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28章 我来找你了(3更)
    警署,林徐成刚走进重案组,

    阿乐兴高采烈的走过来:“林sir,谢谢你帮忙,我朋友已经租下店铺了,准备一段时间就可以开业赚钱。”

    “恭喜啊”

    “林sir,你脸怎么了?”阿乐突然注意到,林徐成的脸色好像不大对劲。

    刚走到林徐成身边的陈百龙,突然惊讶的“哇”了一声:“难道你去偷煤了?脸好黑啊。”

    “最近我美黑”

    他抬手:“是不是让我结账?”

    “劳烦,这是账单”陈百龙将账单递给了林徐成,却还盯着他的脸一直笑:“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消防队了?”

    “没有”林徐成摇头。

    “我感觉你被大火烧了啊,不然为什么飘逸的长发变成了板寸头,而且脸也被烧的漆黑。”

    “我说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感觉怪怪的呢”阿乐也点头。

    林徐成原来的头发虽然不长,却不可能短到一公分的程度。

    “三万块,你们做什么?难道叫小姐啊?”林徐成拿着账单,看着上面的数字,惊讶道。

    “小姐没叫,大家一起吃饭,然后去卡拉oK,林sir,你不是想赖账吧?”

    “没错,我是这么认为的”他将账单揉成纸团,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陈百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抱着林徐成的腿:“大佬,不要啊,那可是刷了我三张信用卡才凑出来的钱~”

    “阿成”陈大伟走来,手里拿着一张报纸。

    “陈sir,什么?”

    林徐成抬脚踹开了陈百龙,接过报纸。

    “午夜阳台,红衣鬼影?”他疑惑的念出了标题。

    大字报标题下面配着一张照片,在某一栋楼的阳台上,有一个人悬吊着。

    “尖沙咀昨晚有人自杀了,据说是个陪酒小姐,特意穿上红衣服自杀,法医鉴定很可能在午夜十二点自杀的”

    陈大伟问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陈sir,你太敏感了,这个世界上还有鬼差,真的有厉鬼也是他们来管,而且就算是厉鬼,如果没人招魂至少也要过七天才能醒过来,现在我们不管怎么担心都没用处。”

    “是啊,我太敏感了,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这些东西”

    陈大伟捏着眉心。

    他夜晚看到阿婆在十字路口烧纸,也会被吓的精神紧绷。

    “等人来齐了之后开会。”

    “知道了。”

    陈大伟走后,陈百龙又像蛇缠上了林徐成的腿,让他报销费用。

    “对了!林sir!”陈百龙突然一激灵说道:“我把表妹介绍给你,很靓的!”

    “那你就打错算盘了”周发正巧走过来,把陈百龙从地上拉起来:“阿成的女朋友我见过,在这个世界上估计找不出几个比她漂亮的。”

    “我表妹也很好看的,不过泡不泡的上就不管了,帮帮忙了,阿成!哦不……林sir!”

    “算了,我做一次冤大头吧”

    林徐成不情不愿的掏钱。

    “人到齐了,开会!”

    重案组十几人,除了新扎师兄阿乐,全是警署之中的精英。

    “大佬坤,本名陈宇坤,本地的黑社会,不过一直在夹缝中生存,本人凭借着义气加上能打,勉强在油尖旺站住脚,调查来的资料上看大佬坤是占童出身,也就是封建迷信中的“神打”,“请神”。”

    说到封建迷信,陈大伟停顿了一下看向林徐成,除了有限几人,其他重案组成员不理解陈大伟的目光是什么意思。

    “这个案子本来该交给反黑组跟进,不过根据我们之前的意外跟踪调查,确认大佬坤与神秘的“男爵”有联系,现在将大佬坤列入我们重案组的行动逮捕目标,据悉现在大佬坤已经乘船前往泰国,只要大佬坤有入境的消息,第一时间实施抓捕。”

    “剩下的是大佬坤手下的心腹资料,你们仔细看看,之后我会发给交通部的同僚,让他们帮忙盯着些”

    “当然,刚才只是第一件事”陈大伟继续说道:“湾仔传来消息,法兰西很有可能和荷兰黑帮有联系,据说准备入境的荷兰黑帮成员不多,但是全副武装,杀气很重,暂时没有任何资料,只知道他们是荷兰人,海关方面会给我们信息。

    百龙,查理,你们去海关那边走一趟。”

    “yes,sir!”陈百龙和曹查理答应道。

    陈大伟说道:“其他人24小时待命,这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匪徒,手中很有可能有重火力武器,大家安全第一!”

    “yes,sir!”

    “好了,出去做事吧。”

    散会,众人纷纷起身离开。

    …………………………

    ……………………

    “林sir,那里有两个外国人,会不会是荷兰人?”

    目光炯炯盯路的阿乐突然说道。

    副驾驶上,正打瞌睡的林徐成勉强挑起来左眼,瞥了一眼,又把眼皮闭上。

    “不是,继续盯”

    “林sir,你怎么做到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不是的?”阿乐十分好奇的问道:“那个外国人手里提着箱子,里面很有可能是武器啊。”

    “这是什么地方?”

