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214章 马来西亚鬼老太婆
    马桂彬站在林徐成身后,

    他看着林徐成低头沉思的表情,心中一动。

    那堪称“精准”的第六感认定了林徐成肯定知道什么,

    联想林徐成让自己到赤柱调查,眼前的尸体似乎早就在林徐成的“计划”里。

    砰砰砰!

    敲门声急促。

    “报告!”

    站在门口的女警往里伸脖子,当她看到床上躺着蒙着白布的尸体时,脖子下意识一缩,微微往后退了半步。

    林徐成听着声音转头,看到来人之后更觉得一阵头疼。

    自带光环的扫把星,就是林sir也要躲着走的角色。

    “林sir,陈sir说你回来工作肯定是痊愈了,让我过来继续跟着你做事。”她高兴的说道,脚尖翘起。

    “陈sir有没有吩咐老马?”他看向自己的搭档。

    第六感告诉马桂彬,现在林徐成脑袋里肯定有一套危及自己小命的危险想法。

    “陈sir说,会调马sir和反黑组联合查案,好像最近我们油尖旺地区来了一个狠人。”

    “行了,我自己去找陈sir谈谈”

    林徐成将白布重新盖在尸体头上,快步离开。

    扫把星又怯看一眼停尸间,缩着脖子小碎步追上林徐成高大的背影。

    “林sir人很好,应该没事……吧?”马桂彬走出太平间,反手关上门。

    但他总觉得刚才林徐成看向自己的目光非常危险。

    …………………………………………

    ………………………………

    高级督察,陈大伟办公室。

    “请进!”

    听见敲门声,陈大伟放下手中报纸,双手十指交错放在桌子上,静静等待着。

    吱嘎,门推开。

    见到来人,陈大伟脸色好转:“阿成,听说你前段时间身体出了大问题,怎么样?”

    “好多了,陈sir……”林徐成呲牙吸一口凉气:“陈sir,听说最近油尖旺一代又有人冒头?”

    陈大伟本心中早做好了准备,甚至为了回绝林徐成不和扫把星搭档,他已经准备了两张草稿纸的台词,草稿就放在抽屉里。

    但林徐成的问题反而让他一愣。

    不是关于扫把星的。

    “……对,大哥雄”陈大伟反应过来,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心:“这家伙手下有不少打手,本领很高,而且下手很果断,听说他对自己手下人也非常狠。以前他在新界混的,最近来了我们这里。”

    “不能直接抓人?”林徐成轻轻皱着眉头问。

    现在油尖旺一带,黑商人邓理杨被林徐成干掉,大佬坤因为一连串问题死在泰国,走私犯杨威被林徐成抓住。

    唯一林徐成动不了的黑帮大佬法兰西,最近也很安静。

    油尖旺已经渐渐重回警方手中掌控,此时突然来一个无法无天的大哥雄,不是好事。

    强龙入海,必定要掀起大风浪!

    “没办法抓,没人看见他杀人”陈大伟无奈说道:“我们没有证据,甚至找不到尸体。”

    “又一个法兰西!”

    尖东皇帝法兰西就是明目张胆的犯罪,上对英国佬的疏通,下又交贡,在外还把自己营造成好市民,成功商人。

    很多警察都知道法兰西的那些脏事,但没有一个人能动法兰西。

    “怎么,你突然对这件事感兴趣?”陈大伟有些奇怪看着林徐成:“这个案子主要是反黑组负责,你和扫把星搭档,空出来老马一个人,我就顺便把老马调到反黑组做事。”

    陈大伟脸不变色,好像只是普通的人员调换。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老马”

    “为老马?”

    “我还有案子没查清楚,需要人手,所以我想让老马继续和我跟进。”

    “案子,什么案子?你的案子不是全结案了?”陈大伟疑惑的问,他身为林徐成的直属上司,自然清楚林徐成最近的任务。

    “是和madam胡合作。”

    “哦,霸王花啊~”

    陈大伟难办的挠挠头,他虽然是高级督察,官职上比爱丽斯·胡高一个级别,但他们双方的职权却不同,对方全权负责带领全港最精锐的两个部队之一的霸王花,他也要给对方些面子。

    而且……林徐成和胡督察两人的事情,可在警署中闹的沸沸扬扬的。

    陈大伟大可一句话否决,不让林徐成去帮忙。

    但他似乎没准备这么做。

    陈大伟抬着食指,“嗒”“嗒”“嗒”的敲着桌面,停顿了有两秒钟才说道:“这个案子老马也帮不上忙,既然你要用人,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多谢陈sir!”

    林徐成敬礼,说道:“陈sir,我先出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马了”

    “好,去吧”

    砰!

    办公室门关上,陈大伟往后仰身,靠着椅背。

    他拉开抽屉,将早早准备好的草稿纸拿出来,奇怪道:“一个字都没用上?这么简单就答应了,难道他前段时间不是躲着扫把星,是真的生病了?”

