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七十三章 霍华德的遗物
    娜塔莎搬来的是一个银色的金属箱,上面贴着神盾局专用的封条。

    箱子似乎很重,即使以娜塔莎的力量办起来也不轻松。

    “这是你父亲生前的研究成果。”尼克·弗瑞指着箱子说道。

    托尼愣愣地看着箱子表面的两行黑色英文——PRoPeRTYoFH.STARK。

    PRoPeRTY——财产,所有物。

    H.STARK——霍华德·史塔克的缩写,霍华德正是托尼的父亲。

    “我父亲的研究成果怎么会在你这里?”

    “因为他是神盾局开创者之一。”尼克·弗瑞若无其事地爆着重大猛料。

    “什么?”

    “他让我们在合适的时候把这个交给你,这里装着他真正的心血。”

    “真正的心血?”

    “没错,你胸口那个东西——”

    “——它已经不在我的胸口了,在这里。”托尼手掌一翻,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方舟反应炉。

    “好吧,这个东西它其实是根据不完善的技术制造的。”

    “它非常完善。”

    托尼把玩着反应炉,这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他绝不容许有人诋毁。

    “也许它以前并不完善,直到我把它微型化。”

    “不。”尼克·弗瑞摇了摇头,“你父亲所说的方舟反应炉只是重大开发计划的基石。他本来要开始一场能源大战,就连军备竞赛都会相形见绌。他的目标可是非常远大,他要让未来的核反应堆变成像七号电池一样的尺寸。”

    “这确实是他的风格,然后呢?”当然,那只是目标,肯定还没实现,否则托尼的方舟反应炉不会引来那么多人的觊觎。

    “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具备这个能力和学识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他说的?”托尼挑了下眉毛。

    “嗯。”尼克·弗瑞点头,“你能胜任吗?如果能的话,就算你把反应炉装回去,也不会再出现钯中毒的症状。”

    如果是其他人或者其他的技术,托尼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因为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着足够的自信。但事关他的父亲,霍华德·史塔克,他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动摇,两分复杂,三分痛苦。

    “老实说,我不是很相信那是他说的话。他……其实对我并不看好。”

    “你都记得你父亲的什么?”尼克·弗瑞问。

    “他很冷漠,他很精明,他从来没说过他爱我,甚至从来没说过他喜欢我。所以,当你说他把未来全部都寄托在我身上,并且要我继承他的遗志,我有点难以接受。我无法理解,对于那个人来说,送我去寄宿学校是他最开心的一天。”

    一提起自己的父亲,托尼就有一肚子牢骚。在外人看来,他是含着金汤匙出声的贵公子,可很多时候,他宁愿生活在普通人家,因为那里不会像他家那么冷漠。

    不过,尼克·弗瑞不这么认为:“听着,托尼,我可以肯定你的父亲是爱你的,他只是有着研究人员的通病——不善于表达。当你把里面的一切看完,你就会明白了,他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爱你。”

    “是么,希望如此。”托尼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这就是你的开价。”

    “没错。”

    托尼讽刺道:“拿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当作价码,你比我还会做生意。”

    “是留给你的,但决定要不要将它交给你的人是我,明白吗?老实说,我现在依然不确定你是否能够担起这份重任,在心态上。”

    “得了吧,你不就是希望让我听你的嘛。”

    虽说刚才被父亲的事情扰乱了心神,但很快,托尼就反应过来这位天字第一号大特工的真正目的。

    “你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尼克·弗瑞坦然承认,“你的回答将决定我对你的态度。”

    托尼伸手拍了拍箱子:“如果这里面的东西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会用我剩下的一半人生去完成它。不过——”

    “不过什么?”

    “另一件事,我爱莫能助。”

    “什么意思?”

    “我在治疗前签过一份契约,我不能以任何形式透露那里的消息。这份契约有点特殊,就算我想违约都办不到,所以,你明白的。”

    “对人做出限制的超能力?”尼克·弗瑞眼神一变,心中对于袁满等人的戒备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雷、植物、治疗这种能力算不上什么,科技也都能达到。

    空间能力虽然奇特,但尼克·弗瑞也不是没见过类似的东西。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就已经接触过空间体系的力量,还因此失去了一位非常重要的女性,战友。

    但这些都比不上托尼口中的契约的分量,因为之前的那些能力操作的不过是现象,而这里的契约操纵的是人的行为,甚至人心。

    “托尼,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如果我能够回答的话。”与尼克·弗瑞的严肃比起来,托尼显得非常轻松。因为他是个商人,对于契约并不排斥,有强制力保证实施的契约可以省多事。

    “你认为那个组织会不会对世界,对人类,对社会造成危害。”

    “我认为不会。”

    “理由。”

    “直觉。我觉得那些人身上的有和我相似的特质。”

    “你认为男人的直觉可以作为理由?”

    “你见过你也会这么认为。”

    尼克·弗瑞闻言,眯起自己的左眼:“你的意思是?”

    “虽然我不能透露相关信息,但我可以直接和他们联系。”

    托尼取出自己的移动终端,熟练地发出通讯请求。

    十几秒后,请求被接受,托尼听到了一连串熟悉的声音。

    “这个好吃。”这个是木棉季。

    “啊,那是我的。”这个应该是带土。

    “大家慢慢来,不用抢,还有很多。”这个是那位至今不知道名字的红月夫人。

    “妈妈,我要那个。”这个是卡莲。

    “喂喂,你们安静点,托尼的联络。”

    这个声音最熟悉,袁满。

    “怎么了?这个时候找我。”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好像很热闹的样子。”托尼面带疑惑。

    “聚餐,顺带开个庆功会,我买了不少好吃的,你要不要过来一块吃点。”

    为了诱惑托尼,袁满特地打开了视频功能,显露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