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三十二章 面具
    “!!!”

    鲁路修深邃的瞳孔微微一缩,原本柔和的面部线条骤然冷硬。

    “喝茶?所长你——陪娜娜莉?”

    “没错。”袁满欣然点头。

    这句话他反复思考过才说出口,每一个字都蕴藏深意,而且没有违反和娜娜莉的约定——他答应的只是不透露谈话内容,可没说不说喝茶这件事本身。

    袁满相信,鲁路修能听懂他的意思。而鲁路修的反应也证明了他确实听懂了,一个“陪”字清楚地说明谁主动,谁被动。

    以鲁路修对娜娜莉的了解,这一点点信息就足够了。

    “聊了些什么?”

    “随便聊聊而已。”

    听到这个答案,鲁路修立刻该换方式。

    “喝的什么茶?红茶还是黑茶?”

    袁满也大致把握到了鲁路修的意思,回答道:

    “红茶,不过有点发酵得太过,有那么点黑茶的意思,不过总的来说还是红,我觉得挺好的,你应该也是。”

    “这样啊。既然所长觉得不错,不妨多喝几次,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体会。”

    “好说。有机会我也带点茶叶过去,保证好茶。”

    “有劳所长费心。我还有点事要找皇姐,不打扰了。”

    丢给袁满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鲁路修转身离去。

    “红茶、黑茶、好茶、坏茶……”C.C.抱着一包薯片走了过来,“是不是娜娜莉有了自己的想法,而且不是一般的想法?”

    “被你看出来了啊。”袁满一点都不意外。

    “怎么说我都是玛丽安娜的契约者,而且也看过动画,只能说娜娜莉不愧是玛丽安娜的女儿,本质上和她非常接近,不过没她那么恶劣。”

    “那是因为她除了玛丽安娜的遗传因子还融入了你的基因吧。”

    袁满一边说,一边似笑非笑地看了C.C.一眼。

    “某种程度上,娜娜莉应该算是你和C.C.共同的女儿。“

    C.C.无所谓地说道:”谁知道呢,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潘德拉贡了,应该玛丽安娜擅自利用我留下的样本,用来提高子女对geass的适性。“

    “你不介意?”。

    “介意也没用,那个女人极度自我,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就算我不想配合,她也会用各种方式逼我配合。如果不是V.V.‘杀死’了她,鲁路修和娜娜莉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C.C.的话,袁满夸张地哇了一声。

    “感觉比大蛇丸更可怕。”

    “本来就是,她支持查尔斯的‘弑神计划’也是厌倦了人类的现状,如果她知道事务所的存在,你觉得她会做什么?”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她如果敢打我和你们的主意,我绝不会放过她,哪怕她是鲁路修和娜娜莉的母亲。C.C.,你说把她丢到雨宫莲那边去,她会不会形成魔宫?把扭曲的欲望偷走,她会不会变成一个合格的好母亲?”

    “很有趣的想法,也很有你的风格。”C.C.呵呵地笑了,“不过你也要考虑到她觉醒人格面具的可能性,geass本身就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也对。还是需要从长计议,好在还有时间。”

    袁满的下巴微微晃动,思忖道。

    “尤菲米娅可以拖一下,之后的话应该是修奈泽尔,要和查尔斯那边直接对上怎么也得到神根岛遗迹被激活。到时候,大蛇丸肯定也会动起来,麻烦的家伙就让麻烦的家伙去应付。再说了,事务所还在不断壮大,说不定那个时候我能拉出一整支军队。”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C.C.肯定道,“你和你的事务所才是最大的变数。”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比起这个,我更关心鲁路修和娜娜莉之间的小心思,这才是真正的头脑战啊,想想就刺激。”

    兄妹头脑战,如果能把兄妹换成恋爱就更好了。

    一看袁满的表情,C.C.就知道他又跑偏了,微不可查地叹息一声。

    放着重要的事情不去思考,却着眼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种能够因为一点小事而兴奋的人才不会因为厌倦而无聊吧。

    ......

    不同于袁满的好心情,娜娜莉的心情变得十分糟糕。

    一直都在掌握着主动权的少女,在最后失去了从容。

    她仰起头,想要对袁满说些什么,却发现那个男人已经从视野里消失。

    无声无息,不,不是无声无息,是娜娜莉的感官无暇去注意袁满的存在。

    摆放在茶桌中央的文心兰不知不觉间被扯得粉碎,那是被人称赞最像她的花朵,连她最爱的哥哥鲁路修都这么认为。

    “了解?哥哥他真的很了解我吗?”娜娜莉身边的氛围变了,比袁满还在时险恶十倍,百倍。

    深深压抑着的嘶哑叫声,仿佛是贯通灵魂的咆哮。

    仅仅是听声音就能感觉到一种深不见底的黑暗。

    那是经年累月在娜娜莉心底筑巢的黑暗。

    没有任何人看见过。米蕾、咲世子,就连哥哥鲁路修也是一样。

    那一片激烈、晦涩、丑陋而粘稠的负面情感——

    “他不可能了解的,所有人都不了解!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有能走的脚,有能看的眼睛。但是,我没有!你什么都能去做,但我什么都做不了!”

    “当自己弄脏了自己的内衣,却只能让其他人代为清洁,这样的心情谁能理解?”

    “懊恼万分咬紧了牙关,却还是得一个劲地向为自己擦拭身体的人道歉,这样的心情谁能理解?”

    “心里多么羞愧多么不甘,却还是得向为自己清理污物的人笑着说谢谢,这样的心情谁能理解?”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能够用自己的腿奔跑,用自己的双眼看世界的你们什么都不明白……那种想知道却无从得知的心情;只能像个人偶一样坐在轮椅上的心情;连看着心爱的人的长相都做不到的心情;明明活着……明明活着,却过着苟延残喘的日子的心情……”

    “所以,我想至少帮上一点点的忙,让自己变得有用一点,不再苟延残喘,不再是单纯依赖他人的废物。”

    颓然地将桌上的残花一扫而空,少女抱着膝盖,低低地啜泣。

    只要一会儿就好,只要一会儿,等咲世子回来,她就会戴上平时的面具,变回那个人人都喜欢的乖巧内敛温柔善良的女孩子。

    说这么多,其实都只是发泄,她最怕的其实是被她最爱的哥哥知道她的本质,看到她内心最深处的黑暗,那个连她自己都觉得讨厌的自己。

    如果被哥哥讨厌了,那她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PS:黑化美啊,黑化强三倍,上吧,娜娜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