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鬼片世界 > 第158章 青头鬼
    “阿婆,拜师学艺都要讲自愿的,这个还有强买强卖?太为难人了。”

    龙婆沧桑双眼眼眶里转了半圈:“在我大限来的那天,如果没能找到衣钵传人,我也没办法舍弃这条老命帮你,但如果你能完成我的心愿,我就算早死一段日子也没关系。”

    “我会去找她聊聊的”林徐成感到头疼,走到门口刚推开门,他又转头问:“你什么时候会死?”

    “不着急,还有十几天”

    龙婆慢悠悠的捧起香炉,放回神桌。

    “还有十几天……我尽力了”

    虽然不敢肯定龙婆与林正英两人谁的法力更高,不过通过接触林徐成也发现这两人专攻不同。

    茅山派的法术更多在斩妖除魔,而龙婆的法术更近似于与鬼沟通,驱使鬼神,哪个更强无从对比,但必定各有优点。

    …………………………

    ……………………

    狗哥突然跳楼自杀的消息,在警署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当林徐成回到办公室时,发现很多人表情沉重,为这场突如其来的自家伙计自杀案感到悲伤的同时,也觉得茫然。

    “林sir,陈sir说等你回来后去办公室一次。”

    阿乐在林徐成推开门的瞬间便走过来,对他说道。

    “我马上就去”

    林徐成拍了拍阿乐的肩膀,走向高级督察办公室。

    他与陈大伟在办公室中聊了些什么无人知晓。

    但时间却足有半个多钟头。

    门再推开,

    回到自己办公桌坐下,林徐成对阿乐问道:“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阿乐挠头,表情有些羞愧。

    “我已经和陈sir说过了,他答应给你换一个部门。”

    “我没关系的,只要做警察对人有帮助……”

    话虽如此,世上不惧怕鬼怪的人又有多少,想做这行,不怕是最基本的,阿乐因为便利店的鬼,心中已生足了恐惧。

    林徐成又抬手重重的拍着阿乐的肩膀:“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

    他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沉闷的气氛。

    就在林徐成离开警署不久之后,陈大伟自办公室内走出,对着阿乐招招手:“阿乐,我来介绍一个新搭档跟你认识。”

    …………………………………………

    ……………………………………

    赤柱,

    二层老宅张灯结彩。

    从早上天刚亮,村里的人便开始行动起来。

    新对联,红布,贴对喜的灯笼。

    手腕粗的红蜡烛燃烧火苗早早的燃烧起来。

    “噼里啪啦”咚鞭炮响,从马路一直燃到家门口。

    露天院子里大摆宴席。

    蒙上红布的酒桌还未开酒席,但已经放上了糖果,不时有几个孩子蹦跳着过来,偷偷抓两块糖揣在口袋中,脸能灿烂笑好一阵子。

    “新姑爷真不错,长的文质彬彬的,而且出手也阔绰,你们家女儿以后可有福气了”

    “谁说不是呢”

    “说不定以后也可以移民到加拿大,澳大利亚。”

    几个妇女挤在一起,唠家常,对着人群中心的女人既羡慕,又祝福的说道。

    谁能想到,作为曾经的小太妹,这家女儿不仅嫁了出去,而且还钓了个金龟婿。

    “来了,人接来了!”

    哄闹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新郎官背着蒙红盖头的新娘子,跨过大门走进来。

    身后还跟着大批看热闹的村民,和满面喜意的宾客们。

    妇女们立即散开让路。

    新人已到,进了装点着红花喜字的客厅里。

    跟着宾客涌来,瞬间将院子与客厅里里外外坐满。

    “新人拜天地,大家安静安静!”司仪站出来就展现出一股令人不敢小觑的气势。

    好像今天不是来拜堂成亲,是拿着西瓜刀砍人抢地盘的古惑仔。

    近百人哄闹的场面,瞬间安静。

    “老婆,这位是……?”新郎官胆怯的看着司仪,向低着头的新娘询问。

    “我的结拜大哥~”兴许是新婚大喜的日子,红盖头下穿出的声音甜的腻人。

    “原来是大舅哥啊”新郎官长出一口气,但能看得出他还是很害怕司仪。

    “新人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最后一声是个小娃娃抢着喊的。

    被人抢了自己的话,司仪虎眼一瞪,吓的娃娃大哭,但是这哭闹声却成功将安静的氛围炒热起来。

    比起刚才好像随时有人要挨揍的气氛,大家聊天开玩笑,气氛融洽。

    在新郎官准备拉着自己新娘子步入洞房时,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上来拦住新郎官。

    “新娘去洞房等着,新郎要先喝三圈的。”

    “喝三圈?”新郎官面露难色。

    “喝趴下了,不能洞房,我们可不负责哈哈哈”

    “没错没错”

    “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新郎官一咬牙:“一圈圈的喝太慢,我们一瓶瓶的喝!”

