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三十三章 我会坚强
    娜娜莉在家里自怨自哀,与她年岁相近的姐姐尤菲米娅却连自怨自哀的时间都没有。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把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吹得一团乱,少女柔弱的双肩上负担着巨大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虽然她经常因为某些地方发育得太好而气闷,但这和现在承受的压力完全是不同的两种类型。

    她的姐姐,布里塔尼亚帝国第二皇女柯内莉娅失踪了。

    莫名其妙的,一下子就消失了。

    明明她已经被枢木朱雀救下,附近的“黑之骑士团”也被打退,按说她应该在原地等待救援,或者赶去和离得最近的吉尔福德队汇合。

    可等吉尔福德率领部下赶到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一片狼藉的战场。自己所效忠的主君,整个战场最高的指挥官却不见了踪影。

    没有通讯,没有录音,连留下的痕迹都很少。

    除了一些紫色的机体残片,其他什么都没找到。

    根据专业人士分析,这只是机体外部装甲和四肢部分的破片,最关键的机身和驾驶舱并没有任何发现。

    不可能是战死。

    有资格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这么判断。不仅因为痕迹,更因为对这位战场女神实力的信心。

    她是这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王牌机师,驾驶的机体虽然不是最新的第七世代机体,却也是第六世代中的顶级,以坚固著称。能够杀死她的人不是没有,但绝不可能让她在没有留下任何遗言的情况下将她杀死。

    而柯内莉娅本人也不是那种因为战败耻辱,索性一言不发的人,最多就是一个人郁闷发泄一下。

    退一步说,就算因为种种巧合,柯内莉娅真的在没有音信的情况下战死了,也不该拖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就算布里塔尼亚这边不知道,杀死她的敌人也不该保持沉默,这可是天大的功绩。

    那么是战败被俘了?也不对,理由同上。不该一点消息都没有,不论是柯内莉娅自己还是敌人。

    要知道就连zero布下的,那么险恶的杀局都没能把她怎么样,还有谁能让她这么一声不吭地消失?

    可既不是被杀,也不是被俘,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只有十六岁的尤菲米娅不理解。

    不仅是她不理解,参谋本部的参谋和柯内莉娅直属的高阶将领们也不理解。

    他们一边封锁消息,一边疯狂地寻找柯内莉亚的踪迹。

    前者是为了不影响军心。本就因为山崩导致先头部队损失惨重,要是再传出主帅失踪的消息,整个军队的士气都会受到巨大的冲击,那些好不容易打压下去的反抗组织也会死灰复燃。

    后者更不必说。在柯内莉亚的追随者们心中,她不仅是总帅,是总督,更是一种信仰,所谓的战场女神不只是说说而已,没有这种能力也不配称为布里塔尼亚最优秀的皇女。

    然而,从下午一直找到晚上,连“日本解放战线”和“黑之骑士团”都退出成田地区了,还是一无所获。

    尤菲米娅等人的心也在时间的推移中慢慢坠入谷底,他们当然没有放弃希望,只是心中的希望正在变得越来越渺茫。

    “副总督,吉尔福德卿和达尔顿将军回来了。”

    “找到了吗。”尤菲米娅连忙迎了上去。

    “没有。”达尔顿摇了摇头,“我是回来补给燃料和食物,半小时后会率领军队再次出发。”

    “将军,还是算了吧。”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达尔顿难以置信地扭过头。

    “吉尔福德卿,你——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你不是一直以公主最忠诚的骑士自居吗?难道是要反悔了。”

    “当然不会,永远都不会。”吉尔福德缓缓摇头,“我之后会率领亲卫队再去寻找,但是将军,你们就不用去了。”

    “你觉得我的忠诚不如你吗?”达尔顿的声音沉了下来。

    “你误会了将军,我无意质疑你的忠诚,只是士兵们已经劳累了一天,不能再这样漫无目的的搜寻下去。在敌军已经撤退的现在,‘扫荡残敌’的借口也不适用。而且还有战后的处置工作,地区的治理,人员的调配,媒体的宣传,你是这里军阶最高的,不能离开啊。”

