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266章 本宫决定要领导东林
    “师弟殿下,这就是您要的转轮打火铳......是家父从红夷国商人那里买来的。”

    魏藻德走后,朱慈烺的师兄郑森就前后脚到了永春园,还给朱慈烺带来一把欧洲出产的燧发枪,明朝这边叫转轮打火铳。这种火铳其实早就出现了,不个因为技术不成熟的原因,一直没有能大量生产。而对朱大太子的大明而言,火绳枪产能都大大不足,就别想什么一步到位发展燧发枪了。

    “哦,拿给本宫看看。”朱慈烺接过火铳,一边把玩着,一边问郑森道,“令尊什么时候能来?”

    “快了,快了。”郑森道,“家父这些日子在替殿下采买火铳,等凑齐了5000之数,就一并送来。另外,另外......”

    “另外什么?”朱慈烺问。

    郑森道:“臣有一个同胞妹妹,名叫茶姑,今年十四岁......家父想把她带来南京,让千岁爷瞧瞧。”

    “茶姑?”朱慈烺听了这名儿就是一笑,郑芝龙还真会给儿女起名字啊!郑成功叫“大木”,他妹妹叫“茶姑”,都和植物干上了。

    郑森看见朱慈烺露出笑颜,连忙又道:“师弟殿下,我妹子颇有颜色,而且知书达礼,若能侍奉师弟左右......”

    朱慈烺笑着点点头,“好好,本宫向来看重安平郑家,早就想要结亲了。现在令尊有意让令妹入宫,本宫自是求之不得!”

    又得一媳妇,还是大明首富的女儿,当然是好事儿了!其实朱大太子早就在惦记郑芝龙的女儿了,大明首富嫁女儿,怎么都该给个一两百万的嫁妆吧?

    老郑自己不提,他都会让郑森出面去保媒的。

    见朱慈烺欢天喜地的答应了,郑森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他知道朱慈烺和吴三妹感情很好,担心朱大太子不肯纳自己的妹妹为选侍。

    看朱大太子现在的态度,显然是个成熟的“床上政治家”——帝王之家的婚姻,本来就是政治筹码!大明朝过去二百余年都不玩政治联姻,专门从小门小户娶大小老婆,其实是浪费资源!

    而朱慈烺现在没多大本钱,当然不会拒绝和郑首富联姻了。

    说完了联姻的事儿,朱慈烺差不多也把玩好了那支打造得跟工艺品仿佛的燧发枪——枪是好枪,就是仿造起来不易啊!

    朱大太子这些日子已经着人在整顿随军而来的天津匠户了,还想从中选出一些手艺真好的组成一个小小的“皇家打铁作坊”,让苏子文、李祖白和李实三个人去挑人了,到现在也没答复,估计是找不到太多让人满意的好手。如果这个“高技术”作坊能成,也许可以让他们试着打造几支燧发枪。

    不过江南这边现在是织造和瓷器中心,生产不出多好的铁器。这个时代中国铁器生产的中心在广东的佛山镇,朱慈烺已经打听过佛山铁业的情况了——这个时代罗定一带出产优质的铁矿石,粤北地区又盛产石灰(去渣济)和木材,而广东发达的水运又能将这些东西都运到佛山进行加工。

    另外,佛山因为靠近澳门,这百余年来又吸收了许多西洋的技术,以至于佛山铁业冠天下!

    而江南的冶铁业,则因为佛山铁业的竞争而逐渐衰弱,现在已经没有多大的竞争力了,想要复兴得好好花费一番气力才行啊!

    说起来这科技树啊,还真不是想攀就攀得上去的......

    “小宝,”朱慈烺将火铳交给了黄小宝,“拿去给陈世芳收着吧,再让他和封思忠一起过来。”

    “喏。”

    看着黄小宝拿着火铳走了。朱慈烺又挥挥手,将永春阁里伺候的小太监们都打发了,只留下郑森和自己二人。

    “师兄,安排得这么样了?”朱慈烺笑着问。

    “殿下,都安排妥了......”郑森压低了声音,“今晚上就在白门阁摆酒,已经请了侯方域、黄宗羲、罗大公、冒襄、张煌言,还有李昱霖和张静漪这两位女校书也会前去。”

    “罗大公?他是谁?”朱慈烺问了一句。侯方域、黄宗羲、冒襄他都知道,唯独这个罗大公没听说过。

    “他是咱们的同门,”郑森笑道,“是老师的得意门生,人称松江大公先生......其实是个官迷。臣已经和他说好了,到时候他会替千岁爷说话的。”

    “官迷好啊?”朱慈烺笑了笑,“那么老师为何不举荐他做官?”

