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65章 厕所斗法
    高少少的身边比想象中保护的要严密。

    林徐成已经观察了一圈,明面上只有May和高少少两个人,实际上暗中还有7个黑衣人在跟踪保护。

    有如此多的保镖保护,还会被人一脚踢死,这才是林徐成真正头疼的原因。

    即便是他,不带枪想要攻破7个人,也有很大的难度。

    想要在铜墙铁壁之中一脚踹死高少少,这会是个劲敌,而最令林徐成头疼的莫过于,对“杀人者”他没有一丝的了解,就像在与一个黑暗中的影子斗智斗勇。

    “师叔,师叔,快走!”

    朱祥奋拽着林徐成催促着:“今天我和三叔带你发财!”

    “是啊林sir,今天我们两个肯定要发大财的,你要不要入股?”阿达抬着右手,拇指与食指互搓着“今天稳赚不赔的。”

    “如果是赚钱,我肯定入伙。”

    在两人惊喜与期待的目光中,林徐成抬手在口袋里一阵掏,最后拿出了100块,递给朱祥奋:“我就准备玩这么多”

    “师叔,你没开玩笑吧?100块赌什么?”

    “100块不够?那算了”他说着就要把钱收回去。

    “算了,有100块就不错了”阿达更容易满足,抢着收走了100块,塞进自己口袋里。

    “走吧,今天肯定能赚钱的。”

    林徐成回头看了一眼与自己方向一致的高少少,看样子她们的目标也与自己相同,是同一家赌场。

    他随口问道:“阿祥,你和高少少认识?”

    “她是我以前的同学啊,唱歌是世界上最难听的!”朱祥奋掏掏耳朵,一副出门踩了狗屎的表情。

    “你最想不到她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啊!”阿达却突然说道。

    “是谁?”林徐成好奇的看着阿达。

    阿达挺着胸膛介绍道:“之前那段时间,赌马狂赚的那个女人!”

    听他的语气,好像对方能够赌马赚几十倍,一跃成为超级富婆,与他有很大的关系。

    “一个赌马,一个赌圣,现在的女人可真够邪的”朱祥奋很不爽。

    “她们两个如果搞在一起,以后是不是赌界就被女人霸占了?”

    三人聊着天,一并进了赌场。

    “转运秘术上说了,一口气冲过来,直接下注,肯定会赚的盆满钵满!”阿达抱着多年积蓄换来的筹码走到最近一张玩二十一点的赌桌前。

    “来,一口气赢回来!”

    “三叔,你是不是真的有把握?”朱祥奋本来也是信誓旦旦,但是看阿达怀中抱着的筹码,心里却犹豫了。

    如果把钱全都压了他们这阵子“赢钱专家”名号赚来的钱,赢也就罢了,如果输了……可就都要打水漂。

    “放心吧,我们茅山秘术就是这样……不过,好像不用那么多也可以?”到最后,阿达也有些犹豫,从高高的筹码柱上拿下了三个,并对着其他用鄙夷目光看着自己的赌客尴尬笑着:“我这是想让大家可以多玩一阵子啊,不然待会儿你们底裤都要输光的!”

    “你们先玩着,我去一趟wC”林徐成的注意力本就不在赌桌上。

    朱祥奋二人根本没有心思理会林徐成,对他随意的摆摆手。

    到厕所,

    选一个无人的干净隔间,林徐成手中掐指做法:“天眼咒!”

    他眉心金光急促闪烁。

    蜜蜂大的金色光粒从眉心钻出,撞破了天花板,向楼上飞去。

    ………………………………

    ………………

    三楼,包厢。

    白沙发上坐着两个人,7个犹如铁塔的壮汉一动不动的站在沙发后。

    “你知不知道我这次要和什么人赌?”

    高少少当着几个黑衣保镖的面,毫无形象的拽自己红裤子,往上提。

    May轻轻摇头:“不知道”

    “泰国赌王乃猜”

    “我们现在就是要等泰国赌王乃猜?”May好奇的问道。

    “是啊,他约我赌一场,这次我肯定要好好和他玩玩,让他知道什么是赌圣!”高少少洋洋得意的模仿李小龙,拇指一蹭鼻子。

    “哎呦!”高少少突然惊呼一声,在自己脖子中一抓,拿出了那块由May赠送的护身符。

    “这东西怎么突然变烫了?”

