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248章 伞仙
    “啊!!!”

    “罗密欧,扫把星,你们两个搞什么鬼啊?”正凑在madam魏身旁聊天献殷情的孟超不爽的问。

    “她看得见,我看不见,那盆水是柚子水,被泼了柚子水的能看见她,我和小平头看不见”罗密欧长长一口气说完,发现所有人都茫然的看着自己。

    “扫把星,他什么意思?”金麦基抓着自己的后脑勺问道。

    扫把星指着madam魏,大声尖叫:“鬼啊!!!”

    这句话所有人都听懂了,不过无人相信。

    “别开玩笑了,madam魏怎么可能是鬼呢?”孟超摆摆手:“她是我们林警官的助手,也是我们这次训练的新教官嘛,有这么一个美人陪我们训练,简直比天堂还要舒服好吗?”

    大多数人都不相信,只有小巫婆若有所思的咬着指甲若有所思的盯着madam魏。

    小平头则依旧在旁冷笑:“哼哼,演戏?继续演啊,我看你们能演到什么时候!”

    “他们说的没错。”

    “林sir!”

    “林sir来了”

    人群开始闹哄哄。

    林徐成撑着一把纸伞走来,晚上打伞,显得无比怪异。

    “阿成……阿不,教官,这两个人家伙说madam魏是鬼啊,他们这么欺负我们的madam魏,一定要好好处罚他们!”孟超第一个打小报告。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金麦基抬手按着孟超的脸,将他推到自己身后。

    林徐成环视一周,说道:“我说扫把星和罗密欧说的没错,小蝶确实是鬼,她就是我为你们请来的教官。”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林sir,你别开玩笑了,你们的演技虽然不错,可以和周润发比一比,不过想骗我还差很多啊”小平头哈哈大笑着:“那里根本就没有人,你们演了这么久,假装有个什么madam魏,也真是辛苦你们了!”

    小平头哈哈大笑着,前一段话还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但当他说出那里根本就没有人,而且不存在madam魏时,其他人的表情变了。

    “那盆水是柚子水,没淋柚子水是看不见小蝶的”林徐成点点头解释,算是为众人的猜测给予了答案。

    有人在吞咽唾沫,咕咚声很响,

    “小蝶,自我介绍一下吧”

    林徐成举着伞,看向自己身旁的穿着警装的俊俏女鬼。

    “我叫魏小蝶,身体不好死的比较早”魏小蝶自我介绍着,说道:“我当初被一个红衣厉鬼打成重伤,险些魂飞魄散,是林道长救了我的性命,让我栖身在纸伞里……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跟在林道长身边。”

    “所以……你真是鬼?”看她表情不似作假,小巫婆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她声音中不止有恐惧,还有……兴奋和期待。

    “嗯”魏小蝶点点头:“我可以展示一下。”

    “好啊好啊,快展示!”

    魏小蝶转过身去:“等我想一下怎么展示比较好。”

    一旁,小平头还在嘟囔着:“你们演技要不要这么好啊,搞的好像真的有鬼一样……等等,如果真的有鬼,我又看不见去,岂不是说明我最安全?哈哈哈哈!”

    他上一秒还在嘟囔,下一秒就兴奋的大笑起来。

    “小平头和罗密欧还没有被柚子水泼过啊,快,抓住他们两个!”

    “不好!”小平头大感不妙,转身想跑,谁知他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咚!

    “哪里跑!”金麦基与孟超一前一后扑上来,将小平头按倒在地上。

    同时他们还大声说道:“扫把星,做得好!”

    “扫把星?”被按在地上的小平头看着距离自己足有十几米远的扫把星,不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

    “柚子水来了!”小巫婆大叫着冲过来,

    哗啦!

    不仅是小平头和罗密欧,就连金麦基和孟超也被水浇了个通透。

    “呸!呸!呸!这什么东西啊,这么臭?”

    “柚子水啊”小巫婆吐了吐舌头,将水盆丢到身后。

    “喂!女警官!”小屋中的老伯穿着拖鞋走出来:“女警官,你抢我的洗脚水做什么啊?”

    “啊?洗脚水?”几人脸色大变。

    “等等,我看见了,我看见了!”罗密欧指着林徐成的身旁,那里果然有一个穿着警装的女人背对着自己。

    小平头下意识的看过去。

    突然,女人转头。

    对着众人微微一笑。

    她嘴角的裂口一直扯到耳边,微微一笑,笑容狰狞!

