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92章 龙婆烧纸
    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殡仪馆门前。

    扛着纸人,纸马,奈何桥,冥币黄纸等物的工作人员,正往大火炉里丢,

    待最后一份烧完,工作人员拍拍手离开。

    “叩叩~”

    手指轻轻敲动车窗。

    盯的两眼发昏的马桂彬听见敲车门声,立刻打开锁。

    咔,车门解锁。

    “有什么情况?”

    林徐成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将便利袋递给副驾驶的马桂彬。

    “鸡蛋三明治?冷咖啡,多谢啊林sir”马桂彬不客气的拿出两份,便利袋中只剩下一罐可乐,一包烟。

    马桂彬说着自己盯出的结果:“受害者的家人行动很快,今天就火化,他们好像准备移民,东西烧了很多,但是没看到那个老太婆。”

    “嗯,发生这种事,换成谁也不愿意再留在这里了”林徐成拉开拉环,咕咚咚喝着可乐。

    结果也不出他所料。

    “哈~!这天气还是喝冰镇饮料舒服啊。”林徐成舒坦的吐气。

    “林sir,你说这是不是普通的自杀案?还是因为有鬼?”

    马桂彬虽然和林徐成第一次见面时见过鬼,但是那鬼就被林徐成一巴掌打的魂飞魄散,他甚至认为是自己眼花。

    这次案子四处透露这诡异,让马桂彬不得不往“鬼”的身上牵扯。

    在面对鬼时,他对自己的第六感很没信心。

    “当然不是鬼,如果是鬼我们还需要在这里傻等着?”

    饮料已经喝光,易拉罐在林徐成的手指下脆弱的像纸,轻松被捏扁。

    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林徐成的怪力,但每次看见马桂彬都会眉头狂跳,如果不做警察,如果不做警察他或许可以去做拳击手,或者举重冠军。

    就是继续做警察,马桂彬还是同情那些罪犯,挨上这一拳,未必比被汽车撞舒服。

    “胡sir已经下命令了,认真做事吧”林徐成明显不愿意谈的太多。

    “介意吗?”林徐成撕开了烟的包装,对马桂彬问道。

    马桂彬摇摇头“我没事的”

    啪~打火机窜出火苗,将烟点燃。

    车内传出呛人的烟味。

    车窗打开,烟散了一般。

    马桂彬看了一眼被烟雾遮住的林徐成侧脸,他有如神助的第六感也不能抓住关键。

    嘶啦~

    马桂彬撕开包装袋咬着鸡蛋三明治,第六感告诉他,林徐成肯定瞒着很多东西。

    不过正如林徐成所说的,现在他们的任务是抓住连环自杀案身后的家伙,只要和鬼无关,马桂彬就有信心抓到对方。

    月光越来越亮,抽完一支烟的林徐成也关上了车门。

    这个晚上的等待才刚刚开始。

    ……………………………………………………

    ………………………………………………

    湾仔警署。

    郭家伦坐在办公桌前,翻找着资料。

    有关去年的连环自杀案的资料,还有那本《自杀手册》,都让他感觉很不对劲。

    sugar就在警署,

    在得知郭家伦要保护她之后,她连想也不想的接受。

    “郭sir!啊!”

    是sugar的尖叫声!

    郭家伦一激灵,猛的站起来,椅子被撅倒。

    他推开门快速冲出去,却发现sugar正高兴的拿着一张纸冲过来。

    “呼,吓我一跳……”

    看sugar完好,郭家伦心里松一口气。

    夜晚警署只剩下值班的警察,不过这里仍旧能称得上这片区域最安全的地方。

    “可能是刚才看那些资料敏感了……”郭家伦心里给自己找一个解释。

    “怎么回事?”他看向罗娜。

    “她画了一幅画,想给你看看”

    罗娜对郭家伦被吓到没有一点的同情心,甚至觉得很有抱负的快感。

    “郭sir,你看!”罗娜拿着纸到郭家伦面前。

    上画着几个Q版,却惟妙惟肖的小人。

    sugar指着挨个介绍:“这个是我爷爷,我奶奶,这是我爸爸,我妈妈,还有我弟弟……他们今天说等过几天就会带我去迪士尼。”

    “画的很好嘛”郭家伦看着sugar脸上的笑容,心中怒意消除:“好好去玩玩也可以放宽心。”

    “是啊,我们全家已经有很久这么聚在一起了”sugar笑的很幸福。

    突然,郭家伦鼻子抽动:“阿娜,你有没有闻到什么?”

