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二章 她不是你的人
    不仅是袁满,毛也猜到,或者说读出了鲁路修想要做什么。

    “不,不要!”

    “住,住手!”

    “放开我!放开我!”

    “我让你你放开我,你们两个卑劣的混蛋,抢劫犯,杀人犯,低贱的蛆虫(可自动替换为国内的各种脏话,现在网文整风,不好太过分)。”

    他拼命抵抗着,谩骂着,因为读心的能力。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即将面临的结局,也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无力。

    就像是在打牌,我起手全是炸弹,就算明牌了你又能如何?

    到头来,只能通过他曾经最不屑一顾的言语来发泄自己的不甘于怒火。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就算是死都不会放过你们,C.C.是我的,是我的,我的!!!”

    “你的?别自作多情了。”袁满忍不住嘲讽道,“明明你连她用过多少名字,真正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该不会以为C.C.就是她的真名吧?”

    “!!!”毛原本血气上涌的脸色瞬间苍白。

    看着这样的毛,袁满的心情好了很多,果然对待hentai就要用这样的方式才对。

    “我可是知道的哦,最初的名字,最喜欢的名字,最重要的名字,还有C.C.这个名字的由来。你是不是说她是你的吗?却没有我了解她,真是可悲啊。照你的说法,她应该是属于我的才对啊。”

    这句话对于把C.C.看作精神支柱,唯一依靠的毛来说简直就是诛心之语,让他的情绪瞬间失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你在欺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你是疯了,还是傻了?”袁满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对一个能够读心的人说谎有意义吗?啊,这么说来,你现在也该知道了吧,对于C.C.意义深刻的那些名字——我真是蠢了,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因为思考是人的本能反应,不受控制,所以读心才会是如此的可怕。”

    鲁路修略有些感慨地说道。袁满开口嘲讽的时候,他已经想到这一层。之所以没有开口阻止,是因为阻止了也没用。当袁满的内心浮现出嘲讽的念头时,相关的思维就会被毛的能力所解读。

    “不过所长是怎么知道的?她应该没有发动那个能力的机会才对。”

    “有啊,缔结契约的时候。我的天赋比较特殊,瞬间把同步率拉到很高,最终看到了C.C.的过往。”

    因为有读心的存在,袁满和鲁路修也不去思考,想到什么说什么。袁满也得以将一些原本藏在心里不好说的话说出口。

    “那啥,我这么做,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你给我看的不过是未来的可能性之一,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鲁路修淡定地摇头。

    “那就好。”到了现在,袁满终于抛开最后一丝负担,毫无顾虑地去对待C.C.。

    这时,处于失魂落魄状态的毛又开口了:“什么可能性,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装傻有意义吗?”袁满脸皮抽动,“你都能读心了,自己读啊。”

    “读不出来,我读不出来。”毛愣愣地盯着袁满,“未来的可能性,与之相关的一切都读不出来。还有你,从刚才开始就很奇怪,除了最开始的一点点,其他什么都听不到,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读取不了你的内心。”

    “嘿?读取不了所长的想法吗?”鲁路修眯起眼睛,“但是我的思考应该是能够读取的吧,不然你刚才不会那么激烈地抵抗。”

    “是啊,zero的事,皇子的事,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除了与未来的可能性相关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

    鲁路修和袁满对视一眼,双双反应过来。

    是事务所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保密条例所带来的限制,这种限制连“读心”这种geass都无法突破。

    “什么原来如此,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两人越是这样,毛越是慌张。

    明明已经厌烦了这个能力,才想在C.C.身边获得宁静,可现在发现能力失效,却又如此的不安。

    “你不需要知道。”袁满可没那个闲心和敌人解释,“鲁路修,虽然他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谎,但还是用你的能力确定一下吧。”

    “没问题,反正都要下令的,多问几个问题也没什么。”

    说话之间,鲁路修的左眼显现出朱红色的飞鸟纹章。

    “以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之名下令——”

    “等等!”

    突然,一个女性的声音在鲁路修的背后,袁满和毛的前方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三个男人都很熟悉。

    “C.C.。”鲁路修皱眉。

    “你怎么会在这里?”袁满震惊。

    根据两人的记忆,现在C.C.应该现在还在研究所里,不可能赶到这里——袁满和鲁路修可是传送过来的。

    毛浑身颤抖,原本暗淡的双眼中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神采。

    “是,是你吗?终,终于见到你了,真正的你!”

    C.C.并没有理会激动的毛,一边迈步走进,一边对着袁满和鲁路修解释: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参加聚餐,下午就离开了。”

    下午到现在,足够C.C.从成田连山赶回东京的阿什弗德学院。

    “因为这个家伙?”袁满眼神不善。

    C.C.还以一个微笑,完全没有把袁满的小情绪放在心上:

    “是啊。我没告诉过你们吗,我有时候能够感知到契约者的状态。”

    “那之前和我们在一起的是谁?忍者的变身术和分身术?大蛇丸?”鲁路修既在提问,也在分析。事务所里的成员只有大蛇丸会时不时搞点小动作。

    “不是。”C.C.摇头,“原本是想找他的,不过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更加适合的人选。”

    “是谁?”袁满也开始思考。

    不是大蛇丸,那就是阿飞,卡卡西,琳,带土中的一个。

    阿飞先排除,他接受命令的系统和其他人不一样。既然接受了袁满的雇佣,就不会在这方面隐瞒袁满。

    卡卡西也可以排除,他是个极有职业操守的忍者。

    琳乖巧听话,安分守己,不像是会帮着C.C.隐瞒自己的人,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这么近。排除。

    最后剩下——

    “带土?”

    “没错。”C.C.承认。

    “果然是他。”

    这家伙脑子不好使,对自己人没戒心,也容易被忽悠,哪里是C.C.的对手。

    “说吧,你是怎么忽悠的他的?”

    “用忽悠未免太难听了吧,我们只是互帮互助而已。他帮我瞒过你,我呢帮他实现一个愿望,他最想实现的愿望。”

    “你厉害!”

    袁满真是服了。

    PS:C.C.到底能不能感知到契约者的状态我也不知道,不过她有时候找人真的很准,就当她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