,都露出惊恐之色,齐刷刷地倒退好几步。

    因为,就在刚才,众目睽睽之下。

    他们看到,方悦的身体,直接穿过了大门!

    像是两个不同维度的东西,交错而过一样,毫无阻碍的直接进入了里面!

    “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鬼……鬼?”

    众人脸色苍白,面面相觑,全都不敢妄动。

    就算是保安,也身体哆嗦,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