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77章 接连撞鬼
    啪!

    林徐成关闭了广播电台。

    他刚想说话,被一阵快速的“砰砰砰”敲打车窗声打断。

    车窗降下。

    “madam胡,好久不见啊。”林徐成看着找上门来的霸王花。

    “还真是你!”madam胡好像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本就不佳的脸色顿时发黑。

    “好高的时运!”

    在林徐成身旁的鬼妹嘉嘉惊呼一声,消失在原地。

    林徐成下意识眯眼看着madam胡,她年龄与自己相仿,却已经是霸王花女督查,高时运之下恐怕还会继续升任。

    如此一比,自己见习督察职务确实有些不够看的。

    “既然是陈sir安排你来的,别一直坐在车里。”她说着转身离去,好像多看一眼,都会被无名火填满胸腔。

    “yes,madam”林徐成推开车门,快走两步追上霸王花。

    在前面停尸房,

    阿May和凯伦就站在门口,见林徐成走来,凯伦冲他吐了吐舌头。

    四人走进了停尸房内,

    一副破损的棺材,还有地上的现场痕迹固定线,白线圈出一个趴在地上的人影。

    狭窄的停尸房,也只有这些有限的信息。

    “一群贼偷了这里,但还有一个人死了,法医检查结果,心脏麻痹骤停死亡”早在此等候,维护现场的军装警汇报着情况。

    “还有呢,那个家伙什么身份?”

    “有案底,惯犯,多次因为手脚不干净进警署喝茶,但是从没做过这么大的案子”

    “棺材里的尸体呢?还有没有其他东西?我需要资料。”

    madam胡近乎审讯的了解案情方式,将军装警压的抬不起头。

    “尸体消失了”军装警也摸不清头脑:“资料在警署,我马上联系伙计送过来”

    林徐成也真履行了“看客”的职务,牢记自己的职责,乖乖跟在三位霸王花身后,不多言一句。

    他的兴趣更多的在棺材里,古董,棺材也是古董。

    而且比起偷盗的小贼,他更大的兴趣是消失的尸体。

    只是停尸房本就阴气很重,很难看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madam胡摇摇头:“明天吧,今天收工,明天再查!”

    “可以下班了?”林徐成高兴的问。

    “林督察,我希望你能正视这次行动!这牵扯到由大陆到港的走私案件。”

    “放心,madam!”

    林徐成敬礼,挺胸抬头道:“我一定抛头颅洒热血,帮助各位madam找回古董!”

    他的言下之意,案子你们办,让我安心打酱油吧。

    madam胡瞪了他一眼:“阿May,凯伦,收队!”

    “是!”

    “是!”

    两位霸王花敬礼,先后跟着胡督察离开。

    “madam”林徐成伸手,抓住了最后一位的凯伦。

    “做什么?”凯伦警惕的看着林徐成,上次的发骚咒让她对林徐成保留警惕,也有好奇,毕竟法术可不一般。

    “madam胡,本名叫什么?”

    “你不是真想泡她吧?”

    “不敢不敢”林徐成只说着不敢,却没说是不敢做什么。

    凯伦小声说道:“爱丽斯!……别说我说的哦,不然我肯定要被收拾了。”

    “放心吧,有空一起喝茶。”林徐成下意识说了句,请人吃饭喝茶,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

    谁知凯伦却“噔噔噔”后退了三步,戒备的看着他:“难道你想泡我?”

    “madam,你绝对想多了。”

    “哼!”凯伦大跨步离开,谁也不知她刚才突然冷哼是什么意思。

    “你说,霸王花,和女人,是不是构造不一样?”林徐成转身叉着腰,对身旁军装警问道。

    “报告林sir,不清楚。”

    “我和你说这个干什么”他摇摇头,转身离去。

    车上,

    “他走了吗?”madam胡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着问道。

    “madam,已经离开了!”凯伦打开车窗,看着林徐成驾车离开,甚至抬手与自己打招呼,她嘴角一抽,问道:“我们真的收队?”

    “madam肯定想先把那个家伙支走。”驾驶座上的阿May说道。

    madam胡猛然睁开双眼,说道:“去威鹏船务厂!”

    “调查杨威?!”阿May惊喜的启动汽车。

    “madam,你说那个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升职?”凯伦挠头不解的问道。

    “肯定是走关系喽”驾驶座的阿May换挡提速:“看他懒懒散散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没有办案的能耐。”

    “阿May,这次你说错了,他能力其实很强”

    madam胡说道:“前段时间,他一个人击杀了国际逃犯泰国赌王乃猜,以及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黑帮打手,早在这之前国际刑警曾经对乃猜进行过抓捕,但是被乃猜跑了,他能升职也是因为这件事。”

    “这么厉害?”阿May不信道。

    “madam,你还特意关注他的信息?”凯伦问道。

    “我,我只是碰巧看报纸,在报纸上了解到的。”madam胡解释着。

    “……噢~”

    两人意味深长的“噢”着,闭上了嘴。

    ……………………………………………………

    …………………………………………

    林徐成开着车,沿着没有路灯的夜街缓慢前行。

    他对案子的兴趣止步于三位霸王花,胡督察的意思很明确,不想让他插手,最近累急的林徐成正好有个偷闲的机会。

    嘟嘟嘟,

    手提电话响动。

    “哪位?”他随手接听了电话,板砖般的大哥大抗在耳边,颇有健身的功效。

    “妹夫!”

