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三十六章 难道你很有名?
    “别拍了,安静点行不行。”

    男性的声音,声线比袁满的略粗一些,年纪也应该更大一点。

    语气很不客气,透着明显的不耐烦,仿佛他才这里的主人。

    哟呵,还挺横的啊,我倒要看看你是哪路大佬。

    于是,袁满开始更加用力的拍,态度也更加蛮横——小样,还敢蹬鼻子上脸。

    “不行,我的地盘,我的东西,我爱怎么着怎么着!出来,给我出来!”

    嗯,虽然这玩意严格意义上是柯内莉亚的所有物,但她不是袁满的俘虏嘛,这废弃的驾驶舱自然成了袁满的战利品。

    “……”听袁满这么说,里面顿时没了声音。

    可声音是没了你,其他的反应也没了。

    没错,那人还是没出来,似乎是打算在里面躲到地老天荒,

    “以为不出声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袁满被逗乐了,小样儿,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只见他把手里的塑料袋和肥宅快乐水放在地上,深吸一口气,按照阿飞的教导和身体的记忆提取查克拉汇聚到双手,而后,五指收拢为拳,一拳重重砸在驾驶舱的舱壁上。

    砰地一声闷响,随后是刺耳的金属变形的声音。

    一拳,只用了一拳,就把驾驶舱的舱壁砸变了形。

    这还是袁满习惯性收敛留力的结果,如果全力全开估计能一拳把舱门砸开。

    在“仙人体”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某人其实早就有了徒手拆机甲的能力。不过能拆不代表机甲愿意站在那给他拆,考虑到机甲的机动性以及现代化武器的威力,还是不上肉身,用木遁更加稳妥。

    当然,单一的驾驶舱不存在这种顾虑。

    一拳建功,袁满再接再厉,左拳跟上。

    凹陷更深,舱壁外壳的装甲板也到了承受的极限,随时可能被撕裂。

    这时,里面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

    “停,停,我出来,我出来。”

    “这还差不多。”袁满满意地收回拳头,嘴角抽了抽。

    毕竟是特殊合金制造的装甲板,反震回来的力量震得手腕有点疼,看来自己的肉身强度还是不够。

    很快,驾驶舱里传来了机械运转的嗡鸣,被袁满可疑避开的后盖向后翻起,舱内的驾驶席很快弹出,上面坐着本该躺在沙发上的邋遢醉鬼。

    “哟,总算愿意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打算直接住在里面。”

    袁满一边调侃,一边往后退了几步。男人身上的酒气还没散干净,混合着十多小时积攒的人体浊气,味道不是一般的难闻。

    出人意料的是,男人居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可以的话,我真想在里面住一段时间。这个设计思路,这个构造,还有这个驱动程式和我熟悉的完全不同,值得研究,非常值得研究——你们是从哪里弄到这种东西的?”

    应该不是鲁路修世界的居民,不然不会对一台第六世代的Knightmare如此着迷。

    袁满心中判断,嘴上回答:“战利品。”

    “哦。”男人并不意外,“具体是哪个战场?从设计和程式语言分析,这套体系已经非常成熟完成。地球上拥有这种技术力的势力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难道是从东方?怪不得你们会如此重视。”

    重视?我们重视什么了?袁满听得一头雾水。

    不过多少能看出来,这位应该是机械方面的专家,而且和世界级大势力有着合作,由于事务所封闭环境和驾驶舱产生了某些误解。

    正在他思考该怎么解释的时候,男人又道:“既然知道这个东西的重要性,为什么不妥善保管,而要用那种粗暴的方式对待,如果破坏了珍贵的样本该怎么办?还有,这里也太简陋了点,连工具都没有,根本没法仔细研究,带我去你们的实验室或者把它秘密送到我家也行。”

    “……”

    你这脑补越来越离谱了。但话说到这份上,袁满也不可能继续放任他误解下去。

    “你在在哪?”

    “纽约市……等等,你不知道我家在哪?”男人终于反应过来。

    “不知道。”袁满摇头。

    “不可能啊,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家的地址?”

    “可我们就是不知道,事实上我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从刚才开始一直都是你在自说自话。”

    男人更懵了:“你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啊。听你的意思,我应该知道你是谁喽?”

    “居然真的不知道,难以置信,你是不是来自不够发达的地区。但这也不对,欠发达地区怎么会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比我的,不,都快赶上我的水准了。”

    听到男人的叨念,袁满又确定了一件事,这位很自恋,不是一般的自恋,这更加激起了袁满的好奇心。

    “难道你很有名?”

    “当然,地球上应该没几个比我更加有名的人。对了,既然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会把我带到这里?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自恋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男人的智商终于上线。

    “不是带你来,是你自己来的。”袁满纠正道。“白天的时候,我和朋友聊着聊着,你提着一瓶酒瓶进来了,倒在沙发上就睡,怎么叫都叫不醒——可怜我的沙发啊,被你这么一弄不能用了啊。”

    “呃……昨天喝得太多,记不太清了。”

    男人闻言,看了眼沙发旁下面躺倒的酒瓶,似乎想起了什么。

    “沙发的事给我一张账单,我赔一张更高级的给你。”

    这还差不多。

    男人豪爽的态度挽回了袁满先前留下的恶劣印象,顺手把地上的剩披萨和肥宅快乐水递了过去。

    “给你的带的宵夜,随便吃点吧。”

    男人接过快乐水猛灌了几口,又拿起披萨狼吞虎咽。睡了那么长时间,他确实又渴又饿。

    差不多吃了两小块披萨,灌了半桶快乐水后,他打了个嗝,开口道。

    “虽然不好吃,但还是谢谢了,有的吃总比没有强。”

    挑剔,直率。

    袁满继续做出判断,并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这位非常有名的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听好了,我叫托尼,托尼·史塔克!”

    听到这名字,袁满下意识地一句国骂脱口而出。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