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68章 最后一个机会
    警署,

    吱——

    审讯室门推开,陈大伟皱眉看着站在门口等待的林徐成,将手中审讯报告递过去:“自己看吧。”

    林徐成点点头。

    “范强尼,27岁”

    “范氏集团建筑工地包工头。”

    林徐成双眼一条条的往下浏览着。

    看完后他没有说话,而是抬头静静注视着陈大伟。

    陈大伟点头,像是肯定了林徐成目光中投过来的意思:“没错,是他自己报警自首的,口供应该也不假……这些资料会让他蹲牢狱到死,如果要编口供,他不可能将不利的内容全说到自己身上。”

    “因为不堪冰琪姐姐和母亲追着讨要钱,范强尼找高利贷借钱,但是在知道冰琪姐姐竟然用他高利贷借来的钱随意挥霍后,范强尼起了杀心,将冰琪一家全部杀害。动手之后他没有逃跑,而是报警自首。”

    林徐成将审讯报告递还给陈大伟,说了句“谢谢”,转身离开。

    “阿成,这个案子我会好好处理,你放心吧”

    陈大伟看着林徐成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心。

    慢走中的林徐成听到声音,抬起右手摆了摆。

    ……

    啪~

    打火机中的火苗,将林徐成口中叼着的香烟点燃。

    红亮火星随着吸气,快速的向上爬。

    火星过后,只留下一条烟灰柱,随着风吹跌落。

    站在大道边,

    林徐成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身边人“死”而无能为力,大姨妈一家虽然也曾难逃“命运”的死去,但当他发现时,大姨妈就已经死了,而且身为鬼与人并无太大差别,甚至他心中下意识产生了,大姨妈一家是“富贵开心鬼”的想法,所以当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时,他才没有那么多悲伤。

    冰琪的死却很突然,看范强尼的口供和法医验尸结果,冰琪死亡时间应该只比高少少晚了几秒钟。

    几秒钟,神仙也不可能在高少少死亡后,瞬间感到冰琪身边,救下她。

    “只剩最后一个机会了”

    他右手捏着香烟,缓缓垂下。

    “上天救命”也只剩下最后一个机会,高豆豆也会死,而且会死在埋伏的枪口下。

    “这次必须得玩命了!”

    他将烟丢在脚下,抬脚碾动脚尖,将烟踩灭,然后才转头走向警署。

    警察以权谋私调查资料,这事陈大伟必定不会帮忙。

    他走到重案组,拉开门,在门口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放在了正凑在一起,偷偷看咸湿杂志的陈百龙和曹查理身上。

    ……

    “龙哥!”

    突然被拍肩膀的陈百龙被吓了一跳:“没!我没看龙虎豹!”

    一旁的曹查理更加的果断,模仿飞虎队趴在地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发现了炸弹。

    两人激动的行径,瞬间成为了警署中众人的焦点。

    “帮我个忙!龙哥”林徐成说道。

    “妹夫,原来是你啊”陈百龙发现拍自己肩膀的原来是林徐成,松了口气:“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如果是你想对不起我妹妹,我可帮不了你。”

    林徐成没有纠正他的“妹夫”称呼:“我想让你帮我差一个人的住处。”

    “查住处,是不是看上了哪里的靓妹?这种事要偷偷摸摸的,千万别让我表妹知道!”陈百龙小声说道:“当然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这种小事我帮你解决,说吧,知不知道她的名字,年龄,三围,如果知道也都告诉我~嘿嘿嘿”

    开始时他说话还算严肃,后几句便难掩“猥琐”本质。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女赌圣高少少?”林徐成刻意的将陈百龙脸上猥琐忽略掉。

    “高少少,我当然熟了,那是我表……”

    “那就好”林徐成没有时间听他吹嘘说闲话,打断了陈百龙的话后,说道:“高少少有一个妹妹,高豆豆,我想知道她的住处。”

    “嘿嘿嘿,妹夫,你不老实哦~”

    陈百龙一大一小挤着眼,手指头在林徐成面前晃点着,怪笑道。

    “帮我这件事,之后我一定和你妹妹见一面!”

    “哦,我明白了,肯定是她没和你说过我!我陈百龙好歹也是一个警长,难道很丢人吗?她自己还不是看上了一个差佬?”

