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四十三章 我出双倍
    既然大蛇丸愿意出力,袁满自然不会矫情地拒绝:

    “托尼的检查由你来安排。虽然方向不同,但你们都是各自领域最顶级的专家,应该会有共同语言。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手下有好几位都在研究生物和机械工学联动。”

    “确实如此。”大蛇丸点头,“目前已经有一个人体改造方案等待证实,不过没有人体试验的对象,拜托我想办法。”

    “怎么想办法?”袁满眉头微皱。

    托尼和佩玻也露出异样的表情。以经典的DND九宫格划分,他们和袁满都属于善,会考虑人道之类的社会准则。

    不过这种考虑是相对的,而非绝对,如果触及到了某种底线,所谓的人道、公序良俗之类的通通往后站。比如V.V.的处理上,袁满绝不会手下留情,最多就是眼不见心不烦而已。

    大蛇丸知道袁满在想什么,解释道:“所长放心,在什么地方遵守什么地方的规则。我不会乱来,我会通过正规渠道募集志愿者。”

    “正规渠道?”袁满一愣。这种危险的试验还有正规渠道的么?

    “我问过鲁路修了,他说可以从身体残缺的人中募集。只要报酬足够优厚,不愁找不到人。”

    袁满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没有失去过,就无法理解拥有的珍贵。这从木棉季对于健康、娜娜莉对于站起来的渴望中就能看出一二。哪怕是以机械填补,这份诱惑也是很多人无法抵抗的。

    再加上金钱的力量,身体残缺的人大多生活拮据,大笔金钱砸下来,想不心动都难。

    不过因为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袁满吃不准这样到底可不可行,他选择询问他人。

    “佩玻女士,托尼,你们那边是怎么处理这种问题的?”

    “和这位先生说的一样。”

    “虽然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但不得不承认这种实验室必要的,任何用在人身上的东西,都必须经过人体试验。”

    两人没有让袁满失望,站在他们那个高度,很多事情想不知道都不行。

    “那就按照这个来办吧。”社会认可的合理制度,袁满不会排斥,“老实说,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守规矩。”

    “但是所长你看重这个,为了以后的合作和发展,我稍微多费一点时间也不算什么。”

    “看来你的改变确实不只是说说而已。”

    袁满当然没有完全信任大蛇丸。

    毕竟这位是“蛇”属性,性子阴冷,心思难测,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既然他表示要改变,总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所以袁满也打算稍微改改对大蛇丸的态度,给他更多的动力。

    他通过契约,给大蛇丸发了条信息——托尼出身的世界有很多超乎想象的奇妙生物和神奇力量,和他打好关系没有坏处。

    大蛇丸的眼睛瞬间亮了,一条信息随即返回——谢谢所长,我明白了。

    接着,他开口道:“检查的设备就在那边,我带你们过去。”

    大蛇丸亲自出手,自然不会有任何悬念。现代医学,科学忍术联携,托尼身体内部一览无遗,无论是因为钯元素而病变的身体还是藏在重要脏器附近的金属弹片。

    “怎么样?”人体透视图呈现的瞬间,佩玻立刻出声询问。

    “佩玻女士不必担心,不是特别复杂的手术。”

    大蛇丸的意思,袁满懂:“也就是说,由琳来主导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进行手术。”

    “恢复时间呢?”

    “短的话三天,长的话一周。”

    “那就这么办吧。”袁满满意地点点头,对着躺在医疗舱里的男人说道,“听到了吗,托尼,最多一星期你就可以恢复健康了。”

    “听到了。”舱内,托尼的声音发闷,听上去有些消沉,“袁先生,我想和你谈一谈,两个人。”

    “可以,去病房吧。”袁满答应了,接着对大蛇丸打了个手势。

    五分钟后,与无菌病房一墙之隔的特殊监护病房内,托尼坐在病床边缓缓开口。

    “袁先生。你说过的吧,你们不会强买强卖。”

    “是啊,我说过。”袁满承认。

    这反而引发了托尼的愤怒。

    “那我现在算什么?违背我的意愿,把所谓的善意强加给我!”

    托尼是一个骄傲的人,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被他人摆布,哪怕是出于善意。

    如果怕小辣椒伤心,加上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好欺负,他早就爆发了。

    “这就是你说的不会强买强卖?”

    “冲我发火前先搞清楚买家和卖家啊。”袁满呵呵一笑,“在事务所的时候,我是卖家,你是买家。所以你说你不需要委托,我不强求。不过送你回去后就不一样了,现在的委托人是你老婆,佩玻女士,你是被指定的治疗对象——你做了那么多年生意,不会不懂这么简单的道理吧。”

    “我……”

    托尼瞬间无言。由于钯中毒外加宿醉,他的状态本来就不好,又经过小辣椒这么一闹,最终导致智商下降严重。

    “那也不能无视我的意愿,身体是我的,我有权利做主。”

    袁满反问:“你家卖军火的时候,知道那些军火最终会用在什么地方吗?”

    “你这是在偷换概念!军火和治疗不是一回事,医院手术前还需要病人本人签字。”

    “但也有特殊情况不是吗?如果病人病危,家属可以代为签字。你现在就属于危急状况,佩玻女士有权这么做。”

    “那是在病人失去意识,无法自主判断的情况下。”

    “这个好办。”袁满笑眯眯的握起拳头。

    “你,你要干什么?”托尼不由自主地按了下胸口的“方舟反应炉”。

    “让你失去意识啊,我很拿手。”

    考虑到袁满能够一拳锤烂装甲板的武力,托尼立刻举起双手。

    “我们无冤无仇,不要这样,大不了小辣椒给你开多少价,我开双倍。”

    “双倍啊,真是诱人。但事务所还有一条准则,接下的委托必须尽力完成,我已经答应了佩玻女士,所以我只能拒绝你了。不是我说你啊,托尼,不就是取个弹片,把反应炉拆下来么,又不是不能用了,至于这么抵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