    “味道怪怪的”罗娜也点头:“可能是下水道堵了吧。”

    “下水道还没疏通吗?我们这是是警署……这群家伙还真不给警察面子”郭家伦想生气,最后却变成无奈的叹气。

    “哈欠,郭sir,我好困啊~”sugar伸懒腰,打着哈欠。

    “去我办公室休息吧”

    “好耶~!”sugar突然又有了精神,发现郭家伦目光转过来,她立即捂住嘴再佯装打哈欠。

    “走吧”郭家伦无奈。

    “我一直想到郭sir的办公室里看看,督察的办公室还没进过呢。”

    郭家伦推开门,侧身让sugar进去:“有一张沙发,我要继续看资料,你在这里先躺一会儿吧。如果林sir那边今晚能解决,明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sugar趴在沙发上,身体陷进柔软沙发里:“林sir啊,他力气很大的”

    每每想起自己跳楼,却被林徐成冲出来抓住,sugar都感觉自己好像在电影世界里一样经历了奇幻的一天。

    “力气大只是一方面,他真正厉害的是破案方面”郭家伦放下刚拿起来的资料:“林sir只毕业一年,就破获了许多大案子,被誉为我们警界新星啊。”

    “警界新星,我怎么没听过?”

    “你平时不看报纸喽”郭家伦再次拿起资料翻看。

    “人倒是挺有安全感的,不过~~”sugar拉着长腔。

    “不过什么?”

    “不过没有郭sir你长的靓啊。”

    “是吗?”郭家伦有些自豪的蹭着鼻子。

    他今天碰到林徐成后可就被比惨了,对方是二十多岁的警界新星,自己是三十多岁老资历警察,“熬”到的现在。

    每次看到对方都会让他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sugar这句话给了他很大的自信。

    ………………………………………………

    ……………………………………

    “阿嚏!”

    殡仪馆前黑车里,

    林徐成猛打了个喷嚏。

    他猛吸鼻子:“最近感冒了?”

    以他的修为和身体素质,虽说不能寒暑不侵,但基本上也告别了感冒。

    “必须再多搞点经验,很久没有提升了”

    上次灭掉女鬼小倩得到的经验,也只是让他提升了一小部分,如果想让他从一大步过渡到第二大步,至少也要100个僵尸家族,或者红衣厉鬼阿美,换算成小倩,保守估计也要500个。

    这世上遍地都是鬼,林徐成也想杀个痛快。

    但世上还有鬼差,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鬼差索命中逃出来,当然不愿意再触鬼差的霉头。

    “林sir!”马桂彬突然指着前面。

    漆黑的天,只有还未熄灭的活路燃烧着火焰。

    在那里,有个老太婆正拿着燃烧的黄纸。

    “快!过去看看!”

    林徐成推开门,迅速往前冲。

    马桂彬也立即推门跟上林徐成,但他很快发现,林徐成的奔跑速度太快,几秒钟的时间就拉开了五十多米。

    靠的越近,林徐成就越能肯定,对方就是龙婆!

    就在这时,

    嗡……

    一辆殡仪馆汽车驶过,挡在了林徐成与龙婆之间。

    一秒钟后,车驶离,有着与龙婆背影相似的老太婆也失去了踪影。

    林徐成站在刚才龙婆所在的位置,转头看。

    周围空旷一片,确实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哈!哈!哈!”马桂彬费力追上林徐成,扶着膝盖矿喘粗气。

    “林sir,人、人怎么,没了?”

    “让她跑了。”

    林徐成很遗憾,虽然没能看到对方正脸,但是结合sugar的画他百分之百敢肯定对方就是龙婆。

    最主要的是对方身上没有鬼味。

    如果有鬼能把身上鬼味掩藏如此之好,必定不会将林徐成看在眼里,更不会见他追过来就逃跑。

    “联系郭sir,告诉他我们看到了那个老太婆,青山精神病院的Pierre说的没错。”

    “哦,好”

    …………………………………………………………

    ………………………………………………

    湾仔警署,

    哔哔哔哔——

    腰间BP机狂响,郭家伦猛的抬头,见沙发上的sugar已经睡着,他站起来加快步子离开了办公室。

    警署大厅,罗娜正翻看着资料。

    见郭家伦走出来立即投上了好奇的目光。

    郭家伦拿起电话,拨通电话号码。

    “真的出现了?”郭家伦一惊。

    “好,麻烦你们了,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去青山精神病院一趟。”

    郭家伦挂断电话。

    罗娜立即追上来问:“怎么回事?”

    “是林sir他们,说在殡仪馆真的看见了那个怪老太婆。”

    “Pierre说的是真的?但是不对啊,他拿出的那张纸是另外一个人。”

    “有没有可能是同一种杀人方法,不过是换了凶手呢?”

    郭家伦提点。

    “你是说,这个自杀的案子只是用了相同的方法,但是和一年前的那个关系不大?”

    “肯定有关系,不然Pierre说的话不可能那么准确,如果Pierre能解开当年的案子,我们的案子肯定也能解开。”

    罗娜点头,认同了郭家伦的观点:“所以,Pierre才是关键!”

    “啊——!”

    办公室突然传来sugar的尖叫声,两人对视一眼立即冲回去。

    如果Pierre说过的第一件事正确,那么证人会死这句话也很有可能是真的。

    砰!

