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二十九章 为了你们的笑容
    卡莲一直都觉得奇怪,对袁满这个人,对神奇的超次元事务所。

    通过治疗母亲一事,她已经充分见识过了事务所和作为所长的能力。

    穿梭世界,实现愿望,这可是梦幻般的力量。

    在她看来,那应该是高高在上,被所有人巴结,乃至当做神明供起来。

    可袁满呢?不仅没有这样,反而一点架子都没有,除了委托时的计较,其他时间都非常好说话。

    这也就算了,他还经常和那些求着他实现愿望的委托人混在一起。今天和鲁路修聊天,明天和C.C.喝茶,后天配木棉季打游戏,要么就是拖着阿飞、带土一起训练。

    卡莲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位所长不是把他们单纯地看作委托人,而是当成朋友在对待,宽厚包容,很少去计较利害得失。

    卡莲是在是弄不明白,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些人真的有值得他这么做的价值吗?

    其他人说不好,但卡莲自己觉得自己是没那个价值的。

    可这位所长大人依旧是对自己很好,比如刚才提醒自己去看母亲,比如更早一点将所有人保护起来,并为此对着娜娜莉和木棉季说教。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不弄清楚这点,卡莲的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的目标啊——”

    对于卡莲的问题,袁满有些意外。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问题卡莲在初次来到事务所的时候已经问过了,自己也回答过了为什么还问。

    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上次问的是帮助“黑之骑士团”这一行为的目的,现在问的则是袁满个人的目标。

    直白点说,你为何而战?

    “——大概是想看到你们实现愿望时的表情吧。”

    其他的目标也是有的,比如变强,去看更多世界之类的。

    但这些目标并没有那么迫切。可能是觉得自己还年轻,身边又有研究长生不死的,袁满总觉得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

    而且不是非要攀上哪个境界,去往多少个世界不可,能走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

    真正支撑着他单在所长之位上一直做下去,努力去做好的,还是那份初心——弥补遗憾,谋求圆满。

    改变也是有的。因为已经有委托实现了,他的目标变得更加具体,更加切实。

    他喜欢每一位委托人在愿望实现时的真情流露。

    娜娜莉站起来的时候,鲁路修的激动;

    木棉季恢复健康的时候,亚丝娜和桐人的兴奋;

    鸭志田受到制裁的时候,志帆以及怪盗团的安心;

    红月夫人解开心结的时候,卡莲的眼泪;

    还有最近的,带土、琳、卡卡西三人再聚首,彼此毫不掩饰的雀跃。

    每每看到这些,袁满就会觉得非常满足。

    这一刻,他或多或少地明白了前所长创建事务所的用心,又为什么会把“真诚祈愿”作为进入事务所的唯一条件以及实现愿望最重要的代价。

    因为被这样的人感激,看着他们获得幸福,连自己都会受到幸福的感染。

    当然,这种感受没有当过所长,不是真心为委托人着想的人是不会懂的。

    所以,卡莲不懂,她皱了下同样是红色的眉毛,有些别扭地说道:

    “表情?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感觉有点恶心。”

    “喂喂,怎么说我也帮过你,别说的那么难听。”袁满抗议道。

    “那你就换个我能听懂的说法。”

    “好吧,我觉得帮助你们实现愿望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而且还有的赚,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听懂了吗?”

    真是的,和智商不够的人说话不能说得太文艺,

    “听懂了。不过我还有个问题。既然所长喜欢助人为乐,有没有想过帮助更多的人?我想只要知道事务所的能力,应该会有更多人找上门来。”

    “暂时没想过。助人为乐也要看人,你、鲁路修这样心思纯粹的我愿意帮,某些心有杂念,心怀不轨的白眼狼我没兴趣。而且我不是圣人,做不到一视同仁,我只会先管好自己,有余力再顾及身边的人,中华有句古话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有先后顺序的,先修身,而后齐家,之后才能治国,最后平天下。

    “原来如此,所长你是个好人。”

    听到卡莲的评价,袁满呵呵一笑。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怕被人发好人卡,他则不然,当个好人有什么不好,好人有好报。

    “还有问题吗?没有问题就去看你母亲吧,好人是不会耽误子女探望父母的。”

    “没有了。对了,所长,虽然我刚才说你恶心,但这种恶心我不讨厌哦。”

    说完,卡莲快步跑开了。

    袁满望着她的背影,微微失笑:“这丫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伪装成贵族大小姐的。”

    “你不就是喜欢她这种豪放的作风吗?”身边有人接话,是C.C.。

    “算是吧。”

    袁满下意识地回答,却听C.C.哼哼冷笑两声。

    “暴露了呢,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类型啊。”

    糟了,中计了。

    袁满心道不妙,面上却是强自镇定。

    “喜欢也分很多种,这是哥哥对顽皮妹妹的,不要想歪了。”

    “我也没说是哪一种啊,忙着解释的你才是想歪的那个吧。”

    “我是怕你想歪。”

    “为什么怕会我想歪?不应该是我想歪了更好吗?”

    “呃……”袁满接不下去了。这种方面的斗争,他哪里是C.C.的对手,只能顺着问,“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想歪本身也是一种试探,小初男。”试探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心意。

    “那个,试探的结果呢?”袁满死皮赖脸地追问。

    “想知道吗?”

    C.C.对着袁满勾了勾手,等到袁满把耳朵凑过来后,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

    “其实我不介意哦?”

    说完,她一把推开袁满,也走开了。

    只留下袁满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不介意?

    不介意什么?

    不介意她喜欢卡莲?

    还是不介意他对卡莲到底是哪种喜欢?

    又或者不介意卡莲喜欢自己?

    这个不介意又是哪种原因的不介意?

    是对他毫无感觉?

    还是对自己的魅力足够自信?

    C.C.,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