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三十五章 醉鬼
    很快,新的客人出现了。

    出现在那里的并不是记忆中那个黑色长发,一丝不苟的硬派东方青年,而是一个头发乱糟糟,胡子拉碴,衣衫凌乱的西方人。

    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酒瓶,脸色潮红,脚步踉跄,浓重的酒味即使隔着大半间房依旧是清晰可闻。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那位英俊忠勇、文武双全的中华麒麟儿。

    至于是谁,袁满并不知道。男人邋遢的作风,烂醉如泥的状态让他的形貌特征变得难以分辨。

    更糟糕的是,那个男人醉醺醺地走了两步,然后双腿一伸,就这么直挺挺地倒在了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没错,丫居然睡着了。

    “……”

    “……”

    袁满和鲁路修面面相觑,作为事务所的新任所长和新所长签下的头号员工,两人见过的委托人也不算少了。

    怀疑的。

    戒备的。

    害怕的。

    威胁的。

    甚至直接莽过来的都有。

    但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一进门啥都不管,先倒下来呼呼大睡的。

    这还怎么往下继续?

    难不成这家伙的愿望其实是找个安稳的地方睡觉?

    这也未免太扯淡了吧,事务所的愿望筛选机制能通过这么扯淡的愿望吗?

    “所长,该怎么办?”鲁路修问。

    袁满答:“我哪知道啊,我还想问你呢,你可是我的头号军师。”

    于是被称为“头号军师”的少年开始思考,并给出建议:“要不拿水浇脸,看能不能把他弄醒?”

    “恐怕不行。”袁满摇头道,“醉成这个样子水不管用,拿刀扎他都不一定能感到疼。”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还没到能够喝酒的年龄,更没有醉过。”

    鲁路修无奈地叹了口气。经验啊,经验,老生常谈的问题。

    “除了冷水,我知道的解酒方法只有送医院,但那是不行的吧。”

    “是啊。”

    袁满点头。

    两人都很清楚,事务所的范围内才有“禁止伤害”的限制。

    一旦离开事务所范围,限制便不复存在,到那时谁也不敢保证这个陌生人会做出些什么。

    假如他离开事务所后突然发酒疯怎么办?假如他拥有比大蛇丸还强的战斗力呢?

    这个险不能冒!

    “看来只能让他继续睡,睡到自然醒酒了。可惜了我的事务所啊,满屋子酒味真难闻。”

    事务所看上去是封闭的,但在里面带着并不会气闷,应该是有特殊的新风系统,只是不知道换气的力度如何。

    “那我们换个地方?”

    “是该换个地方,不过不是我们,是他。”

    被鲁鲁修这么一提醒,袁满反倒是想起来,自己不是还有块自留地么。

    原训练场,现杂物仓库,用于存放柯内莉亚的机体驾驶舱和残骸。

    残骸是大蛇丸清除荆棘之树的时候顺便收集来的,后来发现没什么用又交给了袁满,袁满随手和驾驶舱放一块了。

    正因如此,吉尔福德、朱雀等人才会几经搜索毫无发现,最后不得不请技术专家罗伊德伯爵出面。

    袁满捏着鼻子走到醉鬼面前,单手把他从沙发上提起,犹豫了一秒钟又给放了回去,接着双手发力,把整张沙发都抬了起来,连沙发带人一并丢入仓库。

    怎么说都是走正规流程进来的客人,潜在委托人,总不能让人睡地面吧。

    大不了这张沙发不要了,之后从鲁路修那里搬一套新沙发过来,早看这破沙发不爽。

    我是该换小叶紫檀的呢?还是该换海南黄花梨呢?

    袁满的心里话鲁路修并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因为他不缺钱,随便赌一局棋就能赚很多。

    就算袁满要的材质有很强的地域性,不好搞,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因为这次解救“日本解放战线”的功绩,他已经收到了整个日本最大的金主“京都六家”的邀请。

    那可是原日本天皇和大贵族组成的财阀势力,要什么宝贝没有?

    盛世文玩,乱世黄金,所谓的品味、风雅在乱世不值一提,如果鲁路修需要,不管是哪一家都会双手奉上。

    好吧,其实只是自娱自乐的玩笑,看袁满的性格也不是那种讲究人,淘汰下来的旧沙发都无所谓,能用就行。

    当然那都是后话,现在嘛,该干什么干什么。

    鲁路修查完资料回去上学,袁满休息好了去训练,这个醉鬼怎么也得睡上七、八个小时才能清醒,算好时间带点吃的喝的就算仁至义尽了。

    事实上,袁满还是低估了新客人的醉酒时间。

    七、八个小时?

    不,是十一、二个小时。

    从晚餐时间直接过度到宵夜。

    之所以不知道准确时间,是因为袁满没有时时刻刻盯着,想起来才会过来看一下。

    反正在仓库里又跑不了,多待几个小时不会死人。

    所以,当袁老爷看完今日更新的新番,进入仓库的时候,睡了半天的醉鬼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抬眼扫视一圈,发现周围也没有人。

    这让袁满略感惊讶,只是略感,因为他很快想到了答案。

    仓库的门是封闭的,自己不开门就出不来,所以新客人一定在里面。

    而整个仓库里,唯一能够阻挡视线的就是柯内莉亚的驾驶舱。

    没记错的话,驾驶舱之前是开着的,现在却关上了。

    袁满手上提着肥宅快乐水和晚饭吃剩下的披萨,脚下踢踏着拖鞋,走到驾驶舱前开始拍舱壁。

    不要说袁满不懂待客之道。客人进来就睡,不给主人面子,主人也不会给客人面子——你要是个美女,还可以看在发酒醉福利的份上考虑下,邋遢老爷,没门!

    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这句说的是驾驶舱。

    一边拍,一边叫唤:“出来,出来。”

    奇怪的是拍了好一会儿,里面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在里面睡着了?还是知道害怕,故意躲着不出声?

    不管怎么样,还是再试试吧。

    于是,袁满加大了拍的力量,顺带加大了嗓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吧,躲在里面是没用的。”

    这一次,终于有反应了。

    “别拍了,安静点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