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一章 毛
    看到那个手势的同时,袁满举起望远镜,嘴角上翘。

    鲁路修的想法正是他的想法,在和C.C.缔结契约后,他就想这么做了。

    在望远镜和真实视角切换了两次,袁满突然产生了一个疑惑:

    “如果我的感觉没错,钟楼距离后门的直线距离也就500米的样子,我们在这里不会被他读心吗?而且这里这么显眼,有心的话一下子就找到了。”

    “就是要他找到。”鲁路修一边有节奏地转移视角,一边回答,重点凸出一个淡定,“根据动画里的情报,毛的‘读心’范围是500米,强制读取,不分敌我,不分目标。但这个500米是极限范围,在这种状态下他无法做到精确读取。想要更深入地,更详细地读心必须拉近距离,等他拉近了距离,哼哼~”

    鲁路修没有继续说下去,袁满也不需要他继续说,因为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

    两人只怕毛远离,远离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搞事情。至于靠近,好啊,越近越好,有袁满在,就算是是第一圆桌骑士开着座驾过来袁满也不怵,何况你个身体不怎么样,单挑都不一定挑得过鲁路修的弱鸡?

    你敢来,就敢让你死在这。

    鲁路修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原始的做法同样可以很有效。

    差不多三分钟后,鲁路修眉毛一挑。

    “找到了,应该就是他,比我想的还大胆,已经靠近到差不多两百米的距离。”

    “在哪,在哪?”袁满连忙询问。

    “在后花园的附近,靠南一点的小路上。”

    “南边……南边……找到了,应该是他没错,白毛、像是病号服一样的大衣、瘦、高、戴着墨镜和耳机,除了毛不会有其他人,你继续在这盯着,我去秒了他。”

    此时此刻,袁满的心情非常平静,既没有河口湖酒店事件的紧张,也没有看到过很多次为了剥夺他人生命而动摇。

    可能是因为真正经历过战斗,也上了战场,也可能是因为他在这方面的天生比较冷漠,对于亲手杀死毛的决定,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有的只是一种扫除垃圾、绊脚石的解脱感。

    “别急。”在袁满校准坐标,准备发动传送的时候,鲁路修拉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

    “我们只知道从动画里得到的特征,不能确定那就是本人,特征是可以伪造的,尤其敌人还是一个懂得读心的人。”

    “你说得有道理。”

    纸片人毕竟不是真人,毛的发色和装束有那么有个性,以至于他本人的特征反而非常淡薄,不好确认,有心伪装的话并不难。

    如果这是毛故意抛出来让他们安心的冒牌货,他本人则潜伏起来继续搞事,那麻烦就大了——别的不说,他只要把鲁路修是zero兼布里塔尼亚皇子的身份一说,就足够让鲁路修所有的谋划崩盘。

    “该怎么确认?”

    “我有办法,所长留一个分身在这里监视,我们一起过去。他能够读心,其实我也可以,只是方法稍微复杂一点。”

    “原来如此。”

    袁满心领神会,双手结印,以身体为苗床培育出一个木分身接过望远镜继续监视。

    随后本体抓住鲁路修的肩膀,瞬间出现在目标身后。

    疑似毛的男人反应很快,两人刚刚站定,他便转过身来,手中多了一把枪,看来是有所防备。

    只可惜,他的反应和袁满这样的超人比起来还是相差太远,枪口刚一抬起,便被袁满一把夺过,接着飞起一脚,把他踹到在地。

    “手臂无力,却能那么快转身,而且提前准备好了枪,本人的可能性又提升了。”

    手臂无力是说毛的身体素质不行,这样一来他的反应只能归结于提前获取信息后的预判。

    怎么获取的信息?读心。

    “确实。不过,来都来了,多确认一下也没有坏处,请继续按住他。”

    鲁路修说着,先摘下男人脸上的眼镜,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又摘下男人的耳机,放在耳边听了听,听完后还特地放到了袁满的耳边。

    “我知道的,毛。”

    “放心吧,毛,我是不会死的。”

    “毛,醒了吗?”

    那种标志性的声线只要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是C.C.的声音。

    毛这家伙居然把C.C.的声音录了下来,不断循环播放,这塔喵绝对是hentai的领域了吧。

    “真恶心,令人不爽。”

    袁满一边厌恶地撇嘴,一边伸手到毛的口袋里摸索,最后找出了一个录音笔。

    “还,还给我!”毛嘶声尖叫,明明被袁满踢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却依旧强撑着伸出手。看来比起肉体上的痛苦,他更在意精神上的寄托。

    “还你个头!”

    袁满一抬手就要把录音笔砸掉,鲁路修及时拦住,劝道。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暴走的geass,无法关闭的能力,不管想不想,永远都在被动接受他人的心声,连睡觉都不得安宁。除了那一对男女,恐怕没人会喜欢这种感觉吧。”

    那一对男女自然是指他的父母,查尔斯皇帝和玛丽安娜皇妃,渴望消除所有的谎言,追求完全的真实。

    “这倒是,幸好你我的能力都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这么一说,袁满的心气平复不少。对于毛来说,唯有geass能力不起效,听不见心声的C.C.才是唯一的港湾,是最后的精神支柱。

    “说起读心,我倒想起一个拥有类似能力的家伙,不知道他是怎么适应的。”

    “哦?还有这样的人吗?”

    “有,齐木楠雄,一个几乎拥有所有超能力,近乎于全能之神的普通高中生。”

    “那算什么普通高中生?”鲁路修吐槽道,“那种人某种程度上已经不能算人了,也不适合用人的标准来衡量。”

    “是吗?我倒是觉得那家伙比绝大多数人都像人,活得无比真实。”

    “听上去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不说这个,你确定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我仔细检查过没有找到可以远距离发出指示的通信装置,基本可以确定他就是毛本人。不过为防万一,还是把最后的步骤也做了吧,所长,帮我按住他的眼皮,让他看着我!”

    袁满依言照办,他已经猜到鲁路修要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