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章 MAO必须死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袁满的表情变了。

    所有的纠结、思虑都消失不见,剩下只有冷酷,连平日温和的声线都受了影响,罕见地带上了杀意。

    “在哪里?”

    “在阿什弗德学院周围。”鲁路修的声线比袁满更加冷酷。

    “谁发现的?”

    “娜娜莉和咲世子一起。”

    娜娜莉不用说,袁满布下的后手。咲世子不用想,鲁路修自己的安排。

    “什么时间?”

    “就在刚才!”

    “呃,不是……刚才不是还在聚餐吗?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娜娜莉和咲世子还有办法监控学校?”袁满一愣。

    是娜娜莉的能力又进化了,还是咲世子觉醒了什么了不得能力,两人搞出了组合技?

    《火影忍者》里的忍术虽然是术,但很多时候和异能差不多,什么家族遗传的“血继限界”,在此之上的“血继淘汰”“血继网罗”。《火影忍者》的查克拉体系,遇上鲁路修世界的力量体系会发生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

    研究这种变化,正是大蛇丸目前的课题之一。

    不过,这一次,袁满猜错了。

    “不是特殊的术或者能力,是科技的力量。自从为结衣小姐制造身体,妮娜似乎迷上了无人机制作,最近做了不少新作品。娜娜莉有时会帮着她一起测试,这次就是在进行无人巡航测试时发现的。”

    “无人巡航……”袁满无语。

    这么高端的玩意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里,真不愧是妮娜·爱因斯坦,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一样都是开挂的。

    更加无语的是娜娜莉的手腕,这里的“帮忙测试”绝对不止是热心帮忙这么简单,肯定是看出了无人机在监控上的优势,用来和自己的“花之眼”互补。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妖孽了,也不知道鲁路修到底能不能降住她。要是降不住,以后的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这和袁满没关系,这对特殊的兄妹的特殊问题只能由他们自己来解决。从目前来开,娜娜莉不甘寂寞的活跃对于袁满是有好处的,至少,毛的问题不再是问题。

    “你找上我,应该是想好解决问题的方法了吧。”

    “当然。”鲁路修欣然点头,“麻烦所长和我走一趟,先回我家。”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走。”

    毛。

    英文为MAo。

    一个让袁满和鲁路修都戒备的人。

    袁满让娜娜莉在学院里布下“花之眼”就是为了防备他的到来。

    他是C.C.在离开玛丽安娜后收养的孤儿,也和C.C.签订契约,获得了geass能力。

    他的能力是“读心”,一种极为恶心的能力。只要他想,无论是表面思维还是深层思想他都能解读。在他面前,只要你还在思考,还有记忆,你所有的秘密都将不再是秘密。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更恶心的是持有能力的人是个疯子。他恋慕着C.C.,疯狂地,为了得到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在原剧情中,他就不止一次地掀起风波。

    知道C.C.的最新契约者是鲁路修后,他先是利用刚刚经历了丧父之痛的夏莉,失败后又用鲁路修威胁C.C.,被鲁路修破局败北后,还绑架了娜娜莉对鲁路修进行报复。

    当然,现在的夏莉不可能被利用。

    她既不知道鲁路修是zero,她的父亲既没有被卷入成田连山之战,最终不幸殒命——提前知道剧情的鲁路修怎么可能会让重视的友人在经历那样的悲伤。

    他只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快乐地活着,远离世界的黑暗。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放任这种能够肆意读取他人内心的疯子到处乱逛。因为威胁实在是他打,无论是对于藏有很多秘密的鲁路修,还是对于袁满本人来说。

    要知道袁老爷现在也是C.C.的契约者,同居人,关系还有那么点暧昧,说句自大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活着的人里,就属袁满和C.C.的关系最近,一旦得知了这样的事情,毛会怎么样用屁股想都知道。

    这个时候不能指望事务所的保密条例,一来不知道能不能防读心能力,二来就算能防,袁满和C.C.的关系也不在保密条例内,只要遇到相关人士,一下子就能读出来。

    虽说单对单,袁满并不怕毛,个体实力相差太大,但如果毛用他的能力玩弄诡计,袁满真不一定能防得住,而且他也讨厌这种被人暗中盯着算计的感觉。

    所以,毛必须死!

    还记得袁满在填写那张儿戏式的调查问卷时许下的愿望吗?

    最初是八个字——挽救悲剧,弥补遗憾。

    但在稍后,又补了一句——在不危及自身的前提下。

    而毛属于危及自身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袁满不会无聊地去发善心,而是以自保或者去除威胁为第一要务,而且会在第一时间付诸行动。

    袁满连招呼都打一声,直接带着鲁路修传送回家。

    之后又以鲁路修家为基准点,传送到了阿什弗德学院的最高处——钟楼的顶端。

    “用这个就行了?意外原始的方法。”

    袁满看了眼手中的望远镜,又看了看身边举着望远镜远的鲁路修,表情怪异。

    “原始不代表没有效果,能够得出好结果的方法都是好方法。”

    鲁路修平静地回答。

    娜娜莉和咲世子虽然通过同步影像设备看到了毛的身影,但无人机的巡航线路是固定的,娜娜莉无法更改。就算咲世子第一时间通知了鲁路修,鲁路修又第一时间找到袁满展开行动,一来一回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这个时候,毛早就不在原位,需要重新确定他的位置。

    鲁路修选择的方式就是通过望远镜,在最高处搜寻。

    “毛被拍到的位置是后院的围墙角落,附近没有车站,除了上学和放学的时间基本不会有往来的车辆。用我的身体能力来推断毛的行动力,他应该还在附近,沿着围墙移动和翻墙进入校园的可能性一半对一半,所长沿着围墙搜索,我负责校内。一旦发现他的位置——”

    说到这里,鲁路修伸出一根手指,在喉咙上轻轻滑过,用意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