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九十五章 你喝白的,我们喝啤的
    “真服了你们中国人弄吃的的水准。”

    托尼晃了晃脑袋。如果他的时间感没有出问题,袁满消失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

    “我种花家的吃货水平世界第一!”

    在这一方面,不管是哪个中国人都会自豪地宣称。

    “来吧,朋友们,开喝吧,咱们不醉不归。”

    袁满说着,野蛮地撕开眼前的箱子,取出两个装有金黄色液体的玻璃瓶。

    拇指随意一弹,弹飞瓶盖,其中一瓶递给托尼。

    托尔有样学样,开箱,拿酒。不同的是,他的酒瓶里装的是透明清澈的酒液。

    “不是吧,为什么他是高度白酒,我们是低度啤酒。”托尼抗议道。怎么说他也算是久经酒场,拼酒从没怕过谁,哪怕是喝到断片儿。

    “如果我们和他一样喝白的,那在他找到感觉前,我们已经倒下了。我这么说吧,人类和阿斯加德人酒量的差距和寿命的差距差不了多少。”

    袁满真不是在吹牛,阿斯加德人喜欢做三件事“打麻将,吃火锅,摆龙门阵(闲聊)”——不好意思,这是四川人的兴趣,重来。

    阿斯加德人喜欢做三件事“喝酒,打架,飙车(包括龙、飞船在内)”,其中喝酒排第一。

    阿斯加德人的酒文化怎么说呢,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地球人拼酒啤酒对瓶吹,阿斯加德人也差不多,不过这里的瓶需要换成桶,那种半人高的木桶。

    跟他们比,泡在酒精里长大的老毛子也只是弟弟,因为人家在酒精里泡了千年以上。

    托尔把鼻子凑到托尼的酒瓶前闻了闻,又打开袁满为自己准备的白酒灌了一口。

    “确实这个比较适合我,你对我们是真的很了解。”

    “不然也不会派我来和你接待你这位阿斯加德的王储。”

    开玩笑,我给你准备的可是五十六度红星二锅头啊。

    袁满拿起啤酒瓶和托尼碰了一下,猛灌一口。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还算不算王储。”

    失去力量的托尔,头脑反倒变得比拥有力量时清醒许多。可能是以前莽就足够了,现在发现莽不动了,不得不动脑,不得不学会认清现实。

    “我被放逐了,被我的父亲。”

    “为了什么?”托尼问。

    “因为我违背了他的命令。”

    接着,托尔就把来到地球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说了。

    不久前,有冰霜巨人潜入阿斯加德。冰霜巨人可是阿斯加德人的世仇,知道这件事的托尔脑子一热,带人闯进了冰霜巨人的地盘约顿海姆,不仅让自己和同伴落入险地,还险些挑起两大星域之间的战争。

    虽然最后奥丁及时赶到,成功将托尔等人带回,但托尔的行为和莽撞依旧让奥丁赶到失望与愤怒。

    他亲手剥夺了托尔的力量,并把他和雷神之锤丢到了地球。

    雷神之锤落在这里,托尔则落在了附近被艾瑞克·西尔维格和他的学生们捡到。在得知了附近有一个谁都拿不起来的锤子后,托尔知道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又脑子一热“趁夜潜(无)入(双)”了过来。

    于是就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朋友,你认为你之前的做法是正确的吗?”

    “我曾经认为我是正确的。我认为我的父亲老了,变得胆小,变得懦弱。正是因为他的不作为,才让原本被我们打怕了的冰霜巨人变得胆大妄为起来。”

    托尼直言不讳地问,托尔也直截了当地答。

    在他叙述的这段时间里,三人每人都吹了好几瓶酒下肚,说话也没了那么多顾忌。

    “现在呢?”

    “现在我同样觉得自己该这么做,作为一名阿斯加德的战士。”

    “但你不止是一名战士,是阿斯加德未来的王。”袁满又开了一箱酒,“战士可以满脑子只想着战斗,哪怕是战死。但是,王,一个国家的元首不可以。他所背负的不单只是他个人的生命,而是整个国家,所有的子民。”

    “没错。”托尼接话道,“托尔,你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其实是一个大集团的首领,集团里有着几万的员工。在关系到集团利益的时候,我必须深思熟虑,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哪怕这个选择让我觉得非常的不满。”

    “所以,一个合格的王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愤怒发动战争。”

    “因为战争是最直接的解决方式,但也是最残酷的方式,战争一旦发动,必然会将两个国家,千千万万的人都卷进去。”

    虽然只是头一次配合,但袁满和托尼在这方便的思考方式意外的合拍,一唱一和的效果非常不错。

    托尔拧开一瓶白酒,一口气全部灌下去,终于点头。

    “你们是对的。我的父亲也是对的,只有我错了。成为一个王,不仅需要勇气,需要力量,同样需要冷静的头脑和智慧,我不应该因为我的愤怒掀起战争,父亲对于我的惩罚已经算是很轻了。”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近在咫尺的雷神之锤突然发出一阵嗡鸣。

    虽然很弱,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三人都听到了。

    “这是……”

    “应该不是错觉。”

    “这就是所谓的资格?”

    “托尔,再去试一次。”

    “嗯!”

    托尔又惊又喜,一把扫开挡路的酒瓶,整个人扑了过去。

    就在刚才,他接受了自己失去力量,变成凡人的事实,但这不代表他不渴望取回力量。

    他想重新变回雷神,重新回到自己的故乡。

    父亲,我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在心里这么想着的托尔再度将手搭在雷神之锤的锤柄上。

    遗憾的是,这一次他依旧没能拿起这件属于他的神器。

    不过他并没有太过沮丧,毕竟不是第一次失败,而且这一次触碰锤子他也不是一无所获——虽然依旧没能将战锤举起来,但战锤不再是一动不动,这意味着他对于资格的理解没有错误,三人思考的方向是正确的。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怎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