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九十七章 你的觉悟不够
    男人有时候就是欠揍。

    咳咳,这话不是C.C.说的,是袁满的老妈以前骂袁满和袁满老爸的。

    那会儿袁满还不服来着,现在觉得老妈不愧是老妈,一语道破男人本质啊。

    别的不说,托尼和托尔这俩名字里带托的是真欠揍。

    C.C.的身高和体型是因为儿时的奴隶经历,营养不良影响了发育,不然妥妥地卡莲乃至柯内莉亚级。

    当着C.C.的面说她太矮,太瘦,等同于揭她的伤疤,等同于作死。

    连袁满都想抽这俩嘴上没把门的货,更别说C.C.了。

    当然,一人挨了一脚,托字辈俩男人知道疼了,大脑清醒了不少,人也老实了。

    托尔嘀咕:“这脚法很有我们阿斯加德的风范。”

    托尼举手投降:“我错了,C.C.小姐。”

    C.C.冷哼一声,对着袁满努了努嘴。

    后者会意,搬了个还没开过的箱子当凳子,这才让这位大姐大的心情有所好转。

    “事情我都听袁满说了,你们的思路没有错,答案也没有错,就是有些钻牛角尖。”

    “怎么钻牛角尖了?”袁满配合着问。

    “拿起锤子的资格是成为一位合格的王,这一点没有错。但你们把这个合格的定义想得狭隘了。”

    “在我看来,评定一位王者的好坏只有一个标准,能不能让他的国家繁荣富强,让他的子民安居乐业。”

    “只要符合这个标准,不管性格、手段、理念、道路,这都是一位合格的王。所以,其实那些贤王、霸王、中兴之祖、治世之君其实都算,你们所列举的那些例子当然也包含在内。”

    C.C.条分缕析,侃侃而谈,其表现不负专家之名,不负袁满的期待,把头脑简单的托尔说得一愣一愣的。

    “就这么简单?”

    “对于其他人来说没那么简单。”C.C.先摇头,后点头,“天父奥丁的禁制肯定还有其他的条件,不过这些条件你应该都满足,所以不再讨论的范围内。”

    托尼不理解:“那为什么托尔还是拿不起来?明明我们已经找到答案了啊。”

    “找到答案不代表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王,托尔殿下依旧缺少作为一名王者的器量与觉悟!”

    这是C.C.给出的答案,真正的关键所在。

    力量?智慧?手腕?信念?

    这些当然很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转变。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王者,首先要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王者。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举个最简答的例子,每一名学生都知道我好好学习,努力读书,多看书,多做题,做他个十套八套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成绩会变好,家长会称赞,能考上好学校,未来会更好,成为人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

    可是,真正这么做而且做到的又能有几人呢?

    学校里的好学生永远只有那么几个,人生赢家也是,混得好的人还是。

    其他的那些人呢?

    他们只是知道而已,或许想要这么做过,甚至不止一次赌咒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可是过了几天或者看到那些与学习无关的东西,他们又故态复萌,把自己的决心,自己的誓言望到脑后。

    该看动画看动画,该看漫画看漫画,该看小说看小说,该玩游戏玩游戏,最终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懂,仅仅是觉悟不够而已。

    托尔也是如此。

    “我问你,如果你听到有敌人潜入你的国家,杀害你的人民,你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吗?”

    “这……”听到C.C.的问题,托尔犹豫了。

    C.C.又道:“不去想如何复仇,而是先查明原因,然后利用这件事为你的国家,为还活着的人民争取更多的利益。如果利益够大的话,你甚至可以放过凶手,不了了之,不再追究此事——你,能够做到吗?”

    “我……不能。”托尔大张着嘴,好一会儿才默默地摇了摇头。

    他当然可以点头,可以说是,但那只是欺瞒。

    他连阿斯加德和冰霜巨人的仇恨都无法忘记,明明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明明两个国度已经相安无事很久了。

    “所以,你依旧不是一位合格的王。”C.C.断言。

    虽然问题有些尖锐,有些极端,但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毕竟政治讲究的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一点无论是地球还是阿斯加德都一样,证据就是当年打冰霜巨人打得最狠的奥丁,之后一直在想着化解两个国家之间的矛盾。

    “我……该如何变得合格?”

    提出这个问题的托尔很痛苦。

    一方面他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王者,背负起整个阿斯加德,背负起九大星域。

    另一方面,他不想与过去的自己,与自己一直坚持的东西背离,变成自己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只能靠你自己想通。”C.C.淡漠地说着,“如果你没有从内心里认可并接受,不管其他人怎么说都没有用。反过来也是一样,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无法影响你的信念。所谓觉悟,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我就是想不通……”托尔懊恼地低下头。

    “也许是缺少了一些契机。”托尼若有所思地说道。

    袁满知道托尼是想起了自己的经历,一次次的危机,一次次的改变,最终让他达到如今的高度,可——

    “——契机这种东西不是说有就能有的。”

    “不一定吧。”托尼眨了眨眼。

    “诶?”袁满一愣。

    “我最近改变的那个契机不就是你创造的吗?”

    “好像是这样没错。”

    虽说佩玻的出现是个巧合,但之后都是在袁满的算计之中。

    “所以,这次也拜托你啦。”

    托尼半是半是期待,半是幸灾乐祸地说道。

    “我能改变,托尔一定也能,而且你的主业是承接委托,帮委托人排忧解难吧——现在就委托你。”

    “……”靠,还有这一手啊。

    “不要摆出这种表情嘛。”托尼伸手拍了拍袁满的肩膀,凑到后者耳边小声道,“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阿斯加德的感谢,神盾局的报酬,两家通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