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血脉基因主宰 > 第十五章 蒂娅的意志
    前哨村庄处。

    滴答,滴答。

    蒂娅颤抖地握着手中沾满鲜血的长剑,血红色的血液顺着剑身缓缓滴落,在地板上汇聚成一滩血水。

    “呼,呼,这是第几只了?”

    蒂娅大口地喘息着,看着死在她面前的长得跟山羊一样的黑铁魔兽,疲倦地说道。

    “呼,老子怎么知道,谁还有工夫数这个啊!?”

    汉克将手中的大斧头插立在地板上,整个身子倚靠着,也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蒂娅环视一番,看着浑身浴血,独自一人堵着大门的父亲,还有三三两两组队绞杀跑进来的魔兽的村民,心中一叹:是啊,现在谁有功夫算这个。

    “啊啊啊!!”

    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蒂娅连忙转头看去,却又是一个村民因为力气用尽,无力躲避,被凶猛的豹型猛兽一口咬住大腿,发出巨大的惨叫声。

    周围的同伴立即围了上来,一阵刀剑交错声,迅速的将这只魔兽给剁成肉泥。

    魔兽虽死,但是被咬断大腿骨的村民,在这个没有治疗药水和牧师的条件下,基本可以判处死刑了,这表明他们这里又少了一个战斗力。

    村长听到身后的动静,眉头一皱,伤亡逐渐扩大,再继续保存体力,怕是身后的村民都要死光了。

    心中念头一动,对着眼前还在跟他缠斗对峙的魔兽首领,他猛然挥舞起手中的精钢剑!

    【疾风斩】

    刷刷刷!

    电光火石间,不知闪过多少剑光,那只魔兽当场就被切割成零碎的肉块,至死都还未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死亡的。

    呜呜呜。

    首领已死,那些跟随首领而来的魔兽下属顿时失了胆气,呜咽一声后,各自四散逃开,不再包围住这个充满血食的房子了。

    村长松了口气,还好没遇到魔兽群中死战不退的疯子,要不然这次怕是没那么容易过关。

    转过身,村长来到被咬断大腿骨村民的面前,才发现他由于失血过多,早已经没命了。

    村长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指着死者旁边的两个同伴,命令道:“将尸体搬到二楼,叫那些娘们用麻布包起来!”

    那两人尽管这时候手脚无力发软,但还是齐声应道:“是!”

    随即费力搬着尸体消失在了楼梯口转角处。

    蒂娅这时候恢复了一点体力,走到村长面前,担忧地说道:“父亲,你还好吧。”

    别看村长大发神威将魔兽的首领一刀切成肉块,蒂娅心里清楚,那招超凡武技【疾风斩】可是相当耗费体力的,就算是自己父亲全盛状态也只能斩出五六次而已,何况是现在不知道鏖战多久了的低谷。

    “....不碍事,还死不了。”村长将涌到喉咙处的淤血重新硬吞了回去,沉声回答道。

    蒂娅担心地看着他,低声说道:“父亲,你说我们能活下去吗?”

    村长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身为一个父亲,他自然想跟自己的女儿说个“能”字,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蒂娅心里也清楚自己和父亲的结局了,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是死到临头,却又有些不甘。

    蒂娅看着被不久前一只青铜阶的牛型魔兽撞破的铁质大门,又看了看周围眼睛失去神采的村民,神情坚毅道:

    “到现在为止,我们战死将近20个村民,重伤两个,还能战斗的31个村民都是身负轻伤。”

    “我们已经迎战了差不多五波魔兽小队,其中黑铁魔兽首领三只,青铜魔兽首领两只,但是暴动的兽潮还在继续,接下来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魔兽小队被吸引过来,继续进攻我们。”

    “门口的防御已被破坏,魔兽已经逐渐侵入到我们房子里面。”

    “而我们主要战力还剩下中度伤势的我和汉克,在地窖防守的马叶尔叔叔,还有将近重伤的父亲你....”

    “够了!”村长转头看向蒂娅,问道:“你想说什么?”

    蒂娅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丝凄美的笑容,语气温柔地说道:

    “我只是想告诉父亲,我们俩死定了!所以,在最后的最后,父亲你能允许我给自己一个体面的绚丽的死亡吗?”

    “你...”村长高大的身躯骤然一颤!

    听到这里,身为父亲的他哪还不知道自己坚毅的女儿的想法:

    不想这样战斗到身体无力被分食,不想就这样压抑地死去,更不想死得那么窝囊!

    她想战斗,她想突围,她想像个勇士一样冲击兽潮!

    哪怕是死!

    可是你想过我作为一个父亲,却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战死的感受吗!?

    对啊,正是因为你知道对我残忍,所以你才要我允许是吧!!

    村长看着眼前笑盈盈的蒂娅,看着她眼里充满坚定与勇气,苦笑一声,自嘲说道:

    “呵呵,罗伊,真的很了不起!他真的把你教的太优秀了!优秀到我的心都疼了。”

    “当初真的不该觉得他学识渊博,让他做你的启蒙老师!!”

    说完,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瓶赤红色的药剂,颤微着放到了蒂娅手上,涩声说道:

    “狂暴药剂....用疯狂的魔兽之血制成的药剂。服用后可以无视疼痛,激发潜能,代价是消减寿命...接下来的副作用,你应该不想听了吧。”

    “谢谢父亲。”蒂娅紧握着手中的药剂,躬身道。

    这时,浑身伤痕累累的马叶尔从地窖爬了上来,脸色十分不好看。

    “队长,地窖刚刚冒出了很多地行虫,一下子就将下面驻守的村民全吃了,不得已,我用铁石门将下面通道封死了,应该还能顶住一阵子。”

    村长听到这个坏消息,面色更加苦涩了。

    他拍了拍自己老战友的肩膀,开口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包扎一下,然后守着地窖的出口,防止它们爬出来。”

    “是!”

    接着,村长扭过头,不敢再去看即将拼死的女儿。

    他步履蹒跚,一下子像是老了许多,然后重新坐回自己正对大门的座椅,右手握剑,剑身斜立于地,双目微闭,缓缓地运行骑士呼吸法,试图快速地恢复自身体力。

    呜呜呜!!

    这时,又是一支魔兽小队发现了这里,嚎叫着冲了过来。

    蒂娅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村长的方向再次鞠了一躬,然后拨出手中药剂的瓶口,一口灌入口中!

    咕噜噜。

    咽下苦涩的夺命药,蒂娅将手中的空瓶子扔到一边,然后纵身一跃,宛如猎豹般迅捷地跃出了屋子,向着眼前狰狞的魔兽,迎了上去!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