    第一句就让林徐成听出了对方身份。

    他也懒得纠正。

    “龙哥,有事?”

    “很激烈啊!”陈百龙那边听上去很吵,有大呼声和惨叫声。

    “林sir,救命啊!”

    “该死,这群混蛋!”

    啪!还有玻璃碎裂的声音。

    “什么情况?”

    “酒吧,我们在酒吧,但是发生了点意外!你再不来我们全都要死了!”陈百龙哀嚎着。

    “我帮你们联系蓝帽子”

    “不用,不用!”陈百龙立即阻止他:“我们只是败给了几个混蛋,不适合拔枪的,你自己来就好了。”

    “……好”

    电话挂断,林徐成调转方向,向着陈百龙给出的地址驶去。

    他有些怀疑:“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

    ………………………………………………

    ……………………………………

    兼夜场的酒吧,

    气氛热切又火爆,带着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气氛。

    林徐成高大的身影刚进入,立即成了个扭着腰的女人的目标。

    “麻烦让让”林徐成下意识瞥一眼那对大波,不过看到对方脸时毫无兴趣,无情的侧身躲过搂抱。

    “切,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电影明星么?”女人不爽的朝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

    正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也刚进门,

    虽然身材没刚才那位强壮高大,但是很有型。

    她双眼闪光,立即凑上去。

    “滚开!”有型的男人完全没林徐成的礼貌,冷声呵斥着。

    在他身后有小弟走过来,将女人推开。

    “老娘尖沙咀一支花,送上门都没人干?”女人不爽了。

    “我干,我干啊”身旁有个地中海悄悄凑过来。

    “你?”女人转身望着搭话的矮骡子:“自己吃自己喽。”

    说完骄傲的一甩头,再次扭进人群中,舒展着自己的曲线,继续吸引一群人喷火的目光。

    角落中,

    林徐成终于找到了陈百龙,围坐在一张茶几前,还有曹查理,金麦基,孟超,周发等诸多警察,七八个人挤在一起。

    “妹夫,你终于来了!”

    陈百龙见到林徐成,惊喜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臂,将他拽到桌前。

    “龙哥,什么情况?”

    “这群混蛋想灌醉我,我已经受不了了,他们说可以找你替酒的”

    “你找我来就是喝酒?”

    陈百龙理所当然道:“难道不骗你,你会来吗?”

    “说的也是”

    其他人立即拿起酒杯,齐声高呼:“敬林sir,多谢林sir请客饮酒!”

    看着周发,金麦基,曹查理等人表情暧昧,林徐成总算搞清楚了自己的真正作用。

    “想让我请客也不是不可以”

    他拿起桌上酒瓶:“把我喝到桌子底下,我请客,否则的话……你们请客!”

    “我们八个人啊,之前只是开胃喝了两瓶,嘿嘿嘿,妹夫你完蛋了!”

    ………………………………………………

    ……………………………………

    同一夜,

    “JoJo,早点睡,别熬夜了”

    白胡子老人起夜上厕所,看见还有个房间灯亮着,敲敲门说道。

    “知道了爷爷”门内传来声音。

    JoJo伸手将遮挡着自己视线的头发拢到耳后。

    她合上日记本,伸手关闭了台灯。

    起身关上窗户,

    隔着玻璃看着窗户,冷静的月光招摇在她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意味,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JoJo抬手揉着脑袋,转身躺到床上。

    司徒姑的死有些突如其来,而且曾经的地府游也让她对那个灵幻世界,抱有好奇。

    这些事折腾了她一整天,此时困意潮水一般涌来,

    她闭上眼,进入梦乡。

    …………

    狭窄的走廊。

    “呜呜呜……”小孩的哭声传来。

    JoJo下意识循着声音走去。

    在走廊尽头,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蹲在地上,捂脸哭泣。

    JoJo压着睡裙,蹲在小女孩面前:“小妹妹,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

    她伸手想抚摸小女孩的头发。

    小女孩突然停止了哭泣,慢慢抬头看着她。

    眼角,鼻子,嘴角,耳朵,有红色的液体划出,流下长痕。

    滴答!

    滴答!

    狭窄走廊中,血滴声很是清脆。

    JoJo视线下移,落在地板上,

    血液已经累积成了血泊。

    顺着小女孩下巴滴落的鲜血砸在血泊之中,炸开一团团血花。

    JoJo瞳孔剧烈收缩,恐惧狂袭而来!

    “哈!”

    她猛的睁开眼,坐起来。

    噩梦中苏醒,她已满身大汗。

    呼哧,呼哧。

    喘气声粗重。

    “还好只是梦”JoJo松了口气。

    一阵阴冷的风却轻轻捶打着她的脖颈。

    她身体猛然僵住,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在睡觉之前关上了窗户,为什么会有冷风吹?

    JoJo眼角瞥到,在自己身后有红裙子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