    “达尔顿将军,吉尔福德卿说得对。”尤菲米娅也开口了,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着,“皇姐教过我,什么时间应该做什么事,让大部队撤收吧。”

    “唉!”达尔顿狠狠捶了下自己的大腿,“遵命,副总督!早知道我就不该冲那么快!吉尔福德,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连我的那份一起努力。”

    “一定。”吉尔福德狠狠点头,“你们谁去给我弄点干粮和咖啡,我今天晚上不睡了。”

    “副总督,Lancelot回来了。”又有人报告道。

    “让朱雀,不,枢木少尉到这里来。”

    “是。”

    “副总督。”很快,穿着机师服的朱雀回来了,单膝跪地。

    “有没有新的发现?”

    朱雀有些沉重地说道:“发现了一点新的碎块,罗伊德先生分析似乎是气囊的残片。”

    “怎么会这样?”尤菲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即使是她,也知道气囊弹出意味着极度的危险,那样的话皇姐岂不是——

    朱雀见状,连忙伸手想要去扶,可刚伸出一半,就被人拎着衣领提了起来。

    还是达尔顿。

    “枢木朱雀,为什么你要离开总督的身边,副总督给你的命令是救援总督,难道你忘了吗?如果你当时没有离开,殿下……”

    其他人是赶不上,朱雀明明就在身边,所以格外遭人记恨。

    “将军,是总督命令我去追zero的,我无法抗命。”朱雀小声辩解。

    “这一点我可以为枢木少尉作证,总督确实下了命令,枢木少尉他没有错。”好不容易稳住没有晕倒的尤菲,站了起来力挺朱雀。

    “谁知道他和那个zero是不是一伙的,说不定是他把消息透露出去的,我早就觉得有哪里不对,为什么敌人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为什么——”

    “达尔顿将军!!!”

    达尔顿也是太着急了,什么话都往外说,直到听不下去的尤菲喝止才悻悻地低下头。

    “对不起,我失言了。”

    “失言是肯定的,不过枢木少尉本身确实应该接受隔离审查。”吉尔福德接话道。

    “吉尔福德卿,你也怀疑枢木少尉?”尤菲皱起了眉头。

    从来到日本的第一天起,她就对朱雀的印象很好,把他当做朋友看待。

    这段时间一直有悄悄关注着他,河口湖事件他冒险突击的事情她也知道,还偷偷高兴了好一阵子。

    她不相信朱雀会通敌,更不希望别人污蔑他。

    “不是怀疑,但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吉尔福德表情不变,“副总督可能不知道,枢木少尉曾被污蔑为杀害克洛维斯殿下的凶手。当时正是zero公布证据,才洗清了他的嫌疑,zero对他有救命之恩。”

    “是这样吗,枢木少尉。”

    尤菲米娅转向朱雀,后者点头,随即单膝跪地。

    “虽然不知道zero为什么要救我,但我愿意配合审查,请副总督下令。”

    吉尔福德也说道:“尤菲米娅殿下,总督不再,您是唯一能够代行总督之权的人,请您下令。”

    之后是达尔顿:“请副总督下令。”

    尤菲米娅咬着嘴唇,她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大的场面。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看见了下方的,少年的眼神。

    温和、信赖、但又严肃、透着坚定的眼神——

    忽然,少年动了动嘴唇。

    但他没有出声。

    只是做出了口型。

    (啊……)

    少女读懂了。

    (尤……菲?)——那是新宿一日游时,只属于两人的称呼。

    这是对她的信任,相信她能够处理好。

    这是对她的鼓励,鼓励她坚强,像她的姐姐一样。

    我明白了,朱雀,我会坚强起来。

    我不会让你,让皇姐,让所有人失望。

    “以副总督尤菲米娅·Li·布里塔尼亚之名,批准对特派所属枢木朱雀少尉的隔离审查命令。”

    “Yes,Yourhighness!!!”所有人都手按胸口,行正式的骑士礼,以示对代总督的忠诚。

    从此刻起,年仅十六岁的尤菲米娅在秘而不宣的情况下,正式接过十一区的总督之权!

    PS:朱雀一折拐杖: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PS2:这一章有两千八百字,快赶上一章半的量了,看在奸少这么给力的份上,来点打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