    “举荐的官哪有考出来的进士官好?”

    “也是啊!”朱慈烺忽然看着郑森,“师兄,明年春天的恩科,你也去考吧,也中个进士!”

    郑森闻言大喜,正要谢恩,门外响起了通报的声音。原来是东厂提督陈世芳和领班侍卫封思忠到了。

    朱慈烺笑着对正欲行礼的郑森道:“自己人,不必谢了......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微服私访去了!”

    ......

    南京的秦淮河是分为内城、西廓、东廓三个部分的,其中最为繁华的当然是西廓部分,三山门外,店铺林立,繁华无比。可这一片繁华之中,又参杂了太多的市井烟火,少了几分高雅逸趣。所以最受才子佳人们喜欢的,还是三山门内的这段秦淮河。

    一座庭院,就建距离在三山门瓮城不远的秦淮河畔。三进三出,面积不大,却极为雅致。

    这庭院,背靠秦淮。

    不仅可以欣赏秦淮风光,还自带着一处小小的码头,可以让泛舟而来的客人,悄悄的来去,颇具匠心。

    在院中一座小阁楼上,松江大公先生罗大公,正背靠栏杆,手持折扇,和黄宗羲,还有两个白面书生一块儿在高谈阔论。

    “你们听说了吗?投靠鞑子的阉党头目孙之獬已经到了山东了,再过几日就能来南京了。他现在已经剃了头,结了辫,一身胡虏的装扮,不再是儒门子弟了!”

    “孙之獬这个阉党余孽早就不是儒门子弟了!要不然怎么会投靠鞑子?”

    “听说北京这段时日正在驱逐汉人百姓!北京城内的汉人百姓统统被驱赶出来,好替鞑子腾房子!北京周遭300里内的田土,只要鞑子看上了,就跑马圈地,上面的汉人百姓都要投充为奴......不愿为奴的,也立即驱离!”

    “那岂不是要驱离上百万人?”

    “什么驱离啊,分明就迫着北直隶的汉人去死......”

    “哼,这还不是抛弃北京南迁造成的!南迁,就是弃了祖宗之土,祖宗之民!”

    “太冲......”

    罗大公造了半天舆论,却被黄宗羲一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楼下忽然传来了寇白门的声音。

    “白门见过郑公子,这位是......”

    这所“白门阁”就是郑森替朱慈烺置办的会所,交给寇白门这个秦淮艳妓主持——搞这么个会所,当然是为了方便和东林、复社的小字辈们打交道了。

    所谓秦淮八艳,其实就是这些无耻文人捧起来的交际花。东林、复社的小字辈都迷她们这些妓女。

    而朱慈烺现在也不打算将这些东林、复社的小字辈立即一网打尽,而是要领导他们......因为只有成为他们的领袖,才能最有效的把他们慢慢清洗一遍!

    如果把他们放在对立面,一上来就残酷镇压,就怕一时消灭不干净,鞑子又打过来,这帮无耻文人再当个带路党什么的,朱慈烺的麻烦就大了。

    所以他现在觉得让钱谦益、侯恂、魏藻德当新一届的东林三君,而自己则当下一届的东林魁首......以后东林党就要团结在以朱慈烺为核心的领导集体周围啦!

    “这位是从北京来的朱耀飞。”郑森报了朱慈烺的“化名”。

    “朱公子,里边儿请。”寇白门秀眉微蹙,眼眸也不看朱慈烺,只是做了个肃客的手势,然后就在前面带路了。

    而朱慈烺对这个秦淮艳妓也没什么兴趣,虽然寇白门用后世的审美观看,也长得很漂亮。但是她爸爸既不是首富,也不是军阀,更不是鞑子摄政王......所以胸怀天下的朱大太子是不会收她的。

    朱慈烺回头看了跟着他的封思忠一眼。提着宝剑封思忠立即就走了进来,跟着寇白门上了楼。门外还有十几个侍卫和东厂净军,都是和朱慈烺同船抵达的。在陈世芳的指挥下,将白门阁四下都围了起来。

    封思忠之后,就是郑森,他也带着宝剑,大步走在封思忠身后。换了一身儒服的朱大太子,摇着纸扇子就跟着上了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