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百九十二 图穷匕见
    就在董旻和吕布商量解决丁原的时候,董卓又带着某种目的宴请了袁绍以及原先大将军府的一群大将军的故吏。

    宴会之上,大家本来愉快的喝酒谈天欣赏歌舞,结果董卓忽然提起了要废掉刘辩,改立刘协的事情。

    宴会上热闹的氛围顿时一滞,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袁绍原本就有些闷闷不乐的,一听这话,更是觉得不可置信。

    “董公方才说什么?”

    “我说,当今天子不是可以承担社稷的君主,我认为,大汉多事之秋,不能将国家重担放到一个会嚎啕大哭的天子身上,我们应该另择贤君。”

    董卓面色平稳,带着微微的笑意,不紧不慢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袁绍当时就感觉这句话不该是从董卓嘴里说出来的,董卓绝对不可能想到这件事情。

    唯一的可能是……

    袁隗!

    叔父,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件事情太大了,我认为不能在这里谈论。”

    袁绍放下酒杯,使劲摇头。

    “那应该在什么地方谈论,难道要在当今皇帝面前谈论吗?你不怕皇帝哭出来?”

    “董公!慎言!那是当今天子!”

    袁绍很生气。

    “很快就不是了。”

    董卓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干,而后一脸玩味的神色盯着袁绍。

    袁绍立刻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件事情是袁隗要做的,董卓只是他推到前台来的打手!

    “事关重大,不能听凭董公一人的说法,至少,也要有袁太傅和卢太师参与!”

    袁绍只能退而求其次,打算这边先糊弄过去,回去仔细问问袁隗到底想要干什么。

    董卓答应了,答应明天将这件事情在朝会上向袁隗还有卢植宣布,询问他们的意思。

    酒宴过后,袁绍立刻飞奔到了袁隗府上,找到了袁隗。

    “叔父到底要做什么?要废立天子吗?咱们废了那么多的功夫好不容易扶起来的天子,难道要废掉吗?”

    “那是何氏册立的天子,与我袁氏何干?”

    袁隗冷漠的看着袁绍:“本初,咱们需要的,是一个孤零零的天子,一个不会违背我们的意思的天子,一个没有任何外援的天子,刘协,是最好的人选。”

    “这……”

    袁绍显然有些难以接受:“废立天子,那是天大的事情!叔父,为何啊?”

    “就是因为刘辩有母族,可以重立外戚,而刘协没有母族,是孤家寡人。”

    袁隗转过头去:“皇帝,就该是孤家寡人,在宫里待着就行了,剩下的,应该由吾辈来完成。”

    “叔父!伊霍之事,遗祸后人,您怎么能那么突然的就决定呢?而且还把兵权交给董卓,董卓不可信!那是个纯粹的关西武人,和咱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你在训斥我?”

    袁隗一转头,冰冷的视线直指袁绍的内心。

    “不,我没有。”

    袁绍愣了一下,连忙摇头。

    “袁绍,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庶出!不要以为过继了,就能改变自己庶出的身份!”

    袁隗忽然怒气勃发的大声斥责袁绍。

    袁绍的瞳孔一缩。

    童年的噩梦,再次弥漫在了心头。

    “给你身份地位,是让你替袁家办事,不是让你僭越的!此事就这样定了,你做好你的司隶校尉,别的什么都不要管!哼!”

    说完,袁隗一甩衣袖,离开了。

    留下袁绍一个人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站在原地,袁绍的双手渐渐紧握成拳。

    就在这一瞬间,他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八月二十九日晚,袁绍丢下了自己的符节,带着司隶校尉的印绶,以及逢纪、许攸两名追随者,以及一些愿意投靠他的雒阳游侠,悄悄离开了雒阳,向河北冀州而去。

    第二日,八月三十日,拂晓时分,一个健壮魁梧的身躯站在了董卓的司空府门口。

    开门的门人一眼看到了这个健壮魁梧的男人,大惊失色。

    “五原吕布,求见司空!”

    门人连忙派人回去通传。

    董卓因为要做的事情太大,内心激动,且不安,一也未曾合眼,而且也一点都不困,这时候正在艰难的等待着,忽然听闻家中仆人前来报告说有人在门口,要见自己。

    来人叫做吕布。

    董卓大喜过望。

    他连鞋子都没穿,就光着脚跑出了府门,一眼看见了吕布,还有他手上拎着的东西,脸上喜色更甚。

    “丁建阳之首级在此,执金吾所部兵士,全部归顺董公,从此以后,愿为董公效犬马之劳!”

    吕布直接跪在了地上向董卓效忠,董卓大为喜悦,哈哈大笑。

    可怜的丁原,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搞清楚,就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吕布的手上,脑袋化作了吕布向上攀登的阶梯。

    丁原手下的三千余名并州士兵自此归顺董卓,包括原先属于何进麾下的张辽所部,也因为出身并州,而跟着吕布一起投靠了董卓。

    其后,吕布被封为骑都尉,掌管董卓麾下的骑兵,并且和董卓结成父子之谊。

    而张辽则以北地太守的身份,在吕布军中乃至在董卓军中保持一定的自主性。

    自此,算上昨天已经离开雒阳的郭鹏,整个雒阳就再也没有其他成建制的可以对抗董卓的军事势力了。

    这个消息目前还不为人所知,不过很快,就会被人知道了。

    稍晚些时候,原本不是今天要召开的大朝会忽然宣布召开,公卿百官们立刻急匆匆的集合到了宫门口,准备参与这一次的大朝会。

    等大朝会开始的时候,董卓第一个站出来第一个向皇帝汇报的第一件事,就差点让一些朝臣被吓得跌在地上。

    “执金吾丁原意图谋反,要对陛下不利,老臣已经将其处斩,为了确保陛下的安全,老臣会亲自为陛下挑选合适的执金吾,确保不会再一次出现丁原这种乱臣贼子!”

    董卓一句话不仅吓到了刘辩,也把坐在刘辩身后的何太后吓个半死。

    何太后的确和袁隗预测的一样,忧虑自己没有执掌兵权的靠山,袁氏的人都不可靠,所以她接触了丁原,就在刘辩回宫之后,她召见了丁原,向丁原寻求帮助。

    丁原不是袁氏故吏,而是何进信任的人,是何进何苗死后她唯一可以指望的人了,丁原满口答应会豁出性命保护她,结果何太后万万没想到,丁原真的豁出性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何太后满脑袋混乱,满朝大臣也是满脑袋混乱,卢植尤为如此。

    昨天郭鹏才刚刚走掉,今天董卓就把丁原给杀了,吞并了丁原的部众。

    自此,除了袁术的虎贲军之外,全雒阳的兵马都掌握在了司空前将军董卓的手里。

    袁术也是袁家人,董卓也是袁氏故吏,全雒阳的兵力都执掌在了袁氏的手里,在袁隗的手里,袁隗掌控了局势!

    图穷匕见,袁隗到底要干什么?

    不少人看向了卢植。

    要论身份地位权力,目前来说,卢植是唯一说得上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