    “机场”阿乐回答道。

    “如果他们箱子里有枪,难道机场检测不出吗?”

    阿乐恍然大悟的说道:“这么说,荷兰人只有可能偷渡来。”

    “笨!他们就不可以让人偷运武器,然后自己坐飞机来吗?”

    “是哦”阿乐挠挠头:“林sir,跟着你能学很多东西啊。”

    林徐成很想说一句“那是因为你笨,不然陈大伟为什么安排我们两个来这里守着?”,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一句话:“你很有潜力的,认真做事吧。”

    阿乐惊喜道:“是,林sir!”

    只有阿乐还能精神奕奕的盯着,已经第七天了,林徐成全身懒散,做不到那么卖力。

    “阿sir,这么巧啊?”车外传来声音,林徐成转头看,发现老K正喜滋滋的和他打招呼。

    “是啊,很巧”

    “最近我运气特别好,一直捡钱,感觉我马上就可以通过捡钱变成了百万富翁了。”老K对林徐成摆摆手离开。

    林徐成却突然对着窗外说话:“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跟着?”

    “啊?怎么了?”阿乐一愣,转脑袋,发现车周围没有人,他指着自己鼻尖:“林sir,你和我说话啊?”

    林徐成只是看着车窗外的空气。

    在那里,女鬼魏小蝶静静站着。

    “道长,不是我不想出现帮他”魏小蝶可怜巴巴的说道:“老K的表姐是一个道姑,法力很高的,我上一次靠近险些被她打的魂飞魄散,只好这么远远躲着了。”

    “随便你了,不过你偷别人的钱给他也不是长久之计。”

    “我正在想其他方法帮他改善生活”魏小蝶如犯错的孩子低着头自我检讨。

    “嗯”林徐成挤出鼻音,闭上眼假寐。

    “道长,再见”魏小蝶轻飘飘的跟上了老K。

    ……………………

    ………………

    “一直捡钱啊,我运气这么好,不如去赌马?”老K摸着自己鼓鼓的口袋。

    一个下午,他就捡了足有七八千块,简直比出去偷钱包还快。

    “果然还是机场这种人多的地方捡钱方便。”

    老K猛的一脚踩在地上,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才佯装系鞋带蹲下,将脚底踩着的钞票拿起来。

    他捡钱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

    这份赚大钱的工作,终于在天黑时,老K弯腰到腰酸背痛才不得不宣布下班。

    拿着捡来的钱,老K在街角买了一份烤鸭,又买了两瓶酒,才喜滋滋的回了家。

    “表姐,来,今天我赚大钱啊,买了烤鸭和你一起吃!”

    “难得你还记得我~”赛金花发嗲接过了烤鸭:“给我,我去切~”

    厨房中,赛金花面泛桃花,目含春水,仿佛眼前的烤鸭是老K亲手给她戴上的婚戒。

    赛金花磨磨蹭蹭切好了烤鸭,端着盘子走出来,嘴里说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这种生活,就好像夫妻一样啊……你怎么来了!”

    她放下盘子,看着坐在老K身边的女人,脸色一变。

    “怎么,不是你朋友?”老K奇怪的问。

    “朋友?我可没有鬼做朋友!”

    赛金花将烤鸭放在地上,突然转身重回自己房间。

    “锵锵锵!”她好似唱着花鼓戏,嘴里打着拍子,左手八卦镜右手桃木剑冲出来。

    镜子对着女人轻轻一晃。

    “啊!”女鬼被打飞出去。

    老K刚还想鼓掌,称赞赛金花的戏唱的不错,却突然看到身旁的女鬼被灵光打飞,吓的从椅子上跌下来:“真是鬼!”

    “我叫魏小蝶,恩人……”

    魏小蝶揉着被灵光打伤的位置:“因为你给了我三年阳寿,我才可以重获自由,我是来报恩的。”

    “魏小蝶,喂!我已经把阳寿给你了,你不用来找我啊!”老K被吓的往后钻,一直到赛金花身后才松一口气。

    早已猜到自己身份被知晓,肯定会吓到人的魏小蝶,强忍着失望解释:“我是来报恩的,不是害你的,你之前捡钱也都是我帮你,今天我来是提醒你们,有一个红衣厉鬼要来杀你们。”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红衣厉鬼?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赛金花啊!”赛金花手中八卦镜一转,灵光又要朝着魏小蝶打来,幸好魏小蝶躲闪的快,转身躲闪了。

    “表姐,她说的红衣厉鬼,会不会是阿美?”

    “谁?阿美那个贱人死了?真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啊!”赛金花惊喜道:“我要立刻焚香烧纸,谢谢列祖列宗保佑!”

    “阿美一个礼拜前给我打电话说她会自杀,不过最近我一直捡钱,没时间去找他。”

    每天沉浸在捡钱乐趣中的老K,早就把那个贱人前女友丢到脑后,忘的一干二净,此时女鬼魏小蝶一言提起,他才猛的记起来。

    “如果他真的在一个礼拜前死了,今天岂不是她的头七?”

    房间中陡然升起一阵冷风。

    一只手搭在了老K肩膀上。

    血红的长指甲,带着一股子的血腥味。

    “老K,我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