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八章 鹰眼巴顿
    虽然已经说过一次了,但还是要再说一次,尼克·弗瑞的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达成合作意向后不到十分钟,他就把相关事宜安排好了。

    交通工具,移动线路,乃至相关的身份和证件——很显然,他已经对袁满等人做了调查,并且毫无发现。

    这也说明尼克·弗瑞相信了袁满之前没有恶意,是正向组织的说辞,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越是发达的社会,合法身份就越是重要,因为验证的途径和需求太多,一个不经意就会暴露。为了避免黑户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一个合法的身份是必须的。

    幸运的是,处于特工伪装和调查的需要,神盾局本身就有各种户籍系统的权限,也能够自行定制“合法”的身份,在美国的户籍里加两个人只是举手之劳。

    当然,不管是不是举手之劳,尼克·弗瑞心里到底怎么想,这个人情袁满都记下了,因为从现在起,他可以不用再偷偷摸摸,可以光明正大地以合法的身份行动。

    同时记住的还有另一个人,尼克·弗瑞送证件时一并带来的男人。

    和见过不止一次的寡姐娜塔莎相比,这一位看上去要凶悍很多,挺拔大的身材,冷峻的气质。手、脚、身体线条与普通人稍显不同,那是从小苦练武技的人才会有的身体特征。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非同一般的锐利,哪怕是久经战场的柯内莉亚,妖孽级的鲁路修单论眼神在这方面也比不上他。

    “这位是巴顿特工,接下来会和你们一起行动。”

    “巴顿?难道和那位击败了‘沙漠之狐’隆美尔的‘血胆将军’有关?”

    袁满说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传奇名将乔治·巴顿,一位强悍,铁血,本人和战法同样风格鲜明的将军。

    “只是同姓。”巴顿特工一丝不苟地答道,“我是克林顿·弗朗西斯·巴顿,神盾局九级特工。”

    神盾局特工一共分为十级,等级越高地位越高,权限越大,尼克·弗瑞是位于顶点的十级,黑寡妇娜塔莎则是七级(电影宇宙)。

    “我是袁满,这位是C.C.,很高兴能认识你。”袁满态度郑重地伸手与巴顿特工相握,态度并不比对待尼克·弗瑞差。

    他已经知道这位到底是谁了,克林顿·弗朗西斯·巴顿的名字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要说起绰号“鹰眼”未必会比“黑寡妇”“钢铁侠”逊色。

    没错,他正是漫威宇宙经典超级英雄组合“战法牧”,呸“盾铁锤,鹰寡绿”中的“鹰”,地球上最强的弓箭手之一。

    考虑到这次活动的性质,他是尼克·弗瑞麾下最合适的人选。

    无论是最强弓箭手的眼力,还是本人的冷峻性格。

    “局长说了,本次任务以袁先生和C.C.小姐为主导,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和我说,我会全力配合。”

    “这么说来倒真有一个,晚餐要吃正宗美洲风味的披萨。”

    “呃……”

    听到袁满的要求,鹰眼有明显的愣神。

    出任务这么多年,他还没遇到过这么奇葩的要求。

    他见过喜欢豪奢的目标,但披萨这种大众食品明显与豪奢挂不上钩。

    他也遇到过喜欢刁难下属的人,但买披萨这种事怎么都和刁难搭不上关系。

    尼克·弗瑞也有些奇怪:“这种事和本次的任务没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袁满摆了摆手,“我跟你们说啊,我这位助理的架子可不小,一般不出外勤,我好不容易才请动她的——用正宗的美洲披萨作为报酬,而且要弗瑞局长请客。”

    “这个没问题。巴顿特工,你出任务的时候稍微绕一下,回来我私人给你报销。”尼克·弗瑞一口答应。

    不就是一份美洲披萨嘛,小意思,怎么说都是堂堂神盾局局长大人,薪水不说能和佩玻这样的大集团总裁比,碾压一般的企业高管,社会精英还是没问题的。

    “是,局长。”鹰眼应声道。

    他虽然认真,不苟言笑,但他同样是特工,不会那么死板不懂变通,更不会说出“现在是工作时间,公私不能混淆”之类的不过脑子的话。

    “还有什么要求赶快提,没有我希望你们尽快出发。”尼克·弗瑞催促道。

    “没了。”袁满摇头,想了想又补充道,“就算有,我想巴顿先生也能处理。”

    “那我们这就出发?”巴顿询问道,“先去拿袁先生的行李?”

    “不用了。时间有限,弗瑞局长可能没和你说,我其实是一名异能者,有着操作空间的能力,我想拿行李随时可以回去拿。”

    “原来如此。”

    鹰眼的一双鹰眼微微一缩。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家的局长大人会如此看重一个外人。

    特工出任务总会为装备、负重困扰,尤其是他这种狙击手,每次挑选装备都很头疼,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能把所有的武器弹药全带上该多好。

    现在,能够实现的人就在眼前。

    “那我们这就出发?”

    “这就出发。”袁满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早到一点就能早点见到大名鼎鼎的雷神。

    “两位请跟我来,车就在楼下。”

    “你跟他去,我就不去了。”C.C.说道。

    袁满扭头:“呃……你要反悔?”

    “不是,你不是可以传送吗?先把我送回去,等到地方了再接我过来,我不想坐太长时间的车。”C.C.的语气中透着理所当然。

    “行吧,坐车确实挺无聊的!”袁满答应的同样理所当然。

    “能不能也来接一下我?”托尼凑了过来。

    对此,袁满只回了一个字:“滚~”

    “喂喂,不带这样的,重色轻友。”托尼抗议道。

    “说得像你不重色轻友是的,关于佩玻女士的事你跑得比谁都快。”

    “但我同样重视朋友啊,我们是朋友吧,而且有了成果你也能得到好处。”

    “好吧,看在朋(好)友(处)的份上。”袁满终于松口。

    “我先回家准备仪器,到了就联系我。”

    托尼也在随行名单之中。不过不是去处理托尔的问题,而是去研究雷神之锤,以神盾局顾问的身份。

    这三天里,他看完了父亲留下的影像资料,深刻理解到了父亲的苦心以及那一份深沉的情感。

    就像尼克·弗瑞说得那样,他的父亲不是不爱他,只是不善表达。

    从那一刻起,他下了决心,为了父亲也为了自己。

    ——正如你把我带来这个世界一样,我也要将你最伟大的设计带来这个世界,这是现在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如果时间能够回到那一天,我想对你说,我爱你,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