    说着他抓起两瓶白酒,同时塞到嘴里。

    咕咚咚~

    两瓶白酒倒进新郎官的嘴,就像倒进了下水沟里,不见踪影。

    刚才还劝酒的两位不敢置信的揉着眼。

    新郎官却脸不红气不喘:“再来再来!”

    他又拿起两瓶,咕咚咚倒进嘴里。

    能喝酒的他们见过,一口气喝干四瓶白酒,脸没有丝毫变化的他们不止没见过甚至没见过。

    “新郎官酒量很厉害啊,大哥”一个小弟走到刚才的司仪身边,挑起自己的大拇指。

    “酒量确实是厉害,已经不是人能有的酒量了”

    眼看着六瓶酒下肚,用时不到三分钟。

    司仪大哥一巴掌拍在小弟后脑勺上“蹲下看看。”

    “哦”小弟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听话的蹲下。

    透过胯下看,新郎官的脑袋顿时起了变化。

    “鬼——唔!”

    小弟还未来得及尖叫,便被司仪大哥捂住嘴:“嘘,这鬼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戏弄我们,看清楚他是什么东西了吗?”

    小弟点头,待司仪大哥松开手,他深呼吸一口气,才说道:“一脑袋青毛。”

    “是青头鬼。”

    “大哥,什么叫青头鬼?”小弟不明所以的问。

    “青头鬼,死前没碰过女人,是处男”司仪大哥解释道:“传说青头鬼想要投胎,必须和一个处女上。床。”

    “什么?那不是说……”小弟大惊。

    他们的结拜妹妹,要被一只青头鬼上?

    “我们怎么办啊?”

    “去我车上把那坛雄黄酒拿来!”

    “哦,我马上就去。”

    而另一边,一口气喝干了十二瓶白酒,全无醉意的新郎官问道:“有谁要和我一起喝酒吗?没有的话我就去洞房了?”

    到这时,谁还敢提出与他一起喝酒。

    众人已经被吓的鸦雀无声。

    十二瓶白开水也能撑的人肚涨,新郎官却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既然没人,那我就去洞房喽?”

    新郎官搓搓手离开。

    到新房里,蒙着红盖头的女人扭捏的坐着。

    “你怎么来这么快啊?”她透过红布看见了来人。

    “他们酒量太差,统统喝不过我,所以我就不浪费时间赶紧来洞房喽”

    他掀开了红盖头,露出了新娘子那张堪称平庸的脸。

    “老婆,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是处女啊?”

    “当然了,人家一直在道上混的,没交过男朋友。”新娘子扭扭捏捏。

    “太棒了,终于找到了!”新郎官大喜道。

    砰砰砰,跟着三声敲门声后,门被推开。

    司仪大哥背着右手迈步进来,身后跟着端着一坛酒的小弟,小弟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新郎官。

    “刚才我们两个没好好喝一杯,妹夫,我现在专程来补上一杯。”

    “又喝?”新郎官有心拒绝,不过一想不过一杯酒罢了。

    但是等他端起杯子,却犹豫了“雄黄酒?”

    雄黄酒辟邪。

    “怎么,不敢喝?”

    司仪大哥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猛的抬起来,抓一个带着蝴蝶花的内裤,当头朝着新郎官脑袋罩下。

    “好你个青头鬼,敢来害我妹妹?今天我叫你魂飞魄散!”

    “女人内裤!”新郎官大惊,脖子一缩躲过,穿墙而出。

    “新郎官,不是去洞房吗,怎么回来了?”正喝酒吃菜的宾客们突然看新郎官出现,疑惑的问。

    “新郎官是青头鬼,快用内裤罩住他!”

    吼声从身后传来。

    那一瞬间,所有看向新郎官的目光都变了。

    “想我曾经堂堂西湾署长,陈督察,没想到竟然会沦落到这番田地!”

    青头鬼不敢再贪恋刚拜堂成亲的妻子,把腿便跑。

    他沿着公路,一口气从赤柱奔到了油麻地才停下。

    太阳正烈,烧的身体有些疼。

    青头鬼望着前头的柚子树,随便找了户人家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