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九十四章 失去神力的雷神
    幽暗的环境。

    膝盖弯曲,几乎深蹲到地上的姿势。

    绷紧的身体,隆起的肌肉。

    额头青筋暴起,脸上因为憋气被红色充斥。

    不时能听到“嗯~”“啊~”之类混合着压抑与释放的声音。

    同时响起的,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这样的描述会联想到什么?

    至少有一半人会想到一项常规操作,多见于学校、工作单位等公共场合。

    没错,就是人类必须的吃喝拉撒中的拉——蹲坑。

    不过,蹲坑在中国很普遍,在国外,尤其是发达国家并不常见,那边即使是在公共场合也大多使用坐便器。

    所以,这里不是蹲坑,而是托尔在拿他的喵喵锤。

    然而,明明是他的锤子,他却和其他试图拿起锤子的人一样,无论如何用力,变换姿势,用脚踹,用拳头打,甚至整个人都撞过去,锤子依旧纹丝不动,仿佛和大地融为一体。

    最后,用尽所有力气的托尔,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疯了似的仰天狂吼。

    “啊啊啊啊啊啊——”

    是在发泄,也是在无能狂怒。

    旁边的回廊上,刚把实验器材运出去的托尼又折了回来,靠在一根栏杆上,说着风凉话。

    “你不是说他是锤子的主人吗?怎么自己的锤子自己拿不起来?不会是个冒牌货吧。”

    袁满解释道:“我也说过了,奥丁在上面下了禁制——唯有有资格者,方可拿起。托尔他,应该是因为什么原因失去了资格,这可能也是他和锤子来到地球的原因。”

    “比如你那位女助理说的‘王位试炼’?”

    “只是其中一种猜测,可能性比较大的一种。”

    “还有没有其他可能?”

    “有啊,比如战败逃亡,托尔被人打废了之类的,不过这种可能性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为什么?”

    “因为他爹,被称为‘全能天父’的奥丁是一个超级猛人。”

    “超级猛人,有多猛?”托尼好奇道,男人嘛,多少都会向往力量。

    “至少能够单人毁灭星球,和我之前提过的至尊法师属于一个档次,甚至更强。”

    “……”托尼无言,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紧张了,连‘至尊法师’都不一定能战胜的存在——对了,那么托尔呢,既然是奥丁的儿子,又活了几千年,不该只有刚才那点水准吧。”

    袁满摇头:“肯定不会,他现在这样应该是因为失去了力量,可能和锤子有关吧。”

    “如果他恢复力量呢?”

    “嗯……把你我捆一块胖揍肯定是没问题的。具体的评级我说不好,可能是半步天父?也可能是星球级?”

    “呃,你这标准都是怎么来的?”托尼越听越糊涂,半步天父是个什么鬼?星球级又是个什么鬼。

    “有人闲着没事评的呗。我们那有句话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嘛,你懂得,文学科学这种领域谁都不服谁。‘武无第二’更好懂,拥有力量的人总想分出个一二三来,就像奥运会那样。”

    说话之间,袁满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起源于《海贼王》,却被应用于各大战斗动漫中的经典梗。

    托尔,大声说出你的实力!

    我是准天父实力!

    放屁,灭霸才是准天父实力,你被他按在地上打,这也配准天父实力?

    那你说我是什么实力?

    你和普通浩克五五开,所以你只有准星球实力!

    什么?不可能!我不信!

    正因为你无法正视现实,不能正确认知自己的实力,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判处托尔——剥夺神力,永久流放!

    No~~~~~~~~~~~

    咳咳,只能说高手在民间,我比官方懂漫威,贴吧版永远比官方版好看。

    当然,在托尔最失意的时候脑补这个,确实有点不尊重人——或许喵喵锤只给袁满拖着走,不给他拿起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于是,袁老爷花了一秒钟时间收拢思绪,又花了三秒钟时间在心中为雷神道歉,并下定决心以后用实际行动来偿还内心的失礼——嗯,其实没这一出,袁老爷也打算这么做,这就是个自我欺骗的借口。

    这个时候,托尔也吼不动了,面如死灰,颓废地躺倒在地,一动不动。

    袁满在他的身边坐下,伸手把他拉着坐起。

    “殿下,你的状态好像不太好。”

    “是的,我很不好。”托尔到底是活了几千年的存在,没有完全失去对外界的反应。

    袁满安慰道:“心情不好找个人倾诉会好很多,这话是——”

    “——是我说的。”

    托尼也走了过来,在托尔的另一边坐下。

    顺带一提,托尼进驻后,把实验室重新整了一遍,不再是丢人的头顶没盖,地上全是土。托尼用他带来的工程机械为地面和头顶都附加了一层绝缘板。

    一位名字里带托的对另一位名字里同样带托的说道“”

    “嘿,朋友,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的状况绝对不会比前段时间的我更糟糕。至少你的身体还算健康,而我那时真的快死了。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希望一直都在,只要你不放弃的话。”

    “可我不知道哪里还有希望。”托尔迷茫地抱住自己的脑袋。

    “你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寻找,或许你需要酒精的帮助。”

    情商在线的托尼在这方面可比袁满强多了,本来袁满是想让C.C.担任“心理辅导师”的角色,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刚刚走出人生低谷的托尼,比任何人都合适。

    托尔点头:“酒精,那是个好东西,如果能喝醉的话。”

    “等我一下,我去拿,我带了几瓶不错的威士忌。”

    “还是我去吧。”

    袁满先一步起身,身形凭空消失。返回的时候,他的左右各摞着一叠与人等高的箱子。

    左边是棕黄色,右边是蓝的。

    “你怎么搬了这么多过来?”托尼看愣了。

    “我还怕这不够。这边是你的,这边是我们的。”

    袁满把棕黄色的推到托尔面前,又把蓝的摆在自己和托尼的面前,最后甩出一个塑料袋。

    “还有这个,下酒经典配菜,花生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