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209章 姻缘路
    深夜,摩托车竞速pk赛正式开始。

    已经被摩托车党们自发封闭的路段起点,人群欢呼。

    骑手们推车从大排档旁走过,惊起一阵的尖叫声。

    “哪个是哪个啊?”人群中,穿着红裙子的小云脑袋挤出来问道:“不是说这里有个很靓仔的男人?”

    旁边穿着比基尼文胸,饱满胸口纹着一朵黑色玫瑰的女人叼着棒棒糖,说道:“小云,这么快就换目标了?”

    “就是啊,车技好不就好了?”一旁染着一缕黄毛,穿带铁钉皮夹克的瘦猴色眯眯的双眼打量着小云。

    “你的身板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很虚吧”小云不爽的回绝。

    在小云身旁,胸口纹黑玫瑰的女人抬手捏着棒棒糖,指着远方一个背影:“看到了吗,就是那个,听说以前是什么……电台的主持人?听说他朋友全死了,所以来玩飙车,很猛的!”

    听到很猛,小云下意识看了眼对方的胸口,然后问道:“你试过?”

    “你知道我不喜欢那款的嘛,我喜欢史泰龙那种硬汉。”

    “咦~”小云对其兴趣爱好无法理解。

    “走吧”胸口纹黑玫瑰的女人将棒棒糖含进嘴里,牙齿用力咬。

    咔吧、咔吧——

    糖被咬碎,只有棒被抽出来随手丢在地上。

    “去终点?”

    “还有十几分钟他们就要开车了,我们先过去,不然等你想下手的时候,别人早就一窝蜂的冲上去,喝汤都轮不到啊。”

    “我没你说的那么饥渴啦,我就是想认识认识,交个朋友。”

    “交个屁朋友,别像我老妈那么封建好不好,现在是二十世纪啊!”胸口纹着黑玫瑰的女人伸手抓住小云手腕,拉扯着她坐上一辆摩托车。

    两人戴好头盔。

    引擎“嗡”“嗡”轰鸣,两人消失在夜色中。

    ………………………………………………

    ……………………………………

    “番茄,长发……”

    探仔跨坐在车上,双手捧着头盔,怔怔的出神。

    想起自己朋友死的古怪,而且都与“鬼”有关。

    他深吸一口气,带上头盔,接上下巴的暗扣。

    “准备!”

    穿热裤,扭腰的女人带着全场所有凶性的侵略性的目光,来到道路正中心。

    双手举起旗子。

    猛的下挥!

    嗡——

    嗡嗡——

    引擎爆轰,一辆辆机车离弦之箭般飞出。

    飞驰的速度暂时让探仔忘记了自己心中的恐惧,他不停的加快,任由道路两旁的景色在自己的眼前飞速倒退。

    驶离商业街道,公路开始蜿蜒。

    路灯从几十米一个,变成了相隔百米一个,有时在过弯的时候才有一个路灯引路。

    但更糟糕的情况是路灯年久失修,整条路除了摩托车的车灯勉强照亮前路外,眼前百分之八十景色还是漆黑一片。

    ………………………………

    吭哧~

    咚——

    先发车上路的小云两人停下来。

    摩托车烟筒喷着黑烟,车却一动不动。

    “好像抛锚了……”纹着黑玫瑰的女人有点尴尬,她转身下车,对着小云说道:“你去前面那个路牌,就是有路灯的那个地下拦一辆车就,让他们过来帮忙。”

    “他们在比赛中,会理我们?”小云不自信。

    “放心吧,你这么靓,他们肯定抢着帮你。”

    “那我过去看看”小云朝着被路灯照亮的路牌走去。

    后面传来叮嘱声:“别自己搭车把我丢在这里啊!”

    “放心吧”小云回应道。

    她走到了路牌下,仰头看了一眼。

    “姻缘路?”

    嗡——!!

    前面弯道,一辆摩托车几乎是贴地飞行般驶来。

    小云惊喜的刚想招手求救。

    砰!

    对方非但没有停下,或者拐弯离开,而是径直撞上了小云!

    她的意识飞舞升空,思绪似乎也已停止。

    高高抛起三米多高后,她骨碌着顺坡滚下。

    在意识漆黑的瞬间,她看到了一双布鞋,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

    “还差一个男人……”

    …………………………………………………………

    ………………………………………………

    探仔双手抓着几乎要漂移飞出的摩托车,双臂肌肉抽搐着忍受想要逃脱自己掌控的冲击力。

    眼前景色一变再变,在他身后,那些摩托车甚至够不到他的车尾气。

    漆黑的夜似乎有独到的影响,探仔眼前不停闪现出长发,番茄的脸。

    强气流拍打着脸,影响了探仔的大脑思考。

    前方一个红衣身影突然出现,红色的长裙,红色的高跟鞋,脖子上系着一根红色的丝带。

    “鬼!”

