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望倒计时 > 第二章 共鸣
    来到门前。

    打开大门。

    砰!

    门口的人影居然飞起一脚,直接踹向方悦。

    虚化!

    身体朝侧边退去。

    那只脚直接穿过了方悦的右腰侧。

    似乎因为用力过猛。

    又似乎因为没想到会没踹到人。

    那道人影脚下一滑,地上直接劈了一字马。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立刻响起。

    人影痛的几乎无法动弹。

    昏暗烛光照耀下。

    方悦看清了来人。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赵包子啊,这还没过年,你就来我家劈腿拜年,太客气了吧?”

    方悦轻飘飘的声音响起。

    气的赵包子额头青筋凸起,却又很快因为撕裂的疼痛,嘶嘶直叫。

    “小畜生,你怎么敢躲开!”

    “你的意思是,你踹我,但我不应该躲开?”

    “当然不应该躲开了!你个弱智!”

    赵包子大吼出声,吓得姐姐连忙跑到方悦的背后。

    “你确定,不是你弱智,而是我弱智?”

    “当然是你……”

    赵包子正想像平时一样大声咒骂方悦。

    却忽然发现,从黑暗中走出,进入烛光范围的方悦,似乎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具体有什么变化,他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要知道,平时他随便打骂方悦,这小畜生都是乖乖受着,生怕丢了工地的工作。

    要不是方悦肯把每次发放的一半工钱上交他。

    说实话,赵包子还不一定愿意和包工头推荐这个老乡来工地做工。

    年龄小不是问题,问题是太瘦弱,每天干不了多少活,就累的不行。

    那段时间,赵包子以为是他体质跟不上。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方悦为了省钱给他姐姐买肉,买高营养的食材,导致自身营养不良,身体长不开,力气也就大不了起来。

    还别说,方悦长得瘦骨如柴,可他的姐姐,却像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不仅身材不错,而且意外的单纯。

    有次赵包子跟踪方义去了他家,看到方倩后,绝对方倩念念不忘。

    四十三岁高龄,却一直没有娶到老婆。

    赵包子的性格难免有些病态,喜欢的正好就是方倩这种清纯款式的。

    纠缠了几次,在一次被方悦用水果小刀威胁后,才吓得不敢乱来。

    但今天不一样。

    方悦就是再狠,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又没去医院治疗,多半是死在家里了。

    只剩方倩一人的话,对付这种清纯女孩,还不是任由自己摆布!

    之前,赵包子本以为来开门的,会是方倩。

    只要恐吓一番,就能得手。

    结果大门一开,却看到了方悦,这才干脆一脚过去。

    太阳底下没有光鲜事。

    特别是底层打拼的贫困人民,更是如此。

    只要咬死方悦是因事故伤势过重而死,再打点一二,就算是杀了方悦又如何?

    至于方倩这个清纯女,在社会大染坊摸滚打爬四十多年的他,有的是办法控制!

    但现在的情况,却让他有些懵。

    因为方悦的表情,平静的可怕。

    看向自己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关于赵包子的一切。

    方悦全都知道。

    脑海中的记忆,对这个人,恨之入骨。

    除了一开始帮忙介绍工地外。

    其他时候,这个男人,一直在压榨着他,简直就像是他身上的寄生虫,吸食他一切的养分。

    可偏偏,赵包子是包工头的小侄子,有着亲属关系。

    除非不想要这份工作,否则方悦必然不能与其起冲突。

    而且哪怕被拿走一半工钱,在能找到的所有兼职中,工地的工作,依旧是最稳定,收入最丰富的兼职!

    他需要钱供养姐姐,所以他愿意忍受。

    但姐姐也是他的底线。

    所有想伤害姐姐的人,即使豁出性命,方悦也杀了对方。

    这种杀意,暂时威慑了赵包子。

    但今天,自己受创,赵包子就立刻抓住机会,想要摧毁他的人生价值,玷污他一生最爱的人。

    即使这是另一个自己的记忆。

    可方悦,已经赶到前所未有的愤怒。

    怒得极致,是静。

    这个男人,必须死。

    “姐,你先出去。”

    “什,什么?”

    “出去,去大楼门口等我。”

    “可,可是……”

    “听我的。”

    这个世界的方悦虽然宠姐姐,可同时也是一家之主。

    所以听到方悦的话,姐姐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那你小心点,我在上面等你!”

    上面……

    方悦有些恍惚。

    但也明白,姐姐的上面,单纯是指地面而已。

    毕竟所处的位置,是地下室。

    铁门关上。

    昏暗的地下室里,只剩下他和赵包子两人。

    赵包子已经颤抖着右腿,靠着木床站起,右手摸向口袋,怒瞪方悦。

    “你这个小畜生想干什么?别忘记是谁给了你工作机会!是谁让你在这个城市苟延残喘的活下来!”

    “如果说,像狗一样的活下来,也算是活着,那你确实是‘他’的恩人……”

    嗖!

    方悦声音一顿。

    一把小刀,从他的胸口穿透而过。

    “什么?!”

    赵包子瞬间瞪圆双目,不敢置信地看着方悦。

    见,见鬼了!

    那把小刀……小刀……

    赵包子大脑一片空白,吓得浑身颤抖。

    而方悦,却接着之前的话,一边走向赵包子,一边若无其事的继续道。

    “但‘他’对你,似乎没有感恩的情绪。有的,只是……无边无尽的愤怒!”

    阴影投下,覆盖赵包子。

    他猛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吓得六神无主,满脸的惊恐绝望。

    “原,原来工地的鬼,就是你?!别,别杀我,我保证我回去就让我叔叔撤掉法事……”

    嘭。

    声音戛然而止。

    血肉飞舞。

    涂满房间。

    方悦面无表情抹掉脸上的鲜血,拖出木床下面的破箱子里,换了一身衣服,才推开铁门,离开了地下室。

    方悦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

    明明自己和另一个方悦,不是同一个人,有不同的人生。

    但此刻的感情共鸣,却是如此强烈。

    这一刻,他想起了第一次和银公主见面时的场景。

    【不用怕,我叫薛燕,是来还你人情的。】

    【我和你不认识,我和‘另一个你’认识。这不是重点。】

    另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