    “小平头,小平头你怎么了?”孟超看着昏倒的小平头大惊。

    “喂,罗密欧?”扫把星也蹲下身,摇晃着罗密欧的身体。

    “道长,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魏小蝶眨巴着眼,委屈的对林徐成问道。

    “你做的很好”林徐成松开手,让魏小蝶接过纸伞。

    他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小蝶就是鬼,既然你们已经见过鬼了,我们立刻可以开始第二课,捉鬼!”

    “用什么捉啊,林sir?”

    “从玄学方面讲,魂魄非常轻,经受不住狂风和法术,用科学的方面讲,鬼其实是电波,非常害怕电器,电流等,我们的捉鬼装备就是结合科学与玄学。”

    他拿出了一个吸尘器,上面贴着四五张黄纸符。

    “每人一件,今晚捉到小蝶就可以下班休息,不然就要抓到天亮,还有……小蝶,你说吧”林徐成对着魏小蝶点点头。

    “嗯”

    魏小蝶举着纸伞,往前走了两步。

    距离近的胡芬妮和小巫婆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与她保持着距离。

    “大家千万不要往东边和北边跑,那边住着的鬼脾气很差的,当心被他们缠住,还有,千万不要对这里的朋友不敬,他们虽然很好说话,但是如果你们惹到他们,他们可能会纠缠你一辈子。”

    “madam……madam魏……”小平头颤巍巍的举手:“你是说……这里的有很多鬼?”

    “这里是坟地,就像人类的公寓,当然有很多鬼了”魏小蝶理所当然的点头。

    “好了,先实战,明天白天再讲理论战术”林徐成招招手说道:“2002部队,第一次抓鬼行动,开始!”

    ………………………………………………………………………………

    ……………………………………………………………………

    夜色正浓。

    珍妮解下身上的红色披风,走进了化妆间。

    “珍妮,辛苦了~”

    “大家都很辛苦”珍妮摇摇头,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带妆坐在镜子前仔细研读剧本。

    “徐大哥,你不需要休息两天吗?我和导演也聊过了,他说你的戏份可以到最后再拍,一些镜头可以用替身的。”

    徐乐民听到声音,双眼缓缓从剧本上挪开,看向了珍妮:“没事的,而且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私事就耽误电影的拍摄,这部片子凝聚了大家的心血……而且我是那种只要一工作起来,就会忘掉一切的人,说不定这样会舒服些。”

    “但是……”

    老婆刚死,就让别人来工作,珍妮依旧觉得不妥。

    “珍妮,到你了!”远处传来副导演的喊声:“拍完这场打戏,接着文戏~”

    “噢,来了!”珍妮快速披上红色披风,快步跑着冲过去。

    “徐哥,你老婆死了,我怎么看你一点也不难过啊?”有个演员正巧坐在徐乐民身边整理妆容,他见徐乐民脸上并不难过,不由问道。

    “老婆如衣服,既然衣服坏了就换一件喽,而且我现在重获自由,高兴都来不及啊”徐乐民笑着说道:“哪里还有时间难过?”

    “我们和你就不一样喽”那演员摇头:“我现在连老婆都没有,如果有一个老婆能够一直缠着我,粘着我啊,我说什么都不会换这件衣服的。”

    “呵呵”

    徐乐民摇摇头:“你还年轻,等你结婚之后你就会想着离婚了。”

    “是吗?”对方显然不相信。

    谈话也随着副导演的喊声戛然而止。

    酥皮鸭腿的香味传来,徐乐民转过头:“贡叔,又来送餐啊?每天这么晚都要麻烦你……不如你请个腿脚灵活的小伙子啊,免得自己劳累。”

    贡叔一瞪眼:“我身体还硬朗着呢,而且现在年轻人毛毛躁躁的,把鸭腿饭交给他们,说不定送到这里就只剩米饭,没有鸭腿了”

    “哈哈”徐乐民笑着摇头:“贡叔,别对年轻人有偏见。”

    “不是偏见啊,我就看见那群年轻人,每天扛着录音机在广场上跳舞……跳的都是什么?迪斯科不够他们跳吗?不像我们年龄大的人稳重,我们年龄大的人就绝对不会做这种事”贡叔哼着说道。

    “年轻人嘛,他们只顾着想自己,当然不会考虑别人感受了,等他们到贡叔你这个年纪……最多2020年嘛,他们就不会再跳了。”

    “徐先生,听说你妻子……”贡叔长叹一口气:“节哀顺变吧”

    “多吃贡叔你的鸭腿饭,我就没那么伤心了”徐乐民开着玩笑。

    看贡叔离开的身影,徐乐民耸一耸肩:“有什么好节哀顺变的?我不是自由了吗?”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