    就在陈大伟督察陷入怀疑时,林徐成已经走到马桂彬身边,并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他。

    从刚开始扫把星直言是陈大伟让她来的,林徐成就知道陈大伟肯定做好了准备,必定会用打太极的手法拒绝他的要求。

    既然如此,那就再托一个人下水。

    ………………………………

    三人走出了警署。

    扫把星完全成了林徐成的“跟屁虫”,跟在他身后根本不必担心会走丢,反而是马桂彬一脸的“我真倒霉”。

    他强烈的第六感,每分每秒都在提醒他,只要和这个女人靠的近一点,就一定会倒霉!

    “林sir,我们去哪里?”扫把星问道。

    “去便利店,天气这么热,喝冷饮降暑啊。”

    林徐成理所当然的说着。

    他们从警署走出,过马路朝着最近的便利店走过去。

    推开便利店大门,感受到空调风吹来,他舒坦的吐了口气,对着身后两人说道:“我请客,喝什么?”

    “林sir,你不是说,霸王花找你帮忙?”

    马桂彬还记着林徐成把自己拖下水的理由。

    “哦,对”

    林徐成已经拿着灌汽水走到柜台,掏钱付账。

    咕咚咕咚~

    冰凉的汽水顺着喉咙,跟着林徐成的喉结蠕动,流入他喉咙里。

    “哈~”

    他舒服的长吐一口气,在马桂彬迫不及待的表情中,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我拒绝了。”

    “什么?”马桂彬喉咙被噎住,话也堵着吐不出。

    “我说,霸王花虽然找我一起查案,但是我拒绝了。”

    马桂彬本就有牛眼大的双眼瞪的滴流圆。

    他伸舌头用唾沫润着自己干涩的嘴唇,声音干哑:“陈sir呢,他知道吗?”

    “他知道一半”

    林徐成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零钱,头也不抬的清点着。

    “哪一半?”

    “前半段。”他平淡说道。

    钱放回口袋后,林徐成随手将一瓶汽水递给马桂彬:“喝汽水了。”

    “谢谢林sir”马桂彬心中想生气,但对方正是自己上司兼搭档,让他软的硬的都来不了。

    一个念头升起,自己被林徐成坑了!

    林徐成知道自己没办法甩脱扫把星,所以选择了吧自己拉下水!

    马桂彬一震头痛。

    此时,马桂彬完美的体验到林徐成与陈大伟一起时的心情。

    ……………………

    “快十二点了……”

    林徐成抬起手腕上的表瞄了一眼,非常严肃的说道:“走吧,今天我们还有任务。”

    “任务!”第一个兴奋的只可能是扫把星。

    就是马桂彬听到有任务,也翘起头。

    跟着林sir就会碰到大案子,这可是全警署公认的!

    “欢迎下次光临~”

    随着便利店员工的声音传来,三人推开门走出便利店。

    推开门,一脚踏出。

    没了空调冲刷去身体体表的高温,三人同时打了个哆嗦。

    炎热的天气叫人深刻明白,什么叫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正巧,一辆计程车停在便利店门口。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藏青灰袍子的老太婆,满脸痤疮。

    她怀中抱着个布包裹,走路偷偷摸摸,好像小偷刚得手正走在大街上,唯恐被人发现自己异常。

    街上刮起东南风,

    一股怪味从老太婆那边吹到林徐成脸前来。

    他鼻子轻轻抽动,脸色顿时大变。

    “好浓郁的鬼味!”

    只有在泰国遇到的那个女鬼飘红,才有这份气息。

    “阿婆!先等等!”林徐成高声喊着,快步走向老太婆,同时他从怀中掏出自己的证件:“我是警察,能不能聊两句?”

    马桂彬与扫把星疑惑的对视一眼,愣神了一阵子,他们才反应过来快步走到林徐成身后。

    不知道林徐成突然为什么找一个丑老太太的麻烦。

    靠的近了,林徐成能确认眼前的老太婆是人,但鬼味也是从她身上发出的。

    这个老太婆应当经常与恶鬼同居。

    “阿婆,哪里人啊?有没有证件?”

    “我是马来西亚人”老太婆将自己证件递给林徐成“来这里探亲的。”

    “探亲啊”林徐成看了两眼证件,看不出问题,便递给了马桂彬。

    马桂彬对着林徐成点头,确认了证件没有问题。

    “阿婆,不如我送你?你年龄大在街上走很危险的。”林徐成说道。

    “不,不用……”老太婆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个警察纠缠上。

    “姑妈!”喊声突然从原传来。

    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男人快速跑来,搀扶着老太婆:“我来晚了,家里正在处理事情。”

    对方冲着林徐成笑了笑,从他手中抢走了证件,快速离去。

    “马来西亚,有意思了……”

    林徐成转头,却发现马桂彬正盯着刚才那个戴眼镜男人的背影。

    “怎么,你认识?”

    “他是大哥雄的手下,我见过他”马桂彬说道:“这个老太婆,可能是大哥雄请来的。”

    与一个全身带鬼味的老太婆来往,

    可能会动用鬼神,对方真的是百无禁忌,难怪陈大伟会焦躁头疼。

    “这个大哥雄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