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四章 魔女并非无情
    “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于此下令——”

    鲁路修再次显现出眼中的飞鸟纹样,却没有按照C.C.想的那样下达命令,而是用了一个最Bug的,最万金油的方式。

    “——服从于我!”

    飞鸟振翅,映入毛的双眼,却没有像以前的案例那样瞬间夺去他的意志。

    过于强烈的情感抵触着鲁路修强加而来的意志,在梦呓般的低语声中。

    “不要,不要,不要……”

    遗憾的是,鲁路修的“王之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即使毛对于C.C.的情感是如此的强烈,也最终没能敌过geass的强制命令。

    同样显现出飞鸟纹样的双眼失去了光彩,毛停止了所有的活动,机械地应了一声:“是。”

    “鲁路修,你这是……”袁满疑惑道。

    “事关重大,我不得不谨慎一些,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所以,C.C.,我再多问几个问题。”鲁路修解释道。

    “你问吧。”C.C.知道不过鲁路修这关,一切都是空谈。

    “第一,让毛忘记之后,你打算怎么安置他?你我都很清楚,geass向团有geass消除器这种东西,你和V.V.也可以消除geass的效果。万一他被人找到,消除了我的geass……”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把他送到其他的世界去。V.V.和geass向团的手伸得再长,也伸不到异世界。”C.C.的回答证明她确实经过深思熟虑。

    “第二,如何保证我的geass不会在异世界被解除?根据目前接触过的世界分析,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只能算中等偏下。”

    “送到力量体系更低的世界,袁满你那边——”

    袁满想了想,答道:“我那边倒是问题不大,不过《叛逆的鲁路修》这一作品的人气这么高,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风险。真要安置,我觉得桐人那边更合适。那边除了‘心意’系统,不存在超凡力量,社会体系也比较健全。而这唯一的风险只要不接触VR相关设备也可以杜绝,我们可以在预设命令的时候就考虑进去。”

    “可以。”鲁路修补充道,“保险起见,再让大蛇丸施加一个相关的禁制。”

    “我会去和大蛇丸说。他有求于我,不会拒绝这种小小的要求。”C.C.同意了。

    “那么,就这么决定吧。”袁满一锤定音,“鲁路修,你先问下毛刚才有没有说谎,读心能力到底能不能突破事务所的保密条例。然后按照我们说的,消了他的记忆,之后的事情我来处理。”

    “是,所长。”鲁路修立刻开始执行。

    他的目的始终都是解除隐患,并不是一定要杀了毛。只要不会威胁到他和他所看重的人,放他一条生路也未尝不可。

    没过几分钟结果出来了,毛没有说谎。

    他确实无法突破事务所的强制力保证,读取相关信息。

    随后,鲁路修对毛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忘却一切,将后者的痛苦、痴心、疯狂全部封印起来。

    直到死亡的前一刻,封印的效力才会减弱,被遗忘过往才会渐渐浮现。

    到那个时候,无论是懊悔,还是愤怒,又或者被人生的后半部分压倒,选择会心一笑,都不会影响到在场的三人,这就足够了。

    在那之后,袁满带着一张白纸的毛返回研究所,让大蛇丸施加禁制。

    接下来的第二天,他久违地来到《刀剑神域》的世界,透过亚丝娜家里的关系找到了一家慈善性质的救助机构,把失忆的毛安排了进去。

    此时的毛,已经不叫毛,C.C.为他取了一个新的名字——白。

    白发的白,也是一张白纸的白,希望他真的忘却过往,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当白在亚丝娜和桐人的搀扶下,走进那扇玻璃门的时候,C.C.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缓和下来,她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自语道。

    “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身边的袁满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还在生我的气?”C.C.侧过头,眯起的眼睛里有着难得的歉意。

    从昨晚开始,不管是鲁路修还是袁满和C.C.说话的次数明显减少,脸上也一直处于没有表情的状态。

    “我不该生气吗?”袁满反问。

    “为什么生气?是气我瞒着你?还是其他的原因?”

    “两者都有吧,虽然前者我们也有错,虽然后者的本质其实是男人的妒忌心,可我就是忍不住。”

    “嘿~我以为你不会承认呢。”

    “当时肯定不会承认,现在想通了,也就没什么不能承认的。虽然你没有读心的geass,但我不认为我的谎言能够骗过你。”

    一夜的冷淡不仅冷的是C.C.,也是袁满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清楚的时间。没有这一夜,他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蠢话。

    这是鲁路修告诉他的控制情绪的小诀窍,效果意外的不错,他想清楚了很多的事。

    “想通了,还生气吗?”今日的C.C.格外主动。

    “还有一点,但更多的是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你为了毛来阻止我和鲁路修。如果你选择冷眼旁观,对我来说才是更糟糕的。”

    “为什么?”

    “连朝夕相处那么多年,亲手养大的孩子的生死都不在乎,你还会在乎什么?我又该如何和这样的你相处?”

    C.C.啊了一声,她没想到袁满会从这个角度看待问题。

    “现在呢?”

    “现在很好啊。漫长的岁月没有磨灭你的感情,只是让它内敛。你会为了他奔波,为了他而悲伤,总有一天我也可以,朝夕相处的我。”

    这就是袁满深思一夜,最大的收获。

    “嘿~你在打这个主意啊。”C.C.似笑非笑,“那可能需要几年,十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百年千年也无妨。”袁满信心慢慢地说道。

    “别到时候,你的感情先磨灭了。”

    “不会的,因为我会去找人取经,找种族寿命至少四位数,而且能常年保持热情,脾气火爆的长生种。”

    “听上去似乎是一群很有意思的人,带我一起?”

    “好啊。”这种要求,袁满当然不会拒绝,“应该就这几天吧,在此之前我们先回家去补番吧。”

    “嗯,我们回家。”C.C.终于笑了。

    “好,我们回家。”袁满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