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九十八章 来得真不是时候
    不愧是执掌顶尖财阀的大佬,做生意、捞好处的本事一套一套的。

    两家通吃,多么美好的说法。

    袁满承认自己被打动了。

    他忙前忙后不就是为了争取神盾局和阿斯加德的好感,如今这个机会就在眼前。

    不过想要抓住机会,真正实现两家通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原剧情中,托尔是因为毁灭者大肆破坏,无人能制,不仅威胁到他和他的朋友们的生命,更想将周围的一切都毁灭。

    为了保护这一切,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托尔决定放下骄傲,牺牲自我,背负一切,这一精神上的转变最终让他通过奥丁的试炼,重获神力。

    就这样让剧情照着原有的轨迹发展下去,等着托尔完成蜕变不是不可以,但这种做法有两个弊端。

    其一,转变完全靠的是托尔自己,没袁满,没事务所什么事。

    说得更过分点,外来者介入的越少越好,对剧情的影响越少越好。这样还怎么捞好处,怎么两家通吃?一家都吃不到。

    其二,这个过程需要付出牺牲。

    虽然在电影里只是作为背景板,用来烘托气氛,凸显特效,可一旦变为真实的世界,背景也会变为真实。

    袁满在来的时候特地看过了,那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城镇,那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每一幢房屋都是真的。仅仅是为了促进托尔的蜕变,便将他们牺牲掉,毁灭成百上千的生命,这样未免太过残酷。

    当然,袁满也可以把托尔移到基地里来,但如此一来,只是将牺牲的人从平民变成基地里的特工和美国大兵,并没有本质上的分别。

    袁满不是那种圣人到极致,完全看不得牺牲的人,必要时他也不是狠不下心。

    鲁路修搞了那么多事,坑死了那么多布里塔尼亚的军人也没见袁满说些什么。因为那是战争,战争总免不了死人,鲁路修的做法已经算是非常有效率的了。

    可托尔这次不同,这次的牺牲是不必要的,完全可以避免的。袁老爷敢拍着胸口保证,他能搞定毁灭者,保证一个人都不会死。

    作为代价,托尔也将失去这次蜕变的机会,继续以凡人的身份迷惘。

    思前想后,袁满决定把主动权交给当事人自己。

    “托尔,我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你问吧。”托尔一边回答,一边吨吨吨地灌着酒,显然是心情不佳。

    “假如,我是说假如,有这么个机会,能够让你成为合格的王者,但作为代价需要付出相当的牺牲……嗯,比如不远处那个小镇的毁灭,你会如何选择?”

    “还用问吗?”托尔发出一声冷笑,毫不犹豫地答道,“如果这真是成为王的代价,我宁愿不做这个王,永远做一个凡人!”

    “哦?为什么?”C.C.眼睛半闭半睁,“你不是神吗?就算失去了神力,你的身体素质、寿命还有其他方面都远远凌驾于普通人类,为什么会在意人类的生死?”

    “我们并不是神,我们和人类一样出生,生活然后死去,这是我父亲常说的一句话。”

    托尔放下酒瓶,眼神有些微的恍惚,似是在怀念,也似是在自嘲。

    “我以前不是很能理解,但当我失去一切后,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我们没什么不同。”

    “这个回答……以王者来说有点过于软弱了。如果是那些青史留名的王者,恐怕会给出完全相反的结果。毕竟只是一个小镇而已,以此为代价换取一位合格的阿斯加德之王,九大星域共主简直太划算了。不过——”

    C.C.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叹,眼神飘向袁满,后者接话道。

    “——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喜欢你的回答。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人类。”

    “我都说了,我们没有不同,我的朋友。”托尔笑了。

    “好朋友。”袁满用力拍了下托尔的胳膊。

    “也算我一个。”托尼凑了过来。

    “当然,为了朋友,干了这瓶。”

    “干了!”

    “干就干,谁怕谁。”

    于是,三个男人又开始吨吨吨,完全不在意胃、肝、膀胱的压力,看得C.C.一阵无奈。

    “男人都是白痴——好了,别喝了,既然你不打算用那种方法,接下来你要怎么办?你不会打算让托尔一辈子都当凡人吧。”

    “还没想好。”袁满干脆摇头,“不过既然你主动问起,说明你已经有想法了吧。”

    C.C.哼了两声,似笑非笑:“你的反应越来越快了。”

    “跟你一起待了那么久,不快不行。别卖关子——大不了,我让托尔请你吃用阿斯加德的食材做的定制版披萨。”

    “披萨是?”托尔问。他混米徳加德的时候,披萨还没诞生。

    “就是面饼,上面撒很多不同的食材。”托尼解释道。

    “这个容易,我知道一家开了千年的烤饼店,在我们那里非常有名,我请客,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长生种就是牛逼,地球上百年老店就很牛了,阿斯加德没个千年历史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老店。

    “成交。”

    C.C.爽快点头,她本来就没打算藏着,不然根本不会说。

    “我的建议是学习。不是刚才的纸上谈兵,而是跟随在合适的人身边学习观摩,言传身教。”

    “好主意。不过你说的合适的人又都指谁呢?鲁路修的理念和托尔不符,柯内莉亚的话倒是相性不错,但现在没地方给他发挥。剩下的……查尔斯和修奈泽尔暂时解除不到。”

    袁满能想到的,有着王的器量和资质的就这几位。

    “不符合的未必不能学到东西,看出错误,引以为戒也是一种学习。”C.C.不急不忙地分析,“而且,也不一定要将目光局限在王身上。别忘了,托尔最缺的其实是觉悟,哪怕不是王,只要能教会托尔什么是觉悟,也是合适的人选。”

    “有道理。”袁满眼前一亮,“说到觉悟,我身边……嗯?”

    C.C.听出话音尤异:“你想到人选了?”

    “不是。”袁满表情古怪地摇了摇头,“是新客人上门的通知,来得真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