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六十九章 报警
    再次强调,“方舟反应炉”其实是微型核反应堆。

    众所周知,不管是哪个世界只要和核反应搭上点边威力就不可能小,哪怕是钯元素没铀裂变、氚聚变那么危险,三十三台一起炸也不是开玩笑的。

    根据托尼初步的计算结果,这幢属于史塔克工业的博览馆是别想要了,会不会波及到周围要看反应炉的具体出力。

    所以托尼不紧张不行,他立刻喷射器全开,抄起佩玻就往外冲,同时也没忘了通知其他人。

    “带上附近的人,最快速度出去,至少退出五十米!”

    听到托尼这么说,其他人也陆续行动起来。都是战场上混过的,哪还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战争机器”罗德斯中校有样学样,跟在托尼身后,低空飞过的时候还顺手拉了一把托尼的好友,兼小辣椒的司机,前拳击手哈皮,穿过穹顶飞出天际。

    这是天空组的,不会飞的地面组更加暴力。

    红莲和月下两骑当先,驱动轮全开,直线前进,遇到的障碍统统碾碎,碾不碎的就用辐射波动强行轰开一条路。

    袁满、卡卡西、带土、琳四人遵从托尼的指示,一人带一个,沿着两台机甲打开的通道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鲁路修和柯内莉亚双双射出毒矛,以此代替升降索从博览馆外紧急降落。

    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偌大的博览馆内人去楼空,只剩下被“荆棘之树”包裹,看不见外面状况的伊万视死如归地低语:

    “你输了,托尼。”

    眼前的操作面板早已变成红色,面板中央的倒数读秒也全部归零。

    反应炉上施加的限制全部解除,原本安全、有序的能量输出瞬间突破阈值,以爆裂的姿态向周围释放。

    仿佛是链式反应,周围的三十二台反应炉也在同一时间爆发,同时释放的巨大能量让苍天变色,大地崩毁,整座博览馆都在能量的冲击中灰飞烟灭。

    是的,灰飞烟灭。

    这才是核爆的可怕之处,过于巨大且集中的能量连残骸都不会留下,或者很少留下。

    刺眼的白光,震耳欲聋的爆鸣声过后,博览馆的原址只留下一直径几十米的坑洞。

    好在博览馆周围不是广场,就是花园之类的开阔地面,没有波及到周围的建筑,最多就是被冲击震碎玻璃,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撑过了爆炸的余波,袁满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走到坑边,啧啧感叹。

    “早就听说战斗民族擅长作死,作不死敌人就拖着敌人一起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反应炉自爆,这是连反应炉的设计者都没想到的玩法啊。”

    “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顾虑一下同样是战斗民族出身的人的感受。”

    在亿万·万科已死的现在,在场只有一人是俄罗斯出身——娜塔莎·罗曼洛夫,神盾局金牌特工“黑寡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袁满连忙道歉。

    “没关系,反正你说的都是事实。”娜塔莎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通过这种方式,前苏联也无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胜**德国。”

    “确实。”

    袁满知道她说的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那是二战里最惨烈的战役之一,敌我双方加起来的伤亡总数超过200万。

    根据战后统计,送上前线的新兵平均生存时间不超过24小时,军官则为3天,当地60万名居民在战争结束后只剩下千人。

    正是这一仗打掉了德国的嚣张气焰,让二战的局势发生重大改变,也让战斗民族“拖着敌人一起死”的彪悍举世闻名——想也知道,这种规模的伤亡还能打两百天不可能只是因为战术或者命令,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死,换成欧洲的其他国家早就坚持不住了。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老毛子威武,苏联威武。

    娜塔莎又道:“那个,爆炸已经结束了,能不能把我放下来。”

    “啊,不要意思,我给忘了。”

    直到这个时候,袁满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娜塔莎。

    怎么发誓都可以,袁老爷绝对没有占寡姐便宜的意思,完全是因为爆炸发生的时候,寡姐里自己最近,随手给抱了起来。

    证据就是他没用男抱女最喜闻乐见的双手公主抱,而是单手环住寡姐的腰,把她夹在腋下这种女方不舒服,但方便跑路的体位。

    当然,这也和娜塔莎有一个苗条的腰身有关,换成贾斯汀·汉默就不行了,他直接被琳从背后抓住裤腰带提走。

    最后还因为爆炸的冲击被掀翻在地,摔了个“狗吃屎”,算是恶人有恶报——虽然,此时的汉默已经没有心思在意这种小事,与身体上的疼痛相比,明显是心灵上的伤害更加严重。

    他就这么趴在地上,双目无神地看着眼前的大坑。

    几十分钟前,他还意气风发地走进这里,一度以为自己能够压倒托尼,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可现在——

    “完了……全完了……”

    之前站得有多高,现在摔得就有多重。

    之前受到多少瞩目,现在就有多少厌恶——别忘了,汉默的新产品展示会可是电视网络同步直播。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所以没有人同情他。

    袁满指着汉默,直白地问:“这样的爆炸,伊万·万科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这货怎么办?”

    “这个简单。”

    佩玻淡定地取出手机,拇指先按了一个9,又按了两个1。

    袁满一愣。

    911,美国通用报警电话,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都一样。

    “报警有用?”

    “当然有用,请相信美国的法律。他会得到应有的审判,今天的损失也会由他和他的汉默工业来承担。”

    托尼伸手,从后方拍了拍袁满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着。

    完成报警工作的小辣椒佩玻心领神会,接话道:

    “史塔克工业作为今天最大的受害者,有责任和义务监督司法的公正。我会让集团的法律顾问团全程跟踪此案,每年支出那么多顾问费,总该有点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