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三章 C.C.的意图
    袁满真是服了,不服不行。

    宇智波带土的愿望是什么?

    明眼人都知道都知道,追野原琳呗。

    只不过和带土相熟的都是没有情感经历的爱情小白,有心无力。

    C.C.就不一样了。

    她是千年魔女,阅历丰富。

    更重要的是她曾经拥有过“被爱”的geass,主动被动爱过她,追过她的男人数都数不清,各种表白追求泡妞的套路她都见过,搞不好比托尼这个花花公子都熟悉追女人的套路。

    这里需要重点感谢一下鲁路修世界的神明,没有让C.C.变弯,不然鲁路修的故事将会完全换一个风格。

    咳咳,扯远了,总之C.C.如果真想帮带土,带土失败的可能性基本为零,除非野原琳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带土。

    同样,只要C.C.透露一点点自己的辉煌过往,带土肯定当场土下座,哭着喊着要抱大佬的大腿,区区分身变身伪装自是不在话下。

    带土的忍术修为在袁满之上,不刻意试探很难看穿。

    大蛇丸倒是能看穿,但他不是那种有事就说的人,最多就是心里思考怎么会是,不说破。

    琳和卡卡西不好说,大概率是没注意。就算注意到了可能也没往这方面想,毕竟和C.C.接触不多,不熟。

    如此一来,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依旧蒙在鼓里,C.C.就这么成功瞒天过海,悄悄摸到袁满和鲁路修的眼皮子底下。

    想通了个中关节,袁满有些无奈地说道:“有话直说不行吗?没必要搞这种小动作吧。”

    “同样的话还给你。”C.C.没好气地甩了一个卫生眼过来,“你们策划这个小动作的时候也没告诉我,姑且毛也算是我的前契约者。”

    “……”袁满无话可说,因为这是毋庸辩驳的事实。

    “C.C.,你又一次叫我的名字了。”被压在身下的毛眼含热泪,肉麻的声音听得人一身鸡皮疙瘩。

    鲁路修随手用耳机堵住毛的嘴,同时对C.C.说道:“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们就把话说开了吧。这个男人很危险,无论是能力还是性格,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

    “是的,我知道。”C.C.点头。即便读心能力对她无效,她依旧选择实话实说。

    “我的性格你清楚,我不会留下这么一个隐患,让他去威胁到我的家人,威胁到我的计划。”

    “我清楚,站在你的立场,我也会这么做。”

    “所以,我会从他身上得到我想要的情报后,杀了他,希望你不要阻拦。”

    “很抱歉,这一点我办不到。”C.C.摇了摇头,虽然动作幅度不大,却能看出她的坚定。

    “C.C.”毛又开始了。

    “你塔喵闭嘴!”

    这一次连袁满都忍不住了。一记肘击撞中毛的后背,用疼痛让他闭嘴。

    本来C.C.为了毛偷偷溜出来,他心里就不爽,现在毛还在这里嘚瑟,不打你打谁?

    “直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希望你们能饶他一命。”

    C.C.再次迈开脚步,从鲁鲁修的身边走过,在毛的旁边蹲下。

    “你们的话,应该是知道的,我和毛的过去,他对于我的感情。”

    鲁鲁修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袁满则撇嘴表示:“一个脑子不正常的男人的过往我没兴趣,也懒得去记。”

    “那么我就说给你听吧。”

    说话之间,C.C.伸出手,轻轻触碰毛的额头,声音很柔,就像是毛的耳机里循环播放的那样。

    “我遇到毛的时候,他只有六岁,孤身一人。读书写字、父母亲人、包括最基本的善与恶全部一无所知。”

    “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了解周围的人,想要融入那个群体,然而就连这一点他都无法做到,只是不停地被嫌弃,被欺凌。”

    “我对着那样的他伸出了手,给予了他geass,让他拥有了解读人心的能力,也让他得以不再被排斥。”

    “可geass的力量是一把双刃剑,能够控制的时候,他会成为最大的助力,一旦无法控制,便会失控暴走,反噬自己。”

    “没过多久,geass失控了,无差别地解读所有人的心声。面对这样的情况,还是个孩子的他能够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到,所以我带着他离开了人群。”

    “可能也有旅行倦怠的因素吧,我带着他在无人的深山中居住下来。教他读书写字,看着他慢慢长大。”

    “对于毛来说,我既是他的亲人,也是他的挚友,还有爱人,同时也是外人。因为在他眼里,只有我才是正常的人类,世界的唯一。”

    “啊,是啊,就是这样。”毛回应着,用炽烈的眼神和语气回应着,“你就是我的唯一,我也是你的唯一,所以和我一起回去好吗?就我们两个人。”

    “对不起,毛,那是不可能的。”

    C.C.的表情依然温和,但那份温和却将毛的情感阻挡在外。

    “你把我看作唯一,但你不是我的唯一,只是过于漫长的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我有我想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决绝的话语让毛的内心从火焰瞬间变为冰山,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袁满也有些绕糊涂了:“你不打算跟他走,又不让我们杀了他,你到底想怎样?不止是鲁路修,我也不想放任他这个危险因素。”

    “不杀他,不代表没有消除隐患的方法。”C.C.站起身来,“他的疯狂,他失控的能力,他的大半个人生都是由我而起。只要忘了我,他就不用再承受这些痛苦,可以拥有一个全新的人生。”

    “你,你是想——”

    袁满双目圆睁,他已经领会到了C.C.的意图。

    “现在的话,还不太迟。”C.C.语声坚定,“拜托你了,鲁路修。”

    “不,不要,我不要忘记你,不要,不要,不要~~~~~”

    本出于失魂落魄的毛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通过读取鲁路修的内心,他知道了C.C.的打算。

    “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于此下令——”

    鲁路修再次显现出眼中的飞鸟纹样,却没有按照C.C.想的那样下达命令,而是用了一个最Bug的,最万金油的方法。

    “——服从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