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75章 教唆轻生
    “公子”

    一大早,林徐成带着青头鬼陈大卫到了林正英家,迎面碰上了拿着铲子在院子里挖掘的女鬼。。

    “阿娟,我师兄呢?”

    “英叔在打坐”女鬼阿娟好奇的看着林徐成手中的玻璃杯,青头鬼抱着膝盖蜷缩在里面:“这只鬼怎么了?”

    “青头鬼,撬人家墙角”

    林徐成提起玻璃杯,青头鬼也知道自己迎不来好结果,垂头丧气。

    “哦”阿娟点点头,显然是没听懂什么叫撬墙角。

    “我自己去找师兄吧。”

    “不用了”声音先出,背着手的身影紧接着出现。

    林正英精神抖擞:“青头鬼呢?”

    “这里”

    林徐成将青头鬼递到二师兄林正英手中:“他曾经是我的上司,撬墙角虽然不该,却也轮不到魂飞魄散的地步,所以我把他带来让师兄你处置。”

    “迫害少女,与害人性命一样的可恶”

    林正英抓过玻璃杯,端详了一圈后,满意的点点头:“你的修为精进了许多。”

    “这些日子专心炼精化气,精进就在眼前。”

    “是,师兄”林徐成点头答应着。

    林正英未多看青头鬼一眼,随手将他放在了桌上后,便带着林徐成走到书房,传递他的修炼经验。

    房间中只剩下装着青头鬼陈大卫一个玻璃杯。

    他眨巴着眼看玻璃杯外的世界。

    “走了?那我岂不是自由了?”

    他鼓起气,对着头顶上的黄符猛的吹气,有一道小缝隙。

    青头鬼当即化身黑烟,借着缝隙钻出来。

    “呼!”

    落地,他大松一口气:“终于自由了,时间快到了,再找不到献身的处女,我可就遭了!”

    他两脚一抬离地,卷着阴风朝外飞,只要撞墙而过,他就能获得自由。

    “收!”

    随着正气十足的一喝,强大吸力在背后传来。

    “不是吧?”青头鬼脸色大变。

    林正英怀抱着酒坛,食指引着青头鬼飞回来。

    剑指在坛口连画四下,贴上黄符封口。

    “你如果不动小心思,我或许会超度你,让你能投胎。”

    “道长,绕我一命啊~”青头鬼声音闷在酒坛中,听不清。

    “哼!”林正英抱着酒坛,转身走向书房,镇压在神像下。

    “师兄,有你处置他我也放心了,我先走了。”

    “别忘记修炼!”林正英叮嘱道。

    “知道了”

    ………………………………

    ……………………

    “林sir,早上好”

    “早啊”

    “早上好”

    一路走过来,满是打招呼的警察。

    推开重案组办公室,

    林徐成刚迈步朝着陈大伟办公室走,一个惊慌的声音却从角落里传来:“林sir,林sir!”

    “嗯?”他转头,目光在办公室里搜索了一圈儿,最后锁定了三个人。

    “番茄?”

    “林sir,是我啊!”番茄使劲点头:“你一定要帮帮我”

    “什么情况?”

    林徐成走到正在做笔录的警察身边,拉开椅子坐下问道。

    “命案,林sir”

    “命案?”

    “不是,不是啊林sir”番茄使劲摆着手,在他身旁的两人也跟着摆手。

    林徐成伸手将口供资料拿过来,飞速浏览了一圈。

    《惊叫一点钟》,最近两天突然爆红的电台节目,番茄,长发,探仔,三人是DJ。

    这档节目之所以能迅速火爆,青春再燃烧,番茄功不可没。

    不过就在昨夜,在做节目时,他们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

    当那个女人说了自己故事……

    “我们昨天一直劝她,开导她”长发皱着脸说道:“但是她一直说自己很想念男朋友,想要再见他一面。”

    “所以,你就让她跳楼自杀?”林徐成看着口供,最后一笔正写到长毛不耐烦的叫对方跳楼去死。

    “我是被烦的”

    长发满脸后悔:“阿sir,你要相信我啊。”

    “之后呢?”林徐成转头看向番茄,和一言不发的探仔,这个案子主要是长发教唆,与两人关系不大。

    “之后我们播放了一首歌,立即结束了节目。”

    番茄肩膀内挤,缩着脖子:“就放了一首《我伴你左右》,我们真的没想到那个女人真的会听话的去自杀啊,林sir……”

    “先做记录吧”

    林徐成站起来,将口供资料交还给身旁的警察。

    三人看着林徐成推门,走进了挂着“高级督察”牌子的办公室。

    “继续说”刚才的警察接过林徐成的话头,坐下拿笔敲着桌面。

    “已经……已经说完了,sir”

    “先回去吧”警察迅速扫了两遍资料,对着三人摆手道。

    “我们可以走了?”长毛惊喜。

    “对,回家等待律师函,教唆杀人,我们准备起诉你!”

