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76章 我伴你左右
    哔哔哔——

    BP机响动,将没精打采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林徐成唤回神。

    “我是阿乐”汉显机器上显示着几个字。

    “阿成,怎么没精打采的?”

    周发正巧走过来。

    “有新任务喽”

    “肯定又是好差事,上次你和霸王花去泰国,可让不少人眼红”周发掏出一张纸,递给林徐成:“麻烦林sir报销喽。”

    “账单?”林徐成接过周发递过来的账单瞟了一眼,瞳孔猛的一缩:“发哥,一万块,你们吃黄金了?”

    “随便吃点东西,大家一起出去玩嘛,林sir”周发抬起胳膊搂着林徐成的肩膀,亲切的说道:“我信用卡快要刷爆了。”

    “喏”

    林徐成掏出自己钱包递给周发:“我去打一通电话”

    “多谢林sir!”周发拿过钱包,板板整整的敬礼。

    他拿着手提电话,走出办公室。

    “嘟嘟”几声后,电话打通。

    “阿乐,什么事?”

    “林sir,司徒姑……司徒姑死了。”

    “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今天我跟JoJo小姐,就是我们在司徒姑家见过的那个小姐去司徒姑家。”

    阿乐那边说话很急,呼吸紊乱,听着有些喘不过气。

    “JoJo是社工,她有司徒姑家的钥匙,今天她有事要找司徒姑……”阿乐边说边回忆着:“但是,我们两个推门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客厅里放着一具棺材。”

    “房间里有一股尸体臭味,司徒姑换了寿衣,躺在棺材里!”

    “林sir,你有没有听?”阿乐发现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回复,慌了神的询问着。

    “嗯,我在听”

    林徐成停了两秒,说道:“你联系墓地,然后联系火葬场,把司徒姑葬下,钱我来出……司徒姑是阳寿已尽,生命走到终点了,记得多烧纸钱,她在地下要打牌的。”

    “……知道了,林sir”阿乐木讷的回答,好像是没想到这是真实情况。

    司徒姑阳寿已尽,林徐成自然是知道,只是想着一个人能从容接受自己该死,而且穿上寿衣躺进棺材中,这份心态也不是一般人有的。

    至少,林sir无法接受。

    他刚挂断电话,电话却又响起来。

    “哪位?”

    “林sir吗,是我,我是番茄啊。”

    “番茄?找我什么事?”

    “今天那件事,就是长毛那件事……”声音猛的压低了几个音调:“林sir,有没有方法可以救长毛,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个案子不归我管”林徐成说道:“……这样吧,我把负责这个案子的阿sir电话号码给你,你们自己聊聊。”

    “谢谢林sir!”

    挂断了电话,林徐成没有转身回办公室,而是拿着手提电话等了一阵子。

    确定没有电话他才转身走回办公室。

    “怎么最近这么忙?事情都扎堆的来?”

    想起自己要“暗中”协助霸王花,林徐成深感头疼。

    “苦差事也是一件接着一件的来”

    ……………………………………………………

    …………………………………………

    “贡丸,牛丸,鱼蛋……再来两个烧麦……”

    “小心烫手”

    “多谢”林徐成伸手接过纸碗,手指头下意识一缩。

    他笑着对着路边摊老板点头,转身回到车里。

    关上车门。

    “好吃吗?”

    副驾驶座猛然出现个声音,

    “嘉嘉?”林徐成惊讶看着突然出现的女鬼。

    “见到我这么惊讶吗?”

    “是啊”

    “我老爸说准备移民到加拿大,最近一直在买墓地。”

    “你们鬼也想着移民?”

    “97快到了嘛”

    “97?早着呢”林徐成倚着车座,仰望车顶,与大姨妈一家,以及所有急着移民的人不同,他比任何人都盼望着97到来。

    所有人都在猜测,97后自己遭遇多可怕,小道报纸上社会调查,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对97之后的前途感到迷茫。

    但对林徐成而言,那才是他熟悉的社会。

    “对鬼来说,十几年的时间,只是一眨眼”嘉嘉朝着林徐成怀里探头,抓着竹签,插起一个鱼丸,放在自己鼻子前使劲吸了口气:“咳咳,好辣啊!”

    “很辣吗?我只是加了一点点辣椒,微辣而已”

    “你的嘴是铁做的”嘉嘉将鱼丸丢回纸碗里。

    “别把吃剩的丢回来!”

    “我老爸走了,以后我没地方住了”嘉嘉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鬼女友,女朋友,该如何平衡?

    林sir的回答很简单,已经有前辈给出了处理方案,吉屋藏娇喽。

    天色渐黑,

    砰砰砰,

    敲车门声传来。

    林徐成摇下车窗。

    “我是……”探进来的头突然顿住:“怎么是你!”

    “madam,好久不见啊”

    林徐成笑眼看着探头进来的女警,霸王花凯伦。

    “不是说一位督察职和我们联系?”

    林徐成拿起自己的警员证,送到凯伦面前:“刚升职。”

    “竟然是真的?”凯伦将信将疑的拿着警员证,仔细观察着:“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这次一起行动的是哪几位madam?”

    “还是我们三个,madam胡,我,还有阿May”凯伦突然又觉得好笑:“如果让madam胡知道有你参加行动,肯定会把牙齿咬碎。”

    “不至于吧?”

    “上次回去,madam胡一人收拾了联和训练的飞虎队。”凯伦好像想起了恐怖的一幕,打了个哆嗦:“飞虎队有三个可怜虫当场住院。”

    “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我?”

    凯伦说道:“她打人的时候,嘴里喊着林徐成。”

    林徐成僵住:“你没开玩笑吧?”

    “当然没开玩笑”凯伦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指着前面的前面的路口,说道:“madam胡让我过来找你过去,前面暂时停放尸体的停尸间被窃,里面就有与我们任务目标有关的澄碧珠,不过……我看你还是不要过去了。”

    “是,我肯定不会过去的,你们有危险打信号,联系我。”林徐成抓住方向盘:“陈sir给我的任务是二十四小时等待联系,帮你们行动,我可以不参与到案子里的。”

    “我先回去了,林督察~~”凯伦自己又摇着脑袋,好像是完全想不通,为什么林徐成会晋升的这么快。

    “那个madam胡是谁?”

    一直坐在副驾驶的鬼妹嘉嘉,十分敏锐的问道。

    无论是女人,还是女鬼,都有着近乎法术神通般的第六感。

    “霸王花”

    林徐成知道再聊下去很可能出事,伸手打开了电台。

    “听音乐了。”

    “在这夜深人静的晚上,正式开始我们的惊叫一点钟。”

    惊叫一点钟!林徐成下意识停下,电台中的声音是番茄。

    “我们的惊叫热线是27499320,欢迎随时打给我们,跟我们分享你的灵异故事……现在呢,我们就来接听第一通灵异电话。”

    声音切换,变成了长毛接听电话。

    “喂,你是哪位?”长毛问道。

    “我是Anita,我跳下去了,但是找不到我男朋友。”

    “A……Anita?”电台中,长毛的声音颤颤巍巍。

    林徐成记得,资料上写着,跳楼自杀的女人好像就叫Anita。

    女人幽幽的声音却继续传来:“你教教我好不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长毛还在大吼。

    “抱歉各位,我们……现在,现在让我们听一首郑伊健的新歌,等待下一个惊叫一点钟”番茄急忙切歌。

    幽幽的歌声传来。

    “我伴你左右,怎么会是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