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百零二章 C.C.的计谋
    是的选择题。

    阴谋之所以是阴谋是因为它的阴,一旦被揭穿,从阴变为阳,摆在明处,再大优势都会化为乌有。

    所以这个时候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阴谋,要么在把知道的人都杀掉,继续保证阴谋的隐秘性。

    洛基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然不可能放弃,能做的选择只有杀人灭口。

    于是C.C.这边还没说完,就被洛基一个波,好吧,一个魔法——和满脑子肌肉,打架全靠莽的兄长不同,洛基走的是法爷路线,连手都没脏就把C.C.轰上钢架。

    一个波下去不放心,又补了一个波,所以是两个伤口。

    确定C.C.没有生命体征后,洛基这才离开基地,返回阿斯加德。

    然而,急忙返程的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连随手一波都挡不住的地球女人居然是不死之身,他走了没多久就活了过来,没事人似的和人聊天。

    “这么做的理由呢?”袁满问。

    弄明白过程,接下来该弄清楚原因。袁满最担心的是自家的魔女小姐又想不开,要寻死。

    最近一直在恶补漫威设定的两人都很清楚,漫威宇宙绝对是事务所目前接触到的力量上限最高的世界。

    星球说炸就炸,宇宙一半生命说没了就没了,相比之下,人类无意识的加护(诅咒)真不算什么。

    老规矩,这种话袁满只敢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口。

    不过C.C.还是看了出来,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暂时没有这样的想法,就算有也不会去找洛基,用你们那的话说他就是个弟弟,不管是在哪个方面。”

    绝对没有贬低洛基的意思,事实如此。抛开经常吃书,各方面都很混乱的漫画宇宙,电影宇宙的洛基真就是个弟弟。

    身份是托尔的弟弟,实力也不如托尔。登场那么多次,大多都在吃瘪,各种被揍,少有占便宜的时候。虽然和来自异世界的C.C.、袁满比还是很强(被揍那么多次没死也是实力的体现),但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真想死,机会太多了。

    袁满心中稍定的同时,又有了新的疑惑。

    “那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某人能够安心,不会因此后悔。”

    C.C.轻飘飘地白了袁满一眼,看着后者微微愣神。

    “诶?”

    “你不想用无辜的人的牺牲来刺激托尔,所以选择将他带走。那你想过没有,这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洛基又会做些什么?”

    “!!!”

    袁满瞳孔一缩,C.C.的问题让他意识到了一件被他忽略的事情。

    原剧情中,雷神从被放逐到重新取回神力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即便如此,洛基依旧完成了某同样来自冰封王座的王子的伟业,即谋朝篡位,谋害亲爹(巨人王劳菲),并准备让故国(约顿海姆)毁于一旦。

    袁满如今选择的方式势必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让上面的差点、险些变成现实。那样一来,受到牵连的将不只是一个城镇,而是一大片星域。

    虽然有一种推论认为奥丁昏迷和后面的醒来非常蹊跷,很有可能是故意装昏考验两个儿子。但这终究只是推论而非确认,万一不是装昏,真是巧合呢?

    想通个中关节的袁满额头冷汗涔涔,这可是一个星域的智慧生命啊,哪怕不是人类,他也背不起。

    “想明白了?”C.C.手指弯曲,对着袁满的额头来了一个暴栗,“以后考虑问题的时候要全面一点,这次有我帮你补救,下次就不一定了。”

    “呃,嗯。”袁满连连点头,“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的做法能够避免一切的发生?”

    “避免不可能,但能够争取到一些时间。洛基是个聪明人,而且多疑。聪明人喜欢从多方面考虑问题,多疑会让这一点进一步放大。一个多疑的人发现自己的阴谋被人识破,一定会更加小心谨慎,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怕他看到的一切都是陷阱,引诱他主动出击然后人赃并获的陷阱。”

    “也有可能会破釜沉舟,变本加厉,速战速决。”袁满提醒道。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阴谋败露,垂死一搏。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但你不要忘了,我还活着,而洛基能够看到地球上的状况。当他看见我继续在地球上活动,一点都没有把被他杀死的事放在心上,你觉得他会作何感想?”

    听到C.C.这么说,袁满心头浮现出四个字——有恃无恐。

    老娘之所以这么淡定,是因为知道你蹦哒不了多久,马上就要倒霉,所以一点都不在乎。在这样的前提下,洛基敢轻举妄动就有鬼了,偏偏他还看不出任何异样,这对于一个聪明且多疑的人来说,绝对是最大的煎熬。

    “你觉得能拖多久?”

    “不知道,因为我们对于洛基和阿斯加德的了解其实不算多。不过应该不会太短,毕竟阿斯加德人的时间观念和我们不一样。”

    在阿斯加德900岁依旧是美少女,人类的一年在阿斯加德人看来可能只有一两个月,这是由寿命差异决定的,不过——

    “这一点对于托尔来说也是一样。”袁满叹了口气,“归根结底,还是要和时间赛跑。”

    “不必太过担心。”C.C.安慰道,“能够扭转局面的不止有托尔,还有奥丁,他那样的存在不可能一直昏迷下去。如果真的一直不醒,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在装昏。”

    “有道理。”

    奥丁统治阿斯加德,威压九大星域那么多年,威望早已是无可动摇,只要他醒来,不管洛基如何抵抗,如何挣扎都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洛基还有最后一招,效法阿尔萨斯弑父(奥丁),但洛基终究不是阿尔萨斯,他做不出这样的事,如果他想杀,早就可以动手。

    尽管反叛,尽管玩弄阴谋,但洛基始终不曾泯灭人性,依旧保留着对奥丁,对托尔的感情,这是他的矛盾之处,也是他不那么惹人讨厌的原因。

    而这也意味着袁满的后顾之忧被大大降低,他回到雷神之锤旁边,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口道:“托尔殿下,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