    在林徐成不理解的目光中,陈百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然后才道:“她的住处我熟,现在就告诉你,不过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林徐成无意了解陈百龙为什么会知道高豆豆的住处,说陈百龙为了追求高豆豆,做牛皮糖每天跟着他也信。

    “当然不会,放心吧”林徐成拍着胸口保证。

    陈百龙转身,撕了一张纸,抬笔迅速写下了地址,递给林徐成。

    等林徐成推门离开办公室,陈百龙坐在办公桌上,舒坦的敲着二郎腿:“哈哈哈,怪不得这小子每天不拿我当回事,原来不知道我就是他的大舅哥,真期待他发现我身份的时候~”

    “百龙,我借给你的资料呢?”乌英俊推开办公室们走进来问道。

    “资料?哦,在这里……”陈百龙跳下桌子,拿出了屁股下面的那份资料递过去。

    他猛然僵住,不止是陈百龙僵住,乌英俊也僵住,资料被撕掉了一张纸。

    “干!你要我的命?这是陈sir要的东西!”

    “我……我说我撕错了,你信不信我?”陈百龙哭丧着脸。

    “你自己找陈sir解释吧”

    ………………………………………………………………

    ……………………………………………………

    “她一般只有晚上的时候在家,白天会练书法”

    林徐成正开着车。

    他歪着头,在脑袋和肩膀之间夹着手提电话,电话那头是陈百龙。

    “喂,我已经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信息了,把那张纸送回来好不好,如果十分钟内见不到那张纸,乌sir肯定会干掉我的!”

    “谢谢你英勇牺牲,龙哥……我还有急事,以后请你吃饭,不对,是给你烧纸”

    林徐成很没良心的挂断了电话,双手猛打方向盘,调转方向前往陈百龙说的书法俱乐部。

    而警署中,

    在乌英俊不掩饰的“杀气”四眼注视中,陈百龙讪讪放下电话。

    他抬手擦去额头上如瀑布般淌出的汗水:“乌sir,如果我告诉你说……那一半资料在林徐成那里,而且他不答应还给我,你会怎么办?”

    “我会开枪,直接干掉你!然后投案自首。”

    “要不要玩这么大啊?”陈百龙哭丧着脸。

    ………………

    书法俱乐部,

    林徐成停车后,快速冲上楼。

    二楼,跟着毛笔字写楷体“天道酬勤”大字匾转弯,往里走,有个穿着套裙的女人正拿着一支毛笔,在纸上练字。

    在她身后才是“书法俱乐部”的正式入口。

    林徐成走上前,低头小声道:“你好,我找高豆豆。”

    “又是来找豆豆的?”

    女人头也不抬的说道:“她应该正在练字,你可以直接去找她”

    她没抬头,好像林徐成马上就会被轰出来般。

    奇怪的摇摇头,留下“谢谢”两字,林徐成推门走进了书法俱乐部大门。

    大厅里空旷,只有一人站着。

    正中心横摆着一条两米见宽的大白纸。

    扎着麻花辫,穿着紧身裤,白衬衫扎在腰间的女人,正拿着一杆堪比拖把的大毛笔,蘸着墨水在白纸上写字。

    这项技能在后世,广场大爷大妈们也十分精通。

    背对着林徐成的女人,写字时却如同跳舞,只见她双手抱着毛笔杆,左脚支地,右脚高抬起。

    那麻花辫一甩,一撇已经写出。

    毛笔不停,她抱着毛笔就如穿花蝴蝶一般轻盈。

    墨汁没有一滴落在她身上,写字潇洒从容。

    一分多钟后,女人停下。

    她好像才注意到背后有人,擦着额头的汗水,转身看着林徐成:“你找谁?”

    高豆豆!

    林徐成初到这个世界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当初也是因为误将云云认作高豆豆,才误打误撞的将其救下。

    就像冰琪与嘉嘉长相相同,高豆豆与云云也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真要说不同,高豆豆常年练功练字,所以身材更加的高挑,身上更多出一份孤冷,与云云的温柔完全不同。

    “听说高豆豆小姐书法很厉害,我想拜师”

    林徐成没有选择说出实情,上来直接讲“你会被人一枪干掉,我是来救你的”,多半会被对方当成神经病轰走。

    “又一个来拜师的”

    谁知高豆豆刚才表情还只是陌生,听了林徐成来意之后,突然就变成了厌恶。

    林徐成更茫然,这是发生了什么。

    高豆豆说道:“你是这个星期第10个来拜师的,我给你个机会,和我打一场,赢了我就答应收你为徒。”

    “被当成是追求者了”他总算理解了为什么高豆豆会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还有门口练习书法的女人会一副他马上就会被轰出来的态度。

    不小的误会。

    但是他必须接受这个误会,解释都留到答应以后再说,这就是林sir的行事准则,先揍你一顿再慢慢解释,才会用心听。

    林徐成扭着脖子,活动着身体,将西装纽扣解开,脱下衣服丢在地上。

    他以右脚做轴,左脚上提脚尖点地,双手一前一后拉开拳架子。

    “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