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百零三章 托尔的决定
    随着实力的提升,袁满的感知也变得越来越敏锐。

    在交谈的过程中,他明显有听到除了托尼打呼外的异响,没听错的话应该是托尔咬牙和握拳的声音。

    这意味着托尔终于从自闭中摆脱出来,开始接受外界的讯息。

    袁满和C.C.选择在附近,而不是到更远的地方谈话也有这方面的考量——早在最开始的时候,C.C.就悄悄打了手势。

    听到袁满的问题,托尔终于把头抬了起来。

    他的嘴唇有血,他的眼角泛红,他的声音沙哑,显然是被一连串的变故折腾得心力交瘁。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可以以任何方式起誓,我们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袁满抬起手,指向天空。

    “我的父亲他……没有死?”这是托尔最关心的,那可是他的亲爹啊,相处几千年的亲生父亲。

    “当然没有。”袁满笃定地说道,“你的父亲可是全能天父,整个宇宙都赫赫有名的强者,一生中经历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就因为你忤逆他被气死,你觉得可能吗?”

    “这……确实不太可能。”托尔摇头。

    他刚才完全是被丧父的悲痛与自责冲昏了头,现在被袁满这么一提醒,很快看出疑点。

    “还有你的锤子。”袁满拍了拍身边的雷神之锤,“这上面有你父亲亲自释放的禁制,这种禁制很有可能和主人的意识相连,也许你可以通过它来判定你父亲的状况。”

    “那个……我对魔法……了解很少。”托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阿斯加德……不是很看重这个。”

    “啧。”

    袁满砸了咂嘴。

    知道你们的种族特征就是喜欢莽,哪怕是魔法师,也经常抄着法杖上去肉搏。

    不过,你老妈天后弗丽嘉来自魔法文明盛行的华纳海姆,魔法实力超群,洛基的魔法全是她教的。你作为她亲儿子,却对魔法了解这么少只能说明一件事——你那长满肌肉的大脑根本没想过往这方面发展!

    “那就没办法了,实在不行你问问你家锤锤。我们那有句话叫‘神器有灵’,说不定它知道——给个反应吧,亲,奥丁要是没死就闪一下喽。”

    雷神之锤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不要这么绝情嘛,锤锤,还是应该叫你喵喵锤——啊!!!”

    一声惨叫,被抽飞出去的惨叫,被雷神之锤释放出的雷电能量——看样子是对喵喵锤的错误称呼非常不满。

    利用围栏的阻挡,袁老爷终于停了下来,甩了下被灼伤的手臂,龇牙咧嘴道:

    “明明电压不算高,却突破了‘仙人体’的防御,阿斯加德的神力体系果然不同凡响——不过这样一来已经很清楚了,奥丁没死,它刚才闪了一下。”

    托尔闻言嘴角一抽:“你确定不是你惹它生气了?”

    “这不重要。”袁满一摆手,“重要的是,不管阿斯加德那边发生了什么,你现在都无能为力。”

    这一句话可谓说到了托尔的心坎里,他现在就是个凡人,根本触及不到阿斯加德。

    只有等他取回神力,重新变为雷神,他才能去探寻袁满到底有没有说谎?父亲到底怎么样了?洛基又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我……该怎么做?”

    “跟我走,我为你找了一位老师,他会告诉你什么是觉悟,顺带可能还有获得新力量的契机。”

    “我需要付出什么?”托尔的这会儿的智商是真的在线了。

    “两个条件。”袁满伸出两根手指,“第一,最近好像有不少邪恶势力盯上了地球,如果他们大举入侵,希望你能帮我们一把。”

    “这个没问题,米徳加德也是九大星域的一部分。”托尔一口答应下来,这也证明了阿斯加德一直都把地球当小弟看。

    “第二,未来我和我的同伴要去阿斯加德,有些问题想从你们身上得到答案——关于如何度过漫长的生命而不会厌倦,关于星际旅行,关于如何用身体承受太空的恶劣环境。”

    袁满本就是为了这些,才对托尔本人这么上心。

    “我无法保证我们的方法对你们有效。”托尔还是很实诚的,没有假大空夸海口。

    “没关系,我只是想试试看,给个机会就行。”

    袁满这么说,托尔也没啥好纠结的

    “我可以答应你,等我取回属于我的力量。”

    “成交,来签个契约。”

    袁满熟练地拿出模板条款填写内容,并向托尔传了一份过去。

    托尔抱怨道:“米徳加德也这么麻烦吗?和华纳海姆的魔法师一样。”

    “希望你在你的母亲面前也能这么说。”袁满回敬,“契约这种东西还是落实了比较好,大家都安心。”

    “我错了,我签。”

    托尔虽然不是天后弗利嘉所生,却和洛基一样,从小被弗利嘉带大。对这俩兄弟来说,弗利嘉比亲妈还亲。不管两人在外面多么混账,甚至顶撞奥丁,却从来没对弗利嘉发过脾气。

    袁满此时把弗利嘉抬出来,托尔不认输都不行。

    确认契约生效后,袁满一抬手:“时间紧迫,我们这就出发吧。”

    “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托尔说道,“我想和简道别。”

    “可以,给你——“

    袁满没有那么不懂人情,小两口最后的话别,他不可能拒绝。

    “——两个,不,一个半小时,我们要去的地方有点特殊,不能有误差。”

    “足够了。”托尔说着,快步离去。

    袁满则顺势回到C.C.身边:“正好,我也有点事想对你说。”

    “说服神盾局,还有当人质让他们安心的事对吗?”

    C.C.何等聪明,一眼就看穿了袁满的打算。

    “可以,看在美洲披萨不错的份上,我可以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我是有这方面的想法,但——”袁满先点头,后摇头,“——在此之前我希望你答应我,爱惜自己,虽然你是不死之身,但我不希望你因此轻视自己的生命。”

    “大男子主义。”C.C.递过一个卫生眼。

    袁满固执地说道:“随你这么说,你不答应我,我就算被尼克·弗瑞怀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

    C.C.失笑:“值得吗?为了我,浪费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关系。”

    袁满坚持:“值得。人有亲疏远近,你比那个卤蛋重要多了。”

    “是么。”

    C.C.嘴角微翘。不要轻视自己的生命啊,好像千年来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么说过呢。

    “越来越会说话了,看在这个份上,我就答应你吧。”

    “真的?”

    “信不信随你。”

    “我信,我信还不行嘛……”

    不得不说,在和袁满的相处中,还是C.C.占上风的时候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