    “啊?”长毛脸色大变。

    他已经记不起自己怎么离开的警署,只是记得两个朋友一左一右架着他。

    在电台休息间,长发怔怔的出神。

    “不要这样嘛,谁也不想发生这种事的”番茄安慰着:“虽然你做了间接杀人犯,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我都懂,不过你也不用难过成这样。”

    “警方会起诉我啊”长发揉着自己脑袋。

    “好好休息,睡一觉,晚上还要做节目,那位阿sir我认识,或许能让他帮忙……至少,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我应该能得到消息。”番茄抬手,拍着长发的肩膀,但话听上去不像是安慰。

    “那还不快去!”

    长发催促着。

    “好了好了,我马上就去”

    番茄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电话:“喂,阿乐,是我啊……”

    另一边,

    一辆交通警摩托车驶过大街,停留在大楼门口。

    阿乐穿着交通警马甲,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不清楚最近发生了什么,让他从重案组发展成为一名交通警。

    手提电话突然响起,

    “喂?番茄,怎么了?”阿乐问道。

    “你知不知道林sir的号码?”

    “林sir?当然知道了”

    “告诉我,我有急事”

    阿乐脸色微变:“你不会撞鬼了吧。”

    “当然不是,是我朋友教唆轻声,间接杀人,想让林sir帮忙。”

    “等等,我待会儿给你号码,我还有事,先挂断了!”阿乐不顾番茄的反对,关掉了电话。

    “来了来了!”他盯着大楼,深呼吸两口气。

    踏踏踏,高跟鞋声先来,随后一个瘦削身影背着单肩包,迈着步子走下来。

    “JoJo!这么巧啊!”他让自己表情看上去没那么刻意,傻笑着。

    JoJo,正是在司徒姑家的女大学生。

    “阿sir~”JoJo点头,算是与阿乐打过招呼。

    “你去哪里,我载你?”阿乐指着自己的摩托车。

    “不用了,谢谢”JoJo摇头拒绝。

    她快速迈着步子离开。

    “加油,加油!”阿乐看着JoJo的背影,攥紧拳头给自己打气:“阿乐,你可以的!”

    ………………………………………………

    ……………………………………

    警署,高级督察办公室。

    咔,门被推开,

    刚放下笔,揉着太阳穴的陈大伟听声音抬头:“阿成,坐!”

    “陈sir,昨天休息的怎么样?”

    “还好吧,不过哥哥和妹妹不亲我。”陈大伟有些遗憾的摇着头。

    林徐成咧嘴笑:“可能是你长时间不在家的原因吧”

    陈大伟好像也认同了他的话:“我决定忙完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陪陪他们。”

    “应该这么做。”

    “阿成,还记得霸王花吗?”

    林徐成立即想起那三个脸蛋可以直接出道的漂亮女警。

    身材,脸蛋,都是一流。

    “看你表情我就知道,不过,虽然胡督察很漂亮,你别想着做对不起云云的事情!”

    “陈sir,我冤枉”林徐成大喊冤枉。

    “最近霸王花在调查一起国际性的走私案”陈大伟收起了玩笑,转手将资料推到林徐成面前。

    林徐成随手翻开。

    “杨威?”

    杨威,他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早期打拼起家,甚至做到了与法兰西,大佬坤三足鼎立的地步。

    三家中最弱的自然是大佬坤。

    杨威身为中间的那位,既不像大佬坤那么弱,也没有像法兰西一条路走到黑,在赚到足够的钱后,杨威洗白从商。

    传闻,杨威靠走私赚钱,但是一直没有人能找到证据。

    “又要联和查案?”林徐成放下资料,苦着脸:“陈sir,霸王花好像很不待见我,这是苦差事吧。”

    “放心吧,胡督察也点名,绝对不要你参与行动”陈大伟给林徐成一个“质问”的眼神:“在泰国,你没做什么吧?”

    “她是霸王花,我就是真的想占便宜,难道还能打得过她?”

    陈大伟听了,点点头,又摇头。

    林徐成又问:“陈sir,既然不让我参与,干什么把这件事告诉我?”

    “仔细看资料。”陈大伟说道。

    “澄碧珠……大陆的案子?”林徐成惊讶道。

    “是霸王花和大陆公安合作的案子”陈大伟重重点头:“杨威在我们油尖旺地区影响力不小,这件案子我们需要从旁辅助,你二十四小时待命帮忙。”

    “霸王花看不上我,我岂不是热脸贴冷屁股?”林徐成摊手。

    “就这么决定了”陈大伟拍桌决断道。

    “yes,sir……”林徐成有气无力的站起来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