    探仔几乎在一瞬间认定这是幻觉,他提升了车速撞上去。

    吱——

    急刹车。

    他在左脚踩在地上,摩托车急刹的惯性险些将他拽飞出去。

    事后他才后悔。

    “说不定那不是鬼,那是个真人?”

    他心脏砰砰狂跳,但左右都搜寻不到人影。

    “说不定真的碰到鬼了!”

    探仔深吸气,再次启动摩托车离开。

    胸口纹着黑玫瑰纹身的女人左等右等,看着一辆辆车从自己眼前穿过,甚至还有人拉着两个女伴,心中十分羡慕。

    “靓女,等人啊?”穿着皮夹克,露出肌肉胸脯的男人停在她面前。

    “要不要一起兜风?”

    “你不跑第一?”

    “如果能和你这么漂亮的靓女一起兜风,跑倒数第一我也心甘情愿啊。”对方毫不掩饰自己看向那纹着黑玫瑰胸口的贪婪目光。

    “她肯定是坐别人的车去开房了”纹黑玫瑰的女人心中暗道。

    她对着男人说道:“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兜风,但是我的车抛锚了。”

    “这个简单,我帮你修。”

    对方只是轻松的鼓捣两下,摩托车再次启动,一男一女开车离开。

    “姻缘路”路牌下。

    盲眼老太颤巍巍爬上来。

    她左手捧着一尊欢喜佛小铜像。

    “你说的,再要一男一女就不再纠缠我们母子,还会让我儿子的魂魄回到我身边!”

    “嘿嘿嘿嘿嘿~”

    漆黑的公路,老太婆的笑声带着路灯忽明忽暗,很是渗人。

    ……………………………………………………

    …………………………………………

    天亮,探仔从床上醒来。

    猛的坐起。

    红色身影已经在梦中纠缠了他一整夜。

    “那是不是人?”

    他依旧怀疑自己撞死了人,但昨晚的一切似乎有在说明他只是碰上了幻觉。

    浑浑噩噩的吃完早饭,探仔索性坐在早餐店门口看电视机。

    “周警官,请问您可不可以详细的说说在面对国际性走私团队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林徐成督察”电视上的周警官说道:“林徐成督察独身一人潜入船厂,并且引诱了交易双方火拼,我们则是等待他们鹬蚌相争之后,再行动,最后以零子弹的损耗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怎么没看到林徐成督察?据说他是这场国际走私案的主角。”

    “林徐成警官在那场战斗中……负伤,对他在战斗中负伤了,所以这次无法出席。”

    电视采访还在继续,探仔忍不住的抬头对身旁食客问道:“这不是以前的新闻采访,怎么电视机不放最近的?”

    “不放这个,那放什么?”食客反问道:“最近林徐成督察,抓住过国际恐怖分子,杀过黑帮大佬,破了走私案,甚至自己一个人到澳门抓了泰国赌王乃猜,还有人敢犯罪吗?”

    “呃,难道昨天晚上没有什么新闻?”

    “昨天晚上?”食客奇怪的看着探仔:“有新闻肯定会登报上电视的,你是不是对我们最近生活变好感觉很不爽啊?”

    “不是,不是,没有!”

    “我认得他的声音,他是那个晚上讲鬼故事,吓的孩子不敢睡觉的那个人,他的声音很有磁性的!”

    探仔看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出于心虚,付了钱后拔腿逃跑。

    “呼!呼!呼!”

    他靠着墙,粗喘气。

    犹豫着,他走向了公共电话亭,投一枚币。

    瞪了有几分,电话打通。

    “林sir,我是探仔。”

    电话那头的林徐成听着好像还没睡醒:“探仔,怎么了?”

    “我昨天在那条路上比赛,得了第一,就是我们白天险些相撞的地方。”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几分钟后,

    “……呼噜”

    听着睡觉打呼噜声,探仔再难以等待:“林sir?”

    他又问了一句。

    这时,电话那头有个带着活力的女人声音接听。

    像是可爱类型,但声音听着十分缥缈。

    “信号不好?”探仔拉着电话听筒,甩了甩:“喂?”

    这次他终于听清了那边的声音。

    “他这段时间很累,没能睡好,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转告他。”

    “没有,我就是想告诉林sir,我跑了第一。”

    “恭喜你啊。”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探仔问道。

    “叫我嘉嘉就可以了,等他醒过来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他的。”

    “谢谢……对了,如果,如果林sir有急事找我,让他一定call我!”

    “放心吧,等他睡醒我会告诉他的。”

    电话挂断。

    探仔看着电话听筒,疑惑:“难道我昨晚真的只是撞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