    郭家伦一脚踹开了办公室门。

    却发现sugar只是粗喘气坐在沙发上。

    “怎么回事?”罗娜立即走上前,搂住sugar。

    有了一个肩膀依靠,惊慌的sugar赶快将对方抱紧:“龙婆!是龙婆!”

    “什么?”郭家伦忙问。

    “龙婆,我画的那个老太婆,就是她!”

    “你怎么会知道她是谁?”

    “在梦里,我在梦里梦到她的!”

    sugar平缓了心情,从罗娜的怀里出来,看向郭家伦:“她在梦里给了我一本《自杀手册》,她说……啊!”她突然指着郭家伦身后尖叫:“是龙婆啊!”

    “你保护sugar!”郭家伦吩咐了罗娜一句,快速冲出门。

    警署走廊很长,却并没有人影。

    他不认为sugar在骗自己,拔出腰间手枪一步步的往前走。

    郭家伦认为自己正在面对一个未知的存在,也只有手枪会给他一点安全感。

    …………………………………………………………

    ………………………………………………

    就在郭家伦冲出办公室不久。

    “sugar,你去哪里?”

    罗娜抬手没抓住,看着sugar冲出了办公室。

    她紧跟着跑出来,但sugar的身影却彻底消失。

    平日里熟悉无比的警署,此时变成了迷宫。

    罗娜转了有几分钟,终于碰见了郭家伦。

    “没找到,恐怕让她跑了”郭家伦收起手枪:“你不是保护sugar?”

    “她突然跑出了办公室,我跟丢了。”罗娜摇摇头,表示这件事真的很超出常理。

    “先回办公室看看。”郭家伦说道。

    他们回到了办公室,依旧没有sugar的身影。

    吱呦——

    门带着沉重尖锐的声音,缓缓关上。

    郭家伦下意识转头看,双眼瞪圆。

    他悄悄拉了拉罗娜的手臂。

    “干什么?”罗娜也转头,双眼也如同郭家伦一般。

    一条白布栓脖子吊着个人,正是刚才“消失”的sugar!

    sugar脸色铁青,舌头也因脖子被勒紧吐出来。

    眼白上翻。

    自杀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吸了口气。

    “先把她放下来!”郭家伦立刻冲上去,抱住了尸体,想要把sugar的尸体放下来,罗娜也跟上来要帮忙解开上吊自杀的白布。

    只是当罗娜抬手扶着sugar的脑袋,想帮忙解开白布时,已经断气的sugar眼珠突然在眼眶中转了一圈。

    盯住了罗娜。

    罗娜胳膊上瞬间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啪!

    啪!

    她一手掐住了罗娜的脖子,另一只手掐住了郭家伦的脖子。

    死尸复活!

    郭家伦铆足了力气,锤在sugar胸口。

    sugar身体一动未动,双手依旧掐着两人的脖子,力道逐渐增大!

    “呃……”罗娜已经被掐的翻白眼,瞳孔失焦。

    “呀啊!!!”

    郭家伦费力拔出腰间手枪,对着sugar的尸体“砰砰砰砰砰砰”六枪。

    子弹奏效,两人终于挣脱了sugar堪比铁钳的双手,倒在地上粗喘着气。

    身体被血染红的sugar就如鬼般轻轻飘向两人。

    “现在怎么办?”

    “警署其他人呢?”

    两人爬起来冲到大厅,却发现警署一个人也没有。

    偌大的湾仔警署寂静的可怕,漆黑的走廊中也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因为sugar是用飘的!

    “对了,联系林sir!”

    想起林徐成那不能被称之为人类的怪力,郭家伦像是找到了救星。

    罗娜也点头“对,林sir!”

    …………………………………………………………

    ………………………………………………

    汽车正沿着路灯,缓慢行驶在回油麻地的路上。

    林徐成听着电台内的一首首歌,不满意的切换着频道。

    “让晚风轻轻吹送了落霞

    我已习惯每个傍晚去想她

    在远方的她此刻可知道

    …………”

    音乐声传出,林徐成满意的停下了切换频道的手,躺会靠背上。

    “张学友?林sir,你很喜欢听他的歌啊?”马桂彬问道。

    收音机中正播放着张学友的新歌《遥远的她》。

    “是啊,很喜欢这首歌。”他表情中也有追忆。

    “我记得他好像才刚出道吧?”马桂彬疑惑,林徐成给他的感觉,好像这首歌他已经听过这首歌十几二十年。

    但电台也说了,这是张学友刚发布的新歌。

    哔哔哔哔——

    BP机狂响,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以及他们内心各自的想法。

    “救命,湾仔警署,郭家伦”

    简短的几个字。

    “郭家伦他们那边出事了!”林徐成猛的调转方向盘。

    刚跑了龙婆让他觉得很不爽,没想到第二个机会来了。

    嗡——

    嗡——!!

    汽车猛转向,逆向行驶了一个路段,才在路口转弯。

    这激起路上一群司机骂声:“赶着投胎啊!”

    “撞死你啊,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