    May注视着护身符,她猜测神秘人肯定用护身符在暗中做什么小动作。

    门被猛的打开,一个黑衣人走向了高少少,在她耳边低声低声说了两句,然后离开。

    “你在这里等等,我去去就回来”高少少对May说完便转身离开。

    “你,多小心……”

    May下意识的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放心吧,我可是赌圣!”

    高少少大摇大摆跟着黑衣人离开,只剩下May坐在白沙发上,不知在想什么,怔怔的出神。

    ……………………………………

    四楼,

    掀开门帘,立即有一位女服务生走过来,帮高少少脱掉身上的红色西装。

    “哎,轻点力量,你抓到我头发了”高少少疼呼一声。

    “对不起”女服务生立即低头,缩手退下。

    就在高少少心中要起疑时,“哈哈哈哈哈~”大笑声传来。

    泰国赌王乃猜,口中叼着雪茄,背手走来。

    “女赌圣高少少,真是名不虚传啊~”

    “你们坏蛋登场一定要哈哈大笑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坏蛋?”刚见面高少少就十分不给面子的出言进攻。

    “怎么,不笑难道哭吗?”乃猜的脸拉下来。

    “废话少说,你前一段时间在泰国,和我的手下赌,赢了他之后还一枪干掉他,抢了他的公事箱,对不对?”

    乃猜冷脸问道。

    “是他先动手的,我只是自卫!”

    “他的死我可以不追究”乃猜说道:“把公事箱还给我,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箱子里的钱,全都送给你。人如果拿错了东西,很可能会丢掉自己小命的”

    “乃猜,你真的认为我傻的吗?那箱子里的东西很值钱的~”

    高少少搓着手指说道:“我这个人,就是嫌命太长!”

    “好!”

    乃猜抬手,轻轻鼓掌说道:“你和我都是以赌闻名,既然这样……我们两个就赌一场,如果我赢了,箱子还给我,如果我输了箱子送给你,而且我会再送给你五百万美金!”

    “你这岂不是送钱给我?”高少少得意道。

    “果然女中豪侠,请……”

    就在乃猜与高少少坐在赌桌之前,准备对弈的同时。

    狭窄房间中,刚才拔掉了高少少一根头发的女服务生推门走了进来。

    房间内漆黑一片,一张神桌,供奉着盘膝坐的三面恶神铜像。

    左右两根拇指粗白蜡烛,火焰烧的正旺。

    神像下放着一个巴掌大的木头人,贴了张红纸,黑笔写“高少少”三个大字。

    桌上摆着一个有缺口的瓮,瓮里撒了黄粉,白沫,蜈蚣,毒蝎,蜘蛛……

    袒胸露乳的降头法师拿一根木棍,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木棍跟着一上一下的在瓮里凿。

    毒虫被砸出绿汁,混成一坨,黏黏答答。

    “拿来了”女服务生将黑发递上。

    降头法师点点头,将高少少的发丝缠在桌上摆着的木人身上。

    他端起瓮,将瓮中的东西全都吃到嘴里。

    咀嚼几口之后。

    “噗——”的全都吐在木人身上。

    谁知木人身上猛然绽放金光,竟然将绿色黏稠毒物,一丝丝的驱散!

    ……………………

    厕所隔间,

    林徐成坐在马桶上,双目紧闭,但眉心的金光大盛。

    突然,他睁开双眼,眉心金光好像被什么遮挡住,黯淡下来。

    “有高手!”

    他迅速拿出身上香烟,抽三根叼在嘴里。

    点燃了香烟,一根根的将烟竖在马桶盖上。

    香烟燃烧的烟柱,飘到头顶上凝成一股。

    他左手三山诀,右手剑指反扣,指着自己眉心,眉心金光逐渐增亮。

    ………………

    赌桌上,正等着发牌的高少少突然吸了口凉气:“怎么背上好麻好凉啊。”

    她正不适应的扭动着肩膀,突然